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本科两年制之众议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没有游戏的留学生涯不完整。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最近一条消息称,就在不久的将来,英格兰大学学费封顶将从每年3290镑上涨至最高9000镑。消息一经传出,我心潮澎湃的想:如今经济形势不喜人,数年之后若财运不佳,与其琢磨吃那缩了水的福利,不如开间学校当校长,天天穿着西装抹着头油数钞票,人前为人师表,人后掩嘴偷笑,多么令人心驰神往的生活啊……

转念一想,也不行,光赚得多没用,俺们可拦不住首相大人热泪盈眶的呼吁大家勒紧裤腰带共渡难关,所以不但福利要缩水,高校的教学经费也要缩。这就叫: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在中国混了那么多年,你们一定懂的。

不过,现在再探讨啥学费该不该调高之类的话题看来意义不大了,英国商务大臣凯布尔已经非常鸡贼的将关注焦点转移到了“(学费上涨后)大学是否该提供两年制本科(以省钱)”上。于是,为了这篇专栏出现在各位眼前时不会发生“民意被代表”的情况,俺一丝不苟的就此问题去骚扰了两位曾在英国读本科的朋友。

首先是乖孩子U同学。U在华威大学念的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联合本科学位,毕业时拿的first class。U一听我的问题就反应巨大:“这怎么行!美国念本科都四年,英国已经少一年了!”“英国本科比读硕还难,时间很紧张哒!”

而待我再一追问就发生了很欢乐的场景。问:哦,那是不是晚上啊周末啊都忙得没时间休闲了?支支吾吾的答:啊,其实也没有吧,那会儿迷上了打游戏,很多时间都在打游戏……我大惑:那你还拿first class?很坦然的答:当然啦,快交作业或者快考试的时候总要多看看书的嘛。

请看,其实“临时抱佛脚”才是大家心中的默认模式,即便优等生貌似也难超脱成仙哟。按照这种逻辑,如果把本科第三年的学习量突然一拆两半分拼到第一和第二年,再规定统一的考试、交论文日期,届时汹涌而至,那么“时间很紧张”这种谎言说上一万遍还真是有可能把自己都给忽悠了哦?另外,俺还有一个疑问,话说,中国的大学本科不也是四年制嘛,如此热衷扯美国作甚?莫非大家其实也早就不动声色的看穿了以“量”求“质”的幽默逻辑?

另一名M同学倒是被俺的问题问得相当兴奋,举双脚赞成学制改短。据他言,他们在课堂上经常发生老师讲个十来分钟然后宣读习题,再然后全体同志伏案作业直到下课的奇异场景。而本科第三年的实习也不过是校方给学生安排个单位走走过场,悲壮的实习内容诸如:糊信封、贴邮票、装订文件等等……“像这种时间完全可以省嘛,关键是主观能动性!”M十分文绉绉的说。

嗯好吧,结论是意见不一,众口难调,真是纠结啊。为了不使U与M之间的意见较量变得如同QQ和360混战一般热闹,俺决定利用自己笔下小小的权力建议有条件的大学多多试开两年制本科课程,但仍保留三年制学位。如你所知,选什么不是重点,拥有选择的权力才是关键。但,即便如此,后续的一些问题仍然值得关注,比方如此一来,今后的市场有否可能系统性的“歧视”两年制学位?但愿,别让又一代人成了什么行业什么艰难时代的牺牲品。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