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伦敦理发记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要嫁就嫁有钱郎,要摆就摆轰动席。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作为一枚英漂,同志们一定有个共识,那就是英国乃购买奢侈品之天堂。从巴宝莉到兰寇再到各种名贵首饰……如果足够鸡贼总能淘到打折靓货。赶上圣诞节前后不慎误入牛津街,假使反社会的扔块儿石头,砸到的一定是正排队排得不亦乐乎的同胞。不过,对于俺这不热衷逛街的“非典”女而言,英国这购物天堂倒更像是服务市场的“地狱”,理发就是一例。

忆往昔理发岁月惨,俺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话说俺有次拿着小S的短发照片跑去理发,跟那英国理发师描述了半天,对方一个劲儿的OK。最后剪出来,短倒是短了,可实在欧范儿——那叫一个齐啊……完全和革命烈士刘胡兰一个造型……完了结账:What?! 居然四十多镑?!居然还没算洗头的钱?!别拦我,我泪奔去了。

本土服务价格不菲,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顶着西瓜太郎的头型在理发店门口卖艺行乞了,再不然让头发自生自灭,回头蓄足了长度还可以去扮演不用化妆的各种道长。一男性朋友不忍看我自甘堕落,好心推荐伦敦唐人街一处理发店,据闻全是跳楼价理发,男性理个头还不到10镑。

据亲身考察,那名男同胞确实没骗我,结账时那叫一个便宜。可是,明明还有如此这般的额外福利,他咋不早说呢!

首先,此处人声鼎沸门庭若市,叫俺明明身在理发店却意外收获了置身菜市场的热情奔放……还有,各位理发师忙得就像那辛勤的小蜜蜂。俺这厢还顶着一脑袋泡沫,那厢就冒出了一双双虎视眈眈的等候的眼睛,让我明明身为顾客却体会了当小三的刺激……以及,他也没告诉我在这里做头发可以收获惊喜。我只是低调的要了个螺旋卷头型最后却意外获得一巨时尚前卫的爆炸头。那回头率,刚刚地!

另一男同胞则在屡次被英国理发师理成不折不扣的汉奸头之后终于触底反弹,跑去超市买来物美价廉的推子,隔几个月就把自己锁厕所里自行“从头开始”。臭美如我,虽然被整成爆炸头仍不敢效仿,只好学孟姜女的执著,等待一两年一次的回国休假。家父家母一直对此耿耿于怀,逼问我为何每每刚下飞机便忙不迭冲去同理发师幽会……

近来终于解脱,有时尚达人跑去一日本兄弟在伦敦开的理发店,蓬头垢面进,流光溢彩出。心怀羡慕嫉妒恨,我次日便步了朋友的后尘。一进门,那一张张笑脸甜得发腻。门口一店员在电话上“嗨、嗨”得十分给力。洗头时一张纸巾突然从天而降,哦,原来是怕俺脸上的妆花了出去吓人。清洁员扫地那叫一个勤快,杂毛前脚刚落地,后脚就被飞快的扫了去。我得说,作为一间理发店,它实在整洁得有点儿不合常理。最后按习惯给了小费,五米之外的店员飞奔而致,又带着那甜腻了的笑容一个劲儿的鞠躬。这一丝不苟的,理发质量也就不用啰嗦了吧。

我想起大选时分,各党派成员发言总争相强调自己党派的政策代表了“现代英国”,其中意思便包括了多种族共同生活的多元社会。生活总是充满惊奇,谁成想剪发这点儿破事儿竟也带着俺窥视了一番英国“多元社会”中的局部“特色”呢。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