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48)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他们的和我们的结局《三》

有人说, 每个人脑袋里都有一个储存照片的位置,当双眼把某个眼前的画面拍摄下来后,就会存留在脑袋里。 只是这个脑袋照相机没有拍摄的按钮,也没有回播的按钮, 这一切, 都是被最深处的感觉控制的。 而这种感觉,是我们天生的,所以某一天某一点,我们脑海里会浮现某个年幼时的画面,这些画面,都是最初的感觉让我们的脑袋拍下来的美丽风景。

莫少并不知道自己原来还记得“呼呼”这个名字。是童年的画面摄录下来的回忆。现在,正于莫少的脑海里重播着。虽然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于静称呼的女生究竟是不是和自己童年时唯一的朋友为同一个人。

“小豪,这是许伯伯的女儿,呼呼。你带她到后花园玩吧,爸爸有点事要和许伯伯谈。” 莫龙这样吩咐身边还是懵懂小孩的儿子。

“恩。” 莫少应答了一声。“来吧,你跟我来。” 莫少这样和小女生说。

小女生看了看自己的爸爸,爸爸点了点头,小女生便听话地跟着莫少走去。

“你会玩皮球吗?”莫少问呼呼。

呼呼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那你会玩什么?”莫少有点不耐烦,在当时的他心里,觉得所有人都应该会玩皮球。不就是我扔给你,你接住,你又扔给我,我接住,如此循环着而已。所有平时和莫少玩的人都懂的。

“我,我会玩娃娃。”呼呼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娃娃?” 莫少竟然有点生气地说:“ 娃娃是给女生玩的,我爸爸这样说的。”

“啊?” 呼呼不解地看着莫少,更小声地说:“ 我不就是女生吗?”

“可是我是男人啊。” 莫少很坚定地相信,自己是个男人。虽然当时的他其实并不能称作男人,他只是个小孩,只是每次莫龙要对莫少讲什么道理之前,总会用这样一个开头:“作为一个男人……。” 久而久之, 莫少便认定自己已经是个男人了。

“我们还是玩皮球吧。” 莫少没有要询问的意思,抱起自己的皮球走到呼呼的正对面,准备开始抛球。

“ 可是。” 女生想说什么,可是见莫少已经整装待发,她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

球被莫少远远地抛给女生,女生还没意识到自己应该怎么做,只见球突然之间向着自己凶猛地飞了过来。

呼呼没来得及躲避,甚至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到脸蛋被重击了一下,接着自己的腿一软,跌倒在地。

呼呼哭了起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脸上呈现了一块红印。

莫少跑了过来:“ 哎哟,你怎么不会接啊?” 当时的莫少并不知道如何关心别人,尤其是被自己伤害了的人,在后来的很长的岁月里,莫少依然是没学会的。

呼呼没有理睬莫少问的话,继续自己忘形地哭着,很是凄惨。

莫少终于感到或许是自己的错,便蹲了下来,歪着头看着呼呼还在嚎啕大哭的脸。“你…. 还好吧?”

在莫少的回忆里,呼呼是一直哭了好久,他也忘记当时是用什么解决了这个事情,是冰激凌还是巧克力还是糖果,反正是其中一样。

“ 我和你们介绍。” 于静的话,把莫少拉回了现在。浩也顺势回头,加入到本来各有思绪的一群人中。

“这是我的好朋友,呼呼。”

“她真名小呼呼?” 浩随便问了一句。

“哈哈,当然不是,这是她从小就用的绰号,是因为她的绝技是可以呼呼呼地哭个一天都没问题,而且之后声音依然甜美。”

“什么跟什么啊。” 女生轻轻地拍了于静一下,脸已经泛红。

“ 哈哈,好了,不开玩笑了。她叫许欣,欣然的欣。是赫赫有名的许氏地产的千金哦” 于静接着扭头对许欣说:“ 这是张浩, 认识他吧,时尚界的红人,至于这个,估计你也知道,莫少豪, 莫氏家族的少爷。”

“哦?” 许欣显然对莫少更有兴趣。“当然知道,莫少豪,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莫少终于知道自己没有猜错,的确是自己认识的呼呼。

浩和于静感到惊讶,原来许欣和莫少两人早已认识。

许欣是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女孩,长的仅算标致,乌黑的头发打理得很好。白色长裙也很适合她单纯的气质。但她看到莫少,却在无人注意时露出阴险的微笑,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除了许欣自己。

“这就是我等很久的机会,莫少豪,等着瞧吧。”柔美的许欣,心里有一句这样的独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