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雾城专栏一年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我所能做的,只能是以我的眼睛作为媒介,记录下我所看到的。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绝算不上什么有毅力之人。俺爹曰:就说你小时候学钢琴,只新鲜了三天,三天以后非得威逼加利诱,才歪歪扭扭糊弄上一曲儿。虽然我记忆恍惚,但估计俺爹没瞎说,即便时至今日,我X月1日才办了健身卡,到X月30日也就连健身房所在的地铁站都懒得经过了。

可是呢,这件事却发生了,由此产生的结果简直叫人有些喜出望外——这件事就是写专栏。于是有一天,我在微博上动情写道:如果不是写作,哪儿会知道自己竟可以长时间认真做一件事?“认真做事”,珍惜状态呀,不知不觉间,生活的乐趣就多了起来。

现在每周里总有固定的几天,关注新闻,拉一帮留在英国的友人拉呱,甚至就在这个国家的大街小巷随便走走,没准儿赶上一回伦敦地铁的再次delay,或者又遇上大白天就喝醉酒歪倒在地的彪形大汉,也能带来那传说中虚无缥缈的“灵感”。

呵,干脆就承认自己天资平庸,因而我其实是不大相信“灵感”一说的。读新闻、侃大山、或是看似无心的闲逛,大概皆已成为一种无形的“计划”,每周重复一遍,为了在专栏中向诸位述说,我眼中的留英生活。

可我也是那么清楚:生活总在计划之外。如同一年前的5月11日,我在BBC英伦网的第一篇专栏里写道:“当简单的自我表述被满足,更多的意义便专注于分享”。那时我计划写下“在我的身边,在英国”发生的事,我希望成为“读者的一个朋友”。

如今为止,我做到了么?一定程度上,我想是的。我无疑是在讲述英国的,比方我所了解的阴霾的天气,松散的英式社交,留学生活的故事,留英工作的观察……我愿相信,即便只是一小群,但也总有那么一小群读者,他们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轻松自在的仰在电脑屏幕背后,他们阅读我在雾城伦敦写下的专栏文字,间或会心一笑——我多么庆幸,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专栏文字是有效的。

可是,我所写下的这一切就是“在我的身边,在英国”发生的事么?我果真准确无误的“分享”了英国的全貌么?不,必然并非如此!我知道,有一千双眼睛,就有一千个英国。我所能做的,只能是以我的眼睛作为媒介,记录下我所看到的。

而我的本意,绝非是要做出高深莫测的模样,那绝非这个专栏的初衷——或许我更应当边讲道理边带来些无关紧要的小轻松,那兴许更接近“朋友”的形象。那么,倘或在过去的一年中,我有时有些“脱轨”了,间或打着“思考”的旗号自顾自说了一大通,倘或不时叫你如坠雾中,还请诸位见谅。

一年还太短,一年不长。可叫我高兴的是,一年已然要过去,每当打开WORD文档,激情不退,激情见涨。如果可以,我愿一直这样写下去,写我之所愿写,写我之所能写,还将继续通过我的眼睛向你讲述那些尽管有些片面、却诚实的英国记录。而这些小文字,若碰巧对你起到了些微不足道的作用,我将感到由衷的快乐,感到受宠若惊。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