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崇洋媚外VS爱国

Image caption 西楠:我鼓励理性辩论而不是感性谩骂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有段时间我常看美国一华人作者在网上发表的文章,观点是否赞同暂且不论,但总之是不乏一些轻松的小文章,看后或会心一笑或付之一笑,完了。

有一天,该作者发了篇从题目看来颇为不悦加困惑的博文,点进去一看,大意是她的自我介绍招来网友的谩骂,作者本人却一副无辜状,估计就更让部分读者搓火儿了。那自我介绍大概如此:中国公民,美国绿卡,博士一枚,孩子他娘,不美不丑,不胖不瘦……

网友对此的回复十分给力,一面使劲儿的逼问:啊你博士到手,不回来报效自己的祖国,你良心上过意得去吗?!一面还自问自答:你心里根本就没有爱国的概念,丢人,臭显摆,崇洋媚外!作者作出打酱油的姿态在网上回复:呃,请问有啥好显摆的?我出国创业和铁岭农民去北京打工不一个性质么?

网络谩骂

类似的故事制造者似乎永不疲倦,借由网络的发达简直有种山雨欲来之势。近段时间国内一颇有名气的作家跑到美国旅行,自称如当年的茨威格一样“被所见所闻冲击”,因而自愿“像个青少年作家”那样在微博上即时更新自己的美国之行见闻。

别人如何未可知,反正我对阅读这些见闻是存有兴趣的。兴趣索然的只是随微博一道部分网友附送的大把谩骂,什么移民倾向啦,不爱国啦,美国不是你的啦,诸如此类,不厌其烦。终于作家忍不住了,在网上公开纳闷儿:有些人认为美国不是他的,就跟中国是他的一样?再说美国社会不过是种客观存在,如同你用的电脑也是客观存在一个道理,怎么一说就非得涉及好坏之类的标准?

著名作家韩寒常年在自己的文章中呼吁中国政府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底下评论一堆人疯狂拥护。我很怀疑其中有多少人真正想过:你、我、他,我们每一个人之间的“自我/相互审查”其实远比政府限制可怕百倍。

身在英国,或者任何一个西方发达国家,如果你也同我一样,碰巧都在写字且不时在互联网上分享,轻而易举便可发觉,你自认只是在讲述“客观存在”却极易招来以吨计量的“读者审查”。我写英国的免费医疗,但也毫不隐瞒这免费之下时有效率低下,一些网友显然更愿将注意力全然放在前半部分上,再冠以“崇洋媚外”之高帽子。我再写英国人思想的独立自由、以至性格中少有犬儒化的成分,却有读者乐于毫无逻辑的将话题引向鸦片战争之类的事情上。

客观存在

作为“客观存在”的一部分,英国社会当然也少不了差强人意的成分,比如“童党”滋扰问题——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我写下这些,又有人十分自信的质问:“中国政府给了你多少钱,你来给我们洗脑?”这样的愤怒与阴谋论几乎毫无来由,可我们必须认清的一个事实是:愤怒足以影响人们的判断力。

我并不是生气,如果你要将以上所写的这一切归结到我的个人情绪之上,那么我猜测你一定又暂且被愤怒主宰了头脑。我感到的只是忧虑,对社会中存在的畸形现象感到难过。为什么在那个号称文明的现代社会里,对待不同声音连起码的包容都缺乏?

当然,我可以理解的事情有两件:其一,写出来的文字永远只能是片面的“客观存在”,不可一概而论;其二,人之经历影响其价值观,不同环境中生活的人也许很难彼此认同。但,百家争鸣并不意味着仇视与对立,无论是极端的民族主义思想还是主张“外国的月亮就一定比中国圆”,都很难产生什么有建设性的作用。

说白了吧——我愿鼓励理性的辩论而不是感性的谩骂。如果连这一点也做不到,那么至少先摆脱条件反射,在思考之后再开始谩骂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