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不卧薪尝胆主义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不完美者也活得很自在,卧薪尝胆者该上哪找生活的意义?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几年前,俺一位在国内搞音乐搞得如日中天的朋友拉来几位大老板赞助,跑到中国湘西地区的山沟里采风拍MTV。山沟如此多娇,老板相继折腰,一旁一位当地老船夫好不骄傲,随口接到:“风景是赞啊,想当年俺儿子的导师来家访,也叫个流连忘返。”老板们惊呆:什么,什么?就你、儿子还有导师?!老汉淡定的答:嗯,儿子一个在清华,一个在北大。

作为一名资深性情中人,俺的音乐人朋友当即酸了鼻子红了眼睛。据他言,那山沟落后到啥程度咧?据说山上有条小道,如果一人一狗相向而行,那人非得把狗扔下悬崖才可能从狭窄的小道通过。朋友思忖半晌,沉痛的曰:俩孩子肯定清楚,除非考出去,否则再无法改变命运。听罢,我顺便想象了一番那山里未能考出好成绩的小屁孩儿,顿时也沉痛了。

最近有则报道讲,英国黑人培训和创业组织一番调查后,呼吁黑人与白人父母速速向华人家庭学习培养孩子的秘诀,起因是:在学校获得“免费午餐”的华人“穷孩子”们大多“早当家”,而其他族裔的穷孩子虽然吃了一嘴油,成绩却大多不咋地。

俺也不谦虚了,你别说,咱华人还真有股子卧薪尝胆、十年不晚,憋着劲儿抱着成功学一条道儿跑到黑的强大气场啊?当然这不局限在学习成绩上,还融会贯通到了做人做事的许多方面哪。

俺国内读高中时有个男同学时运不济,父母都是高个子,偏将他生得不足一米七。该男同学于是常年忧伤的蜷缩在教室第一排的座位上,直到某天他老妈大出血,花巨款给他买来双当时号称齐聚高精尖科技的“增高鞋”。男同学穿上该魔法鞋后顿感大山压顶,以防对不住老妈的钞票与那热烈而殷切的目光,从此每日单程花费近两小时步行至学校,以锻炼足底肌。如今多年过去,据说还真让他长到了一米八。也不知他现事何种职业呢,若未当成嫩模,还真替他惋惜啊。

后来俺来到英国,惊觉大街上许多体态显丰盈的女性竟也敢穿着超短裙招摇过市,简直跟我那高中同学形成鲜明对比嘛,我当即恨不能变作土拨鼠帮她们挖条地缝钻进去——生得不完美不是伊的错,可伊们生得不完美还胆敢活得如此自在,伊打算叫那帮卧薪尝胆的圣斗士上哪儿寻找生活的意义去?

不过估计我多虑了,圣斗士们从来就不孤单,即使他们找不到生活的意义,也会有其父其母其爷爷奶奶前仆后继的帮他们找,找到后再如获葵花宝典般反复念叨,反复嘱咐:乖儿啊,俺们可是把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啦——这话还真是没水分,此类家长们通常是扛着宝典当双刃剑,一面禁锢别人,一面断了自己的后路。

俺知道,华人社会作为典型的家庭主义社会,优点那是老多了,比如家庭成员之间互相关注支持、有责任感等等。可有时过分强大的家庭纽带难免产生现代“连坐”之感——考出啥成绩竟牵扯着一家人的感情,够惊悚吧?

吃了学校的“免费午餐”不代表这世上就真有免费的午餐,正面现象也可能伴随负面起因,譬如部分孩子善考试就很难说不是因为原籍国严酷体制与国情、及其衍生文化的催生。其实让社会教育机构发挥作用,还孩子、家长皆一个自由独立的人生有啥不好?自给自足、健康快乐已足够,功成名就神马的,都是浮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