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回国还是不回之二

Image caption 西楠:是去是留,是选择,也是舍得。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我们都是复读机,我们都是祥林嫂,我们都在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我们的经典问题就是:那么究竟是回国,还是不回咧?

不过,老友A先生却对此问题嗤之以鼻:“国内再繁华、机会再多,它跟你有甚关系?”毕业近三年,A先生充分发挥了打不死的小强精神,换了近十份工作,下至餐馆服务生,上至风险分析师,中心思想总而言之只有一个,那就是坚决不回国。

“要做什么事情,首先得搞清楚有多大风险。”A漫不经心的跟我掰扯,“如果我现在回国,一定是风险大于回报。况且英国身份还没拿到呢,回国又变成了一个‘不可逆’的选择,代价多惨痛啊。”

只是,假使排除身份问题不谈,A口中的“风险”则实在暧昧——他究竟想说什么呀?

“就是幸福指数嘛!”A做出大彻大悟的表情对我讲:唉呀国内现在是到了上层路路顺,到了下层路路堵,两极分化太严重啊!英国的幸福指数多“聚拢”呀,你挣一千、挣两千的,除了在奢侈品消费上有点儿差异外,生活质量能差多少?你喝可乐我也喝可乐,你能下馆子我也能,你一年旅游一次我也可以。嗯,关键词就是: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我得说,假使我同A先生是个偶尔邂逅一面之交之类的半熟脸儿,以上这翻连标点符号都嫌多余的长篇大论几乎就要把我给镇住了。问题是,A是我老友嘛!他那点儿小历史我能不清楚——这位同志大学还没毕业就出国了,根本没在国内水深火热的工作过,哪儿来的这么多空穴来风的歪理邪说?

A对我露出鄙夷的目光:没在国内工作过,还没在国内生活啊?“想当年哥也算个中上生,结果那帮化学元素表还背不全的人最后‘考’上的大学比我还好,这算不算证据?”此人不解气,再补一句:国内亲戚朋友求人托人办事儿你没见过?要举一反三啊年轻人。A神气的宣告:“我不要过那种生活,我要人格独立!”

这孩子,口儿还挺正。问题是,人格独立谈何容易?谁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架不住人家天天从国内传捷报、从气场上鄙视咱哪。

“那完全是选择误差(selection bias)!”A不忿得都快拍案而起了,“从前班里或者海归的同学里可能是有那么一两个混得好的,可其他人混得咋样你也不知道啊。混得不好的估计也根本不好意思往外传,真把全班同学拿过来比比,很可能混得好的也就那么一两个。”

你也看出来了,A这完全是铁了心了。用A的话说这叫作:在英国生活嘛,愿意多付出就多拿回报,愿意少付出可以安稳生活,哪儿像国内那么复杂那么累啊?私人时间本来就该是自己的,在这儿也还是自己的。再说人的情感也有限,干嘛要把它浪费在陪领导、客户吃饭上?

坦白说,A的观点究竟有几分可取,我也没法儿下结论。毕竟每分每秒都只有一次,既不可能同时在两个空间环境里体验生活,要想未卜先知恐怕得去问问哈里波特了。这无疑是人生一大遗憾,却远算不上悲剧——鸡飞蛋打、两头落空才是最大的悲剧吧?因而,对于此A有很妙的总结:我清楚我所放弃的,但这是我的选择。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