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怀念初恋般想家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游子惦念祖国,在某种程度上大概类似人们怀念初恋。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往前推几个月,大陆有档红得发紫的婚恋节目,便是《非诚勿扰》。传说节目中相貌甜美又时常拽得如同二五八万般的女嘉宾马诺小姐正是因为在屏幕上拽出了一句“宁在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上笑”而迅速窜红,接下来被指颠覆传统道德观的“拜金女”,成了被封杀的对象。

后来马小姐顿时摇身一变、醍醐灌顶,把阿娇当成了偶像,弄出一身很傻很天真的气质,哭哭啼啼跑到电视上“给全国人民道歉”,委婉的表示之前“拜金”言论统统只是为了让自己的事业更顺畅。

隔断时间跟朋友聚会,讲起这事情,一位已婚女友不顾先生正襟危坐于旁,异常率直的表忠心力挺马诺言论,告诉俺:人想要自己活得容易一些,这没有什么错!她言罢,我相当神经质的一番思忖,顺利的将此番逻辑嫁接到了有关华人的海外生活上,比如:为了拿下英国护照,嫁个没有感情的老外没有错,或是:为了显得更时尚更高端更精英更靠谱儿,努力把自己装扮成个假洋鬼子也没错。

曾经偶然结识一位留学生,因为他已来到英国七年有余,于是此人在作自我介绍时便十分神秘的只字不提出生地,并奋力说服大家相信他因为“一年多才去一次中国”于是“早已不习惯那里”,而自己现在“就是英国人”。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从此称之为“香蕉人”,俺不以为然:啥香蕉人?分明就是漂白粉嘛!

以上当然只是些不让人快乐却挺可乐的个例,无泛指。但还有另一群人,我亦与他们相去甚远。

好友L生得大气美丽,弹一手好钢琴,英文倍儿棒,在英国生活了多年,混迹各大本土公司,俨然一国际化白(领)骨(干)精(英)派头。头几年嫁了本地人,生了混血宝宝,彻底将世界大融合发挥到了极致。据说L现在早已习惯了分餐制,爱上了英国肥皂剧,除了每隔两年要带着她那位只能用身体语言和乡亲们交流的另一半回国探次亲以外,“中国”基本上已经变成了L家地图上的一个名词,而已。但我知道,L不是马诺,亦非漂白粉。她的“国际化”不是装的,只能说,不同的心态决定了不同的位置。

最近和好友聊天,好友善意的劝诫:既然已身在英国,也许,可以少谈中国。既在文字中少谈,亦在生活中少谈罢。愿好友不会耻笑:这样合情理的建议竟未能被拧巴的俺所接受。

即使如今的祖国已经和谐得一塌糊涂,也总有一种惦念无关理性,却真挚。游子惦念祖国,在某种程度上大概类似人们怀念初恋。更何况初恋,是可以影响人一生的。在蹒跚混迹世界的漫漫长路上,除去生存与信心,它亦是一种位置——我选择把心灵摆放的位置。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