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活在毒黄瓜阴影下

Image caption 西楠:写过吃、写过住,今天就来讲讲“行”吧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前一段回国休假,好友托我帮她带点儿正宗银耳回来,号称馋得不行了,但也没忘了嘱咐:“当心当心,可别买了‘毒银耳’回来。”你们懂的,就是拿硫磺熏,熏得色泽诱人、外观饱满,还能延长保质期,深得奸商之芳心。问题是,哪个敢吃咧?专家告诉咱,吃了可会胃肠道功能紊乱,搞不好还得癌症哪。

食品安全问题浮出水面多年,国人也就人心惶惶了多年。越是“民以食为天”,也越为食所累。哪儿像人英国人,厨师都不带切肉的,直接很洋气的管那叫“扒”。不喜欢吃肉?开玩笑说,还可极简便的吃“草”——超市里现成的沙拉生菜。简洁、干净的袋儿或盒装上不知名生菜、生黄瓜若干,内配一小盒沙拉酱,有时加上沙拉土豆和鸡蛋,几乎让我有种吃减肥餐的错觉。我得承认,本人决不止一次发自内心的同情过英国的兄弟姐妹们:难道他们就吃这样素寡的食物长大?不过素寡归素寡,好歹还算吃得安心。

可即使在英国,也并非总吃得和谐,“人祸”也是有的,比方经常翻翻伦敦唐人街的华文报纸,会看见什么“蟑螂在油桶里游泳”啦,某餐馆又因卫生不达标被罚款啦,见报的频率还不低。我最近又听到一则吃得“不和谐”之事,起因是源于朋友的遭遇。

据说此人跑到伦敦某餐馆吃了碗汤面,顺便要了碗拍黄瓜,回家后便腹泻了一小会儿。当时没觉着什么,后来看了新闻,顿时悲痛欲绝的给我打电话:“我不会如此英年早逝吧……”没错,他就是怀疑自己吃到了传说中受大肠杆菌污染的“毒黄瓜”。

虽说就在我写下这篇文章的今天,英国艾塞克斯一名议员又在议会里强调啦:咱英国自家产的黄瓜可是非常安全的啊。可就连这位议员也不得不承认,在他的选区里,黄瓜的销量已经下降了30%至50%。尽管目前被认为的病菌发源地在德国,可逾20的死亡与近3000的受感染人数,使得整个欧洲都在为之恐慌。

好在我的那位友人确实只腹泻了两分钟,之后又活蹦乱跳了起来,况且他也不属于“近期去过德国”的重点怀疑对象。不过,这一场虚惊算是彻底打破了俺酷爱夏天吃瓜消暑的美梦,挂上电话就直接把冰箱里的黄瓜扔进了垃圾桶。

网上看见一德国网友现身说法,据说他们那儿的麦当劳已经不在汉堡里夹黄瓜和生菜了。我默默的替英国人民捏一把汗:不单黄瓜,生菜、豆芽全成了可疑食品,这叫酷爱吃“草”的同志们情何以堪咧……又下楼转了转,发现超市里英国产的黄瓜居然没大减价,虽然似乎也没什么人打算买这原价黄瓜,看来农民伯伯这回可被害惨了。

但同情农民伯伯是一回事,担心被感染又是另一回事了。翻开手头某华文报纸一瞅,头条是批判一些餐馆对“毒黄瓜”事件反应太慢,完全没采取措施。我表示对此批判完全理解——就在今天早晨,又有人孜孜不倦的往俺家门缝里塞餐馆传单,背面整版是精美的食物图片。不过不好意思,本人一眼就瞅见了一枚夹满了生黄瓜的Lamb Doner,顺手把传单扔进了垃圾桶。

性命攸关的事儿,不给力不行啊。尽管在给力抵制黄瓜之后,咱纳税人搞不好又得响应欧盟号召,掏钱赔偿无辜的农民伯伯。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