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回国还是不回之一

Image caption 西楠:国内生活果真如此“和谐”?对此我表示一种谨慎的怀疑。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俗话说得好:国外的生活看得到上限也看得到下限,纵然稳定却实在无聊;国内的生活看不到上限也看不到下限,虽有风险却总莫名其妙的感觉那满天飞的机会总能跟自己沾上点儿边。于是乎,在英国生活久了,俺们一个二个纷纷毫无新意的摇身一变成了自己N年前使用过的复读机,不厌其烦的在那萌动的小心眼儿里呐喊:那么到底是回国,还是不回咧?

好吧让我来承认,这算不得神马“俗话说”,但毫无疑问称得上是每一个海外游子“闷”葫芦勤勤恳恳外表下那点儿“骚”动的小心理。有人说:“知道‘鸡肋’吧?这问题差不多就那意思。” 恰逢前几天克拉玛依大火周年祭,于是又有人调侃:至少在英国生活,不至于发生“让领导先走”这种透着喜感的悲剧吧?

不过,国内生活真的已经和谐到如此程度了么?对于这个问题我表示一种谨慎的怀疑。没想到,老天爷总是如此善解人意——前段时间竟派了我原先的英国大学同学(此人现已海归在国家机关效忠加入了“特色”的社会主义)来英国考察,顺带为我答疑解惑。姑且称此人为老N吧。

老N到达英国后不两日,俺俩约在一间毫无特色的英国小酒吧见面。我口蜜腹剑的阴险夸赞他身上的皮衣一看就够昂贵,接着直奔主题追问老N那富得流油的国家单位是否也有传说中的“灰色收入”。

只能说老N用惊人的淡定回答了我的口蜜腹剑,完全没打一点儿磕巴便弄出副苦难的劳动人民脸孔开始哭穷,比如工资少啦,没油水啦,即便是个小干部也没人搭理他啦……如此种种。其间甚至摆事实、讲道理的提及为保国家机密而领取的“保密补助”——他凄楚的说:“也没多少钱,完全不足以安抚我爱说话又不能说的精神损失……”当然,在此我必须以自己的健康发誓,老N并没有向我透露半点儿保密的具体内容。

此路不通,我便迂回,立即与他站到同一战线,也以一位劳动者的质朴高声大骂:“他娘的!真不容易……唉对了,都说国内加班、应酬极费精力,你们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老N漫不经心的回答:“没有啊,没这回事儿”接着又高智商的将话题进行了概念偷换:“主要家里的事儿太费时间了”然后是种种诸如“我爸妈有天要修水管”“我一个远房亲戚来找工作”“我舅的儿子如何如何”之类的话题。总而言之所谓“国内应酬多”主要是“应酬”亲戚了。

嗯,我确实听得快睡着了,于是我终于自鸣得意的抛出了杀手锏:“怎么样?这两天都陪你们同事游玩英国哪些名胜了?当年在英国混了那么久,你也算个‘老英国’了。”

老N当时心跳没跳我不知道,但面不改色绝对是真的。此人非常严肃的对我讲:“我们这回真是考察来了!天天跑合作公司啊培训啊忙都忙不过来,哪儿有时间玩儿啊!”我得说,他当时的神情外加语气绝对可以堪称“苦口婆心”。

老N走了,我一无所获。如果根据老N和我的对话内容来总结一下的话,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其一,国内的劳力市场完全被某些媒体“妖魔化”了,他们的员工不加班也不应酬,朝九晚五,十分人性化。其二,国内的国家干部都是好干部,他们不收礼不收钱,没油水还誓死捍卫国家利益。其三,常常传说国家干部“出国考察”不过就是挥舞着纳税人的血汗钱来吃喝玩乐了——这一定是个误会,因为它们真的就只是“传说”而已。

呃,请原谅我的模棱两可,我得承认,对于老N的种种表白,我再次陷入了一种谨慎的怀疑。如果说老N说的全是真话,且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那么我时常在互联网上看到的部分中国网民愤怒的呐喊,难道是幻觉?不过,全然以互联网来判断事实的可靠性也有失偏颇,因为它很可能只是某种较为极端言论的集散地,而并不能代表普通的大多数。

别误会,对于此事,我并没有任何倾向性的意见。我只是遇到了这样一件我主观上认为大家可能会感兴趣的事情,于是把它写下来告诉给你。间或引起某些人的思考,当然乐意至极。而对于“回国还是不回”这个简直如同“爱情”一样虽然老土却永远不会过时的话题,我想,也许有必要在这小小的专栏中写成一个系列,同大家分享。尽管未必连续写此事,但可以肯定,接下来我将不时的同大家一道扮演复读机的角色,也来揣摩一番:那么究竟回国,还是不回呢?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