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可怕”的英国冬天

朱洁

“风萧萧兮泰晤士水寒”

现在是一个90后留学生遍布世界各地的时代。爱闯爱写的大一学生朱洁,飘洋过海到英国,成为这留学军团中的一员,向大家讲述逐渐展开的新生活。—编者

这些天英国的气温直转而下。据说接下来这段日子,英国有些地方的气温可能比现在处于夏季的南极还要冷,甚至军队也做好了应对雪灾的准备。老天爷露出狰狞的一面,让我这个好几年没经历过冬天的人有些招架不住。

同时我发现,自己最近在社交网络上,不自觉地分享了很多有文有图的游记,目的地都有着金色的沙滩,碧蓝的大海,灿烂到极至的阳光。不禁愣了愣,然后明白过来,估计是最近太缺乏阳光了。英国的冬日里,白天本来就过于短暂,而即便在天还亮着的时候,走在大街上,也时常看不见自己的影子。太阳啊太阳,您好偷懒!

和阳光一样,雨水也是吝啬的。偶尔有下雨的时候,雨点儿打在身上,留不下什么痕迹,冰凉淡漠,毫无滋润的感觉。

不禁感叹,在过去的五年里,很少对火热万丈的阳光和淋漓畅快的雨,有过额外的渴望。

那时在新加坡那个赤道小岛上,辛苦地过小留学生的生活。四季如夏。最热的时候,走在路上,上有火舌般的阳光曝晒着,下有滚烫的地面,温度透过薄薄的人字拖底让人加快脚步。遮阳伞、防晒霜在这样彻底的热浪中显得毫无用处,只有在路边买一颗新鲜的椰子,敲开,撒上碎冰,赶紧喝上几口,然后任汗水流过紧皱的眉头,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而到了雨季,每到下午,大而饱满的雨滴准时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重重地敲击在窗沿上。先是有雷声轰鸣。渐渐的,后院居然传来清晰的蛙鸣。到了后来,又有二胡、短笛和琵琶声,或幽怨或悠扬地传过来。学校有着新加坡最优秀的华乐团,每周训练,风雨不误。

在这样大雨倾盆的下午,若是从抽屉深处翻出一本从中国带来的诗词集子,沏一杯江南好茶,说不定也能有留得残荷、闲敲棋子的意境。可惜当时乍出国门,未来与窗外的雨中景一样模糊不定,心中恐怕更多的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惶恐不安。

傍晚时分,雨停下来。太阳已到了下山的时候,却仍要积极地探一下脑袋。余晖洒落在操场,映照在千千万万个小水洼中。男生们或许会抓住这短暂却灿烂的时光,在吃饭前再打一场球,因为明天、后天的下午,依然会大雨纷纷。

当时只是觉得,这赤道下的阳光太烈、雨太多,将人晒得太黑、打得太湿。耀眼的阳光下,迷蒙的大雨中,我看不清这东南亚的神奇小岛。它总带有些祖国的幻影—可那不是祖国;偶尔又闪现着西方的眩彩—但那也不是西方。因此,不是期盼着放假回家,就是希望高中早早结束,让我到真正的西方国度来。

现在方感到,那些充足的阳光雨水中,饱含了青春的力量。那时的我们至真至纯,不懂得掩饰,可以的让笑容灿烂地展现,也会让泪水肆意地流淌。只是在那样的岁月里,总会情不自禁地向往大人的喜怒不形于色,向往英国这样肃穆收敛的晴雨天。

而现在,又开始不自觉地怀念那些回不来的纯真年代、那些不遮掩的浓重情感。回忆为过往蒙上一层玫瑰色的薄雾。回首看去,不开心的都渐渐淡去,美好的人和事凸显出来。

不过,不能再犯那老毛病,总想走到天边,却不知天边只是遥远的脚下。现在,要珍惜眼前,体会英国的风风雨雨,草木众生。羡慕一下寒风中依然穿着短裙丝袜的金发姑娘,听一听酒吧外众人边排队边辩论足球赛事的喧闹,看几场一定会来的雪,体会一下五六百年前理查德三世口中的“winter of our discontent”。将来会到哪里去,会看见什么样的风光,还都未知;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将来的我,一定又会怀念在英国待过的冬天。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