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金山 你我心中那遥远的岛屿

更新时间 2012年 4月 30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6:08
金山剧照

话剧《金山》涉及代沟,但它的感染力却超越代沟。

在英国这几年,先后只看过四次话剧:第一次是在伦敦的一个小剧院陪朋友看莎士比亚的名剧《第十二夜》,第二次其实是自己演话剧《恋爱的犀牛》,第三次是一位好友自己导演的赖声川的名剧《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砂》,这一次则是意外的收到一位长辈的邀请,去看英国华裔作家及演员叶西园(David Yip)自编自演的话剧《金山》。看完《金山》之后,那种久久无法承受的沉重却让我无从下笔。

那天是2012年4月25日,我与友人提前一个小时便到了位于伦敦二区的剧场 The Albany。伦敦不出意外的飘着雨,冷风直往大衣里灌,此时我便更加想念故乡的四月天——这时候的天气是一年最好的时节,要是在南明河畔吹着河风,吃上一碗豆花面和凉拌鱼腥草,再约上三五友人打上两圈麻将,该是多美的事情。

我冒雨到了滑铁卢站后转坐火车到了位于伦敦二区一个叫Deptford的地方,这里没有太过繁华,多了一丝清静。到box office拿到事先预留的票之后我径直去了餐厅,意外的遇到了一位主演和一个年长者在一起用餐。我一眼便认出了海报上的这位饰演“儿子”的年轻演员,出乎意料的是和很多我认识的亚裔男生不同,他的体型一看便知热爱运动,经常健身,因为身着《金山》剧组的紧身黑色体恤。后来的pre-drinking才知道那位年长的先生是《金山》的导演,非常和蔼,手里一直拿着剧本,和在场的客人一一寒暄。

演出在一个典型的英国小剧场里开始,观众不到50人,演员离我只有一米远的距离。想起一年前自己演话剧时,因为团队无法定到小场地,所以必须在容纳超过800人的大剧院里演出,每念一句台词都是嘶声力竭的,感慨《金山》的演员实在比我幸运多了。

故事讲述的是第一代英国华侨叶雷的故事,只有两个演员,他与儿子。话剧一开始,两代人隔着一点距离站在一起,此时两个人的表情就好像两代的纠结与矛盾,从这里我便完全被吸引住了。

就在新中国成立前,叶雷被迫坐船到了英国,希望赚到钱以后能衣锦还乡。他努力学习英文,还幸运地娶到了一个美丽的英国女人,Mary。Mary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嫁给了看起来踌伫满志的中国人,为他养育了8名子女。就在两人婚礼的时候,音效里响起了新中国成立时的广播,此时我身边的友人已在默默的抽泣。

好景不长,父亲不思进取,好赌使他输掉了养家糊口洗衣店。他失败了,他没有赚到金山,Mary在无法忍受之后也离家出走了。妻子死后,他甚至没有去参加她的葬礼。

虽然儿子一直无法理解父亲的人生,可是最后还是将父亲的骨灰带回了中国,他理解了父亲,理解了他这漫长的旅途,就是他的金山。

是啊,多么漫长的旅途,多么碌碌无为的人生,此时我再也无法控制眼泪。

友人不解为何叶雷不去参加亡妻的婚礼,认为他太无情。可是,我在这里看到这个父亲的无奈,他无法面对的不仅仅是自己愧对的亡妻,更加无法面对的是曾经没有祝福那段婚姻的所有人。他对妻子的思念,一定比任何人都更加深刻。让深爱自己的女人伤心绝望了,难以想象他如何在痛苦里悔恨余生?

他曾经是为了心中的金山而来,没有得到金山,得到了一个英国妻子和8个混血子女。此时我在想,他的金山是不是就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无法触及的梦想,却是促使我们走向前方未知人生最初始的理由?

我想起了自己当初是为什么而来英国,我没有想过要赚大钱,也没有想过要做出什么学术贡献,只是单纯的想看看世界别的地方。可是在英国这几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人生对我而言已经从一次冒险,变成一个体验,一个过程,已经不再过分的去强调和追求结果。

我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年少他也踌躇满志想为国家做一份贡献,后来的故事有一些悲烈,我又何尝不是和David一样曾经不理解他,甚至愤怒。可是父辈和我们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宇宙间渺小的一粒,都只活一辈子,都有很多无奈,说过很多真话和谎言,流过许多伤心的或者开心的眼泪,但我们都常常将这一切藏起来,很少与自己最亲近的人分享。

很多人对我说过一句话,毕业了就回家,一分钟也不会留在英国。很多人也跟我说过,一定要好好考雅思,去英国。我们拽着或平凡或伟大的理想,从第一代英国华侨开始,来到这片土地,或留下,或离开。在这里留下足迹,这里寻找着属于我们自己的,金山。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