西楠专栏:那些蠢笨的留学经

西楠
Image caption 远程教育应该“省钱、省力、省资源”,何以往往遭到一大片质疑声?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现在这个时候,大概算得上是英国高校学生最为繁忙的一段时间,原因在于,过不了多久,就该到了学生们上交论文的时间。

留学英国就像度假?

提起论文,许多学生都将此视为一件“令人头疼的事”,一些人不堪压力,干脆在网络上随便搜搜,抄抄改改了事。不过,“天下论文一大抄”已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儿,如你所知: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那才算得上是新闻呢。比如近日媒体报道的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学生泰米托普.艾耶鲁巴(Temitope Adenugba)——人家为了争取期末作业延期,竟不惜败坏名节,报假案谎称自己“被强奸”,遭拆穿后,难逃牢狱之灾。

在对此条新闻“大跌眼镜”的第一反应过后,我不自觉的又犯起了职业病,用个拿腔拿调的词语,叫做:我又陷入了思索。想起时常从网络上看到的如今部分国人看待留学英国的观点,感到有些话不吐不快。

拿英国高校的硕士学位举个例子,它常被国人质疑为“短短一年时间,说去留学,不如说去度假”云云。另一些更加不留情面的人干脆直截了当的说:高考不理想有什么大不了?到英国找间大学镀镀金即可,又快又省钱——说得云淡风轻,好似获得英国大学学位如同菜场买菜:只要你有时间亲自上那儿转一趟、手里也有足够的盘缠,那简直就是心想事成。

高度浓缩的教学特征

面对如此种种别出心裁的观点,我直想以泪洗面,悔自己时运不济,没能遇上此等好光景。想当年,俺们那位英国老师讲课速度奇快,还没闹清楚个因为所以,人家已经嗖嗖翻过数张幻灯片,留下了一溜儿长长的英文书单,下课了。

因此,留学期间,晚上看书看到半夜一两点是常有的事儿。最恼人之处在于,即使天天呆头呆脑的苦读至深夜,也绝对不敢妄想第二天能把书单看完。到了讨论课上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当哑巴。英国学生兴高采烈的拿领导人故事开玩笑,语言、文化皆有障碍的我只得假装听觉系统有问题。本人不是不着急,只是急得没有人家艾耶鲁巴那般有创意,只好夜里自己掐自己,急得直流眼泪。

上交毕业论文之前几个月,几乎就是在高度的内分泌失调中度过。各类书籍资料铺满一床、散满一地。就从书桌旁前往厕所的这段短短的路途,也非得使用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才能勉强到达。最后论文一交,天天烧高香,直到得知自己顺利毕业,简直有种死里逃生般的庆幸。

本以为是我驽钝为开,算个特例,没想到后来几次无意中与同为留英学生的祖国同胞交谈,竟都遇到了被视为知己般的特殊荣誉。心里这才放下一块儿石头,确定自己的智商没有问题,而是英国教学就这高度浓缩的特征,才稍稍感到平衡了一点儿。

当心,当心

但显然,从之前提及的某些国人的言论来看,我等恐怕是落伍了。没准儿现代社会人类基因进化,许多人真可以云淡风轻的跑来英国“度个假”,顺便就把那层“金”给镀上了呢。

不过许多时候,我还是愿意相信,“傻人自有傻人福”。比方说,英国老师不管你,你就得逼着自己管自己,到头来意外收获独立思考与学习的能力。再比如,英国老师效率太高,你也不好意思动作太慢,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整成了个高效超人。

这样想来,即使某天留学英国真成了件市场买菜般的易事,也不见得曾经那些又蠢又笨的“留学经”就一定惨遭淘汰。别出心裁的法子倒是不少,不过当心别要马失前蹄,成了艾耶鲁巴II。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