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也把青春献给你

Image caption 西楠:国内生活果真如此“和谐”?对此我表示一种谨慎的怀疑。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许多年前国内名导冯小刚写了本书叫做《我把青春献给你》,讲的是他混迹中国电影圈数年的那点儿青春往事外加奋斗史。今日下笔之前,忽地一下想起这题目,不由诡异的露出会心一笑——英国啊,俺们一帮当初吹弹可破的少男少女又何尝不是把青春全献给了您老呢。

“生日”也许是个好的计量单位。如果您的“折腾”精神还没被这个号称幽深厚重的国度消磨彻底,那么在英国过生日,基本也就局限在找朋友一块儿吃饭,唱K,泡吧几件事情上。好在使用英镑作为货币的资本主义英国足够现实,所以寿星不但可以收到各种小礼物,还可以AA制。不但可以AA制,遇上中餐馆里会来事儿的waiter还可以获得免费唱K数小时,外加附赠果盘、酒水之类从天而降的好事儿。

但好处再多,也绝拦不住俺们一众热衷忆苦思甜的青壮年为了应景强说愁。每逢有人过生日,就总有人声嘶力竭的要崩溃。崩溃去年签证不顺的,找工作不顺的,找对象有困难的……哪怕啥也不缺了,也不能白瞎了这种一年一次、一次也就那么一天的发泄好时光。所以你还会听到有人很找抽的纠结要不要入籍的,入了籍要不要回国的,以及拿到bonus以后到底是该买新房还是买新车的……简直快把英文名更名为“压力山大”(Alexander)了。

可最近一次参加生日聚会,我却发现了十分危险的苗头——身边一众友人竟都如同商量好了一般突然抹去脸上的惨淡愁云,纷纷装模作样的互道天凉好个秋。搞什么飞机,明明太阳四点钟就下山的英国冬天早就来了;还是说这意味着——俺们的青春都正式歇菜了?一大我两岁、英年秃顶的友人以哀怨的眼神回答了我的质疑。我一旁翻着白眼:这都不明白?青壮年抱怨自己老了哪儿是真心觉得自己老了?我们不过是怀念当初那个更年轻的自己呀。

一些半熟不熟的脸儿,也就借着这每年一次的机会混成全熟了。于是你会惊诧的发现,每个人要么进要么退要么成长要么衰老,总之,速度都是那么迅猛。还好,他们都还在英国,相比起那些曾经与你驰骋英国而今又迅速退化成微博好友的人而言,这些半熟脸儿仍然同你一道、在这异国他乡游牧着,显得多么意义重大啊。

又及,上篇专栏里提到的老N(就是那个曾在英国留学又早已海归工作的老N),初到英国考察时跟我把国内那个一顿的夸。我玩笑问他:咋的,没回您当年在英国奋斗过的老宅门口忆苦思甜顺便合影留念一下?老N笑答,别逗了。我又问:唉铁石心肠的人啊,就一点儿也不想念英国么?老N又笑:国内挺好。

然而,在考察团离开英国那一天,老N还是百忙抽空在机场给我发来条酸溜溜的短信:“真的,还是英国清静啊……”如果你晓得老N是个多么吝啬于多愁善感的人,你就会明白他这短短的九个字有多么多愁善感。你们懂的,虽然他不说,可他老人家那数年大好青春也都奉献给英国了嘛。今夕大腹便便,儿子都快打酱油了,要想缅怀青春,也就剩下英国这么个载体了。

而,在我写下这一切的今天,我在英国迎接的又一个生日也来了,如同一堵墙,咣当一声隔挡在身后——献出去的青春就成了泼出去的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