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49)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他们的和我们的结局《四》

有时候男人很愚蠢,男人最愚蠢的时候是以为自己可以操控所有的一切,包括女人。但事实上,当男人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自己却往往是被操控着的角色。最厉害的女人,就是能让男人以为他是拥有者,但事实上他只是个被拥有者。男人满足于拥有一个女人,而这时候,女人将拥有这个男人以及所有这个男人自以为拥有着的整个世界。

浩一觉醒来,头感到快要崩裂般的疼痛。有人说世界是公平的,体现在喝酒上亦可,昨晚的酒喝得有多欢,第二天的头就应该有多痛。浩亲身体会着这种公平,昨日的他,实在喝太多了。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因此所有人都没有要阻止他。苏颖的婚礼,就在明天举行。

其实有时候人并没有很伤心,但当周围的人都把自己当成一个很伤心的人对待着,自己也渐渐地伤心起来,或许浩并没有真的很爱苏颖,但当身边所有人都觉得他很爱苏颖,尝试弥补他失爱之痛,他就成了真的失爱了。谁说人是个独立个体?

浩一扭头,看到旁边沙发上还躺着一个人,应该是个女人,长头发凌乱地盖住了脸,要不是白天,这是很容易吓到人失禁的造型。

浩睁了睁眼睛,尽力看清楚眼前的物体。首先发现她身上穿的是自己最喜欢的衬衫,浩心理骂了一句脏话。再看了一会,物体突然动了,刷一声坐了起来,头发依然挡住脸。头发被拨开, 看到竟然是一张精致的脸,是于静。

“你怎么会在这里?” 浩接近吼出来的话。

“你想吓死人啊,那么大声干嘛。”于静还处于昏睡状态。

“吓人的是你吧,你怎么没事跑来我这里睡啦?”

“什么叫没事跑来,你以为我想啊? 昨天你和我的朋友呼呼都喝到烂醉,我和莫少一人扛一个送回家的好吗? 要不是我,你能睡得那么安稳? 你都不知道你吐了我一身,自己也快要被自己吐的东西淹死,要不是我帮你换衣服?。” 于静的中气越来越足。

“什么? 你帮我换衣服?” 浩摸了摸自己的衣服,的确全身上下都被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包括最内的一层。 “你连…. 内…. 都换了? 那我不就……你看到了?”

“呵。” 于静鄙视地哼了一声,接着说:“ 该看到的我都看到了,也没什么好看的。真的,你就算是个颇健康的男人而已。”

浩被气到无话可说,依稀感到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只是角色有所不同。

在浩所在的酒店不远处的另外一家五星级酒店,从昨天晚上到如今,上演的是另外一幕画面。

已经是凌晨的三点多,莫少领着同样是醉醺醺的呼呼——许欣,走回她所住的酒店。许欣已经不能独立地行走,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的。莫少只好紧紧搂住许欣的腰,慢慢地向前走。途中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直到来到许欣的房间门口。房门被莫少从许欣的包里面找出来的房卡打开。

莫少并没有想要进去的意思,但许欣一踏进房门,竟然重重地摔倒在房间走道上。

莫少无奈,只好抱起了许欣,把她放到床上。虽然只是几十秒亲密靠近,莫少却被许欣身上淡淡的清香吸引。难道是二十多年前回忆里的味道?亦或是味道里掺杂着二十多年来的回忆呢。

莫少把许欣轻轻放到床上,重心让他和许欣的脸十分接近。 许欣的手紧紧地挂在莫少的脖子上,身体的重量,让莫少直不起腰。他看清楚了许欣的脸,太长的睫毛,太嫩的肤色,太精致的鼻子,太美丽的女人。就在莫少呆住的几秒钟,许欣微微睁开了眼睛,迷惘地看着莫少。她用气声说了一句:“ 太久不见了, 我一直在想你。”

莫少感到脖子后面许欣的双手一用力,自己的嘴唇被触碰,一股酒精遗留的甜味随之冲击着味蕾。

浩和于静终于平息了少许,便下楼到酒店的咖啡厅想要吃点什么。事实上,他们都不是纯情的小男生小女生,两人也没发生任何不妥的事情,不过就共处一室,所以也没理由多费章节没完没了。事实上,两人都感到有一些事情将要发生变化。但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们两人以外更大的事情,已经发生。

咖啡厅里,莫少已经坐在里面,皱着眉头盯着眼前的电脑。浩和于静坐了下来,莫少没有半点反应。

“怎么了?你昨天的酒还没醒?都已经是下午了。”浩拍了拍莫少的肩。

“恩,有人从今天开盘开始就大量买入我们家的股票,但买手十分分散。”莫少凝重地说。

“有人买你的股票,这不是很好吗? 股价升啊。”浩不以为然。

“我直觉,有人在恶意收购我们的股票。”莫少说。

“啊? 不是吧,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于静不是很懂股票,但也知道莫少家族企业的庞大,被收购是接近不可能的。

“现在还不知道,看来我要盯紧一点。”

“Excuse me Sir.” 莫少、于静、浩都不明所以,站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两个警察。

警察把莫少从咖啡厅电脑前带走,原因是,有人控告他性侵犯。

浩和于静跟了出去,只听到莫少说了一声:“浩,打电话给宜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