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47)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他们的和我们的结局《二》

世界是现实的,没有人会永远无偿地帮助别人。就算是有,难道他们不是从其所谓无偿帮助中体现自己的价值吗?只不过这类“无私”的人更向往所谓无偿奉献的美名罢了,也或许是为了自己的心得到满足,难道这不也是索取回馈的一面吗?

莫少不是一个无私奉献的人,他只是个现今社会里的一个正常人而已,所以在大部分生活里,他还是自私的。因为他自私,所以在他觉得值得奉献的时候,他会出手相助,但仅限于他觉得值得的时候。牛头欠下的赌债,最终是莫少作出担保,暂时把一场追债引发的腥风血雨抑制了下来。莫少没有直接帮牛头把钱还掉,即使他有这样的能力。因为他觉得,救牛头最需要的,是归还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和生存的能力,而不是单纯地帮他把现有问题解决。莫少之所以会帮牛头,是浩再三拜托的,而浩,可以说是莫少最好的朋友。本来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联系着的。

“你真的要我帮他?” 莫少喝了一口手中的威士忌。

“嗯,你帮一下他吧。和他的债主谈一下,把还款分多几期,延长点时间。而牛头,我会帮助他找到工作,直到他有能力自己还债为止。”浩十分坚定地说着话,很明显对于这个做法他已经思考了很久。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这样帮他呢?”莫少还是老样子,任性而有时目中无人。

“因为,我觉得你会帮我的。”浩看着莫少,眼神依然坚定,他相信自己,更相信莫少。过去的几年里,浩觉得自己已经十分了解莫少,是个口硬心软的人,毕竟,对于浩和其他几个朋友拜托他的事情,他从来都是先不削,再把事情办妥。

“嗯,你是我朋友,他不是,所以,我帮的人是你,这可以。但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一直地帮助他?”莫少或许真的只是出于好奇。

“因为我是个自私的人,为了我自己的良心过得去,我要帮他。知道人一辈子能有多少个从小到一辈子的朋友吗?”

“嗯,呵。”莫少又冷笑了一下,他不知道,其实也并不在乎,至少他自己是肯定没有。小时候被困于高墙深园里的莫少,除了上学的时间, 基本上他都是和保姆过的。小时候朋友?或许就是家里的佣人和保姆了。其实莫少有小时候的朋友,一个很甜美的小女生,本来是父亲在当时事业上的伙伴的女儿。但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父亲和这个伙伴决裂了,小女生也随之消失在莫少的世界里。那时候,他们只有5岁,连名字都已经忘记,只记得女生小名叫呼呼,因为她每次被欺负都会“呼呼呼….”地哭.。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女生站在了浩和莫少并排而坐的吧台中间。女生穿着深红色的连衣裙,十分贴身,高挑而玲珑有致的身材,秀发随意地扎起,有一种凌乱的性感。浩和莫少都觉得惊奇,他们都认得这个女生,是于静。

“为什么都在酒吧见到你们,上海是这样,竟然来到英国都能在酒吧碰上。”于静继续说,完全没有理会莫少和浩的惊讶表情。

“你怎么也来这里?”比起莫少,他和于静比较熟。

“我就住在对面的酒店啊,苏颖要结婚了不是吗,都帮我们订了对面的酒店。”于静在没有人察觉的时候,已经和苏颖成为了好朋友。毕竟一开始,浩就让苏颖去查于静的来历。

浩焕然大悟,所以也没有再说什么。反而瞟了莫少一眼。“你不是说酒店是你订的吗?”

“是我,你的房间是我订的,可是我的房间不是。”

于静也听出点事端来,正后悔自己把苏颖的婚事盘出来说,苏颖和浩之间的事情,她也是略知一二的。

“哦哦,呵呵,来,我来请你们喝一杯吧。断断续续地相识了,应该算是朋友了吧。”于静马上打圆场。

“不用了,我来吧。”莫少已经把自己的卡递了出去,他都是先给卡再问要什么。

“那就不客气了,我要威士忌加水,嗯,要两杯吧,我还有一个好朋友过来,马上就到了。你应该不会介意吧?”于静看着莫少说。

“哦,随便吧。”莫少没有表情,随便地回答了一句。

浩继续喝着自己的酒,完全没有理会莫少和于静间的对话。

“于静。”一个十分轻微的声音叫了一声,于静回过头,兴奋地给了面前的女生一个拥抱,显然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于静紧紧地搂住了女生久久不肯放手,大声地喧哗着:“ 呼呼,呼呼,我好想你哦,呵呵。”

于静和刚来的女生完全沉浸在再见故友的喜悦中,完全没有留意莫少的表情已经麻木,眼睛死死地盯着女生,似乎要看透她的过去,甚至是过去的童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