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回国还是不回之三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虽漂泊,也能幸福地笑着。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最近有人对我讲起这样一则故事:一个女孩,她曾有对各自疯狂打拼事业的父母。二人皆要强,谁也不肯妥协,哪怕为了事业长期两地分居,也在所不辞。不可调和的矛盾总得有个出口,于是大家将看到一个俗气的结局:某一方有了外遇,之后大家一拍两散。

讲起这个故事的人叫X。而X,就是故事里曾经的那一枚小罗莉。可以理解,这故事对X意义重大,即使听者嫌恶桥段老土,当事人讲起,永远是那副悲从中来的模样。

除去父母的故事,X也有自己的故事。简单说来,X数年以前留学英伦,在一传媒专业颇有名望的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之后,是许多同专业留英学生大概都有所了解的“就业困难”;文化障碍啦,语言问题啦,简历石沉大海啦……这样的经历,多少有些大同小异。

2007年,同男友相恋近两年的X在英国完婚。情场得意,却拦不住职场上的失意。几个月后,事业仍旧一筹莫展的X决定回国走走看看。谁成想,回国后她竟飞快的在北京一家报社,谋到了梦寐以求的编辑职位。又在国内待了小半年,迎接X的除了升职、加薪之外,却还有“留守丈夫”电话那头的软硬兼施。说句流行话,“去留”问题火速变身不折不扣的“敏感词”。

说起X的丈夫,也在不同场合见过几次。Mr X 是个标准的“根正苗红”,毕业院校一流,毕业成绩一流,工作单位也一流。Mr X 现在伦敦金融城一家投行内做IT,“是front office的IT”,他特别强调了一句。

其实后来X是如何一哭二闹三上吊,最终又被劝回英国,以及,初返英国、事业反差,“去留”问题如何再次成为当仁不让的定时炸弹,再及X家中如何持续了近一年的鸡飞狗跳状——我真的不想写了。身为半个同行,请理解我在写下这故事时,带有些小小的个人情绪。

总之是,Mr X 手捧金饭碗,他更希望X小姐“像个好女孩那样,知冷知暖,找份稳定工作,踏实在英国待着”。可以后,还会不会考虑回国?Mr X 面露不解:我学的计算机,现在做IT,比方国内叫C语言,这儿也是C语言,不存在障碍,还收入更高,为什么要回国?快语说罢却又似想起什么,略显刻意的看一眼身旁X,笑:当然啦,学什么也不一定非得做什么嘛。

故事的结局是,X终于不再虚无缥缈的谈什么诗歌文艺理想,她终于也认同了那安全可靠的“主流价值”,如今在伦敦一家私营贸易公司做起了“稳定”的行政管理。今年28的X还有更长远的计划:等在公司里再“站稳”一点儿就生个孩子,争取30岁以前实现,还要“做个好老婆,再不走我妈的老路”。

好几次,共同出席的聚会中,X手挽Mr X,倒也幸福的笑着。我想起古人云:子非鱼,安知鱼之乐?X也说:留在英国,放弃了事业却收获了爱情——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好的人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