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从犯罪看人性

西楠
Image caption 无论对于英国本国国民还是海外游子,治安总是一个话题。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说正题前先讲个小故事。某年平安夜,在小区教堂听完唱诗的一名男子被匍匐蹲守在旁的打劫犯逮了个正着。被劫者赶忙毕恭毕敬的递上自己的钱包,为示友好,还附带给打劫犯递上一支烟。一支烟的功夫,两人竟然称起了兄弟。最后打劫者拿走了被劫人仅剩的十镑钱,于心不忍,又找回两镑给对方“坐车回家”。真是一个有惊无险的平安夜啊。

别乐,我说的不是笑话,两年前在伦敦,上面所讲的事情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朋友E身上。E的被劫心得是:“英国的打劫犯还真人性化啊!”

E不是这“人性化”作案风格的唯一“受益者”。我早年有位大学同学,非常不幸,刚到英国没两天就被英国飞贼把家中盗了个底朝天,其中丢失了一批重要证件,比如护照。可世事难料,两天后刚回到家,该同学就看见门口躺着一封神秘来信,拆开一看,小偷竟然把他的护照和其余证件给寄了回来,并对“不小心劫走重要证件而引起的不便深表歉意”,声明他的本意“只想弄点钱”。

还有,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份,一名男子持武器抢劫西伦敦的一家银行,事后媒体从获释人质处得知,劫匪曾在打劫过程中告诉人质“如果患有心脏类疾病就说出来”。后来一名女子声称自己患有“突发焦虑与神经衰弱症”,匪徒听闻后果然将之释放。

无论对于英国本国国民还是海外游子,治安总是一个话题。久居英国,我有时揣测,英国的犯罪分子竟有闲情雅致如此“人性化”的对待受害者大概正是应了中国“礼尚往来”的古训。原因且看英国当局与民众对待犯罪分子的态度。

首先据俺所知,英国受害者较少“得理不饶人”,什么抓住小偷后把小偷打伤打残之类的事情基本没听说过。正常的手段是礼貌的抓住小偷,然后报警,交由法律处理。当然采取这种方式的前提是受害者足够相信自己国家的政府与法律系统。其次英国人相信“罪犯也是人”,就算因为犯罪而被剥夺了部分权力,最基本的人权也是有保障的。

不久前,英国纽卡斯尔杀人犯莫特在枪杀数人后又自杀一事之所以震惊全英,估计就是因为闷骚的英国人实在很难理解这种破釜沉舟的疯狂。有人在莫特自杀之处和生前住所献花与放置悼念卡片,甚至有人在Facebook 上成立追悼莫特的网页,对一个杀戮者生命的逝去竟也表达了充分的怜惜。我无意美化暴力,但在人们对待罪犯的态度上,大概可以折射出一个国家的文化。

与此相关,听闻英国各大公司对此类事件的处理方式也十分“人性化”,大多明文规定:如遇歹徒要尽量迁就歹徒的需求,逢打劫必乖乖给钱,避免正面冲突——因为无论什么都没有生命重要,事后报警才是明智之举。

近日从互联网上得知,香港游客在菲律宾遭遇匪徒劫持大巴,造成死伤,叫人痛彻心扉。痛定思痛,念及英国较少发生此类恶性事件,便写下以上以反思菲律宾惨剧的教训。

我以为,当局对匪徒也好,匪徒对人质也罢,甚至是普通民众对待人质的态度,皆反映出一个国家背后的文化。然而相比英国,至少在此次的菲律宾事件中,我却看不到菲国人民对于生命应有的重视:匪徒失去了人性,部分民众失去了人性,当局更远远谈不上人性,所以才有了事发现场那一张张诡异的笑脸,所以菲警才会在未考虑匪徒的心理状况下突然绑架了匪徒之弟,又效率奇高的拒绝了匪徒的复职申请,最终在未确认人质生死的情况下发起了总攻。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