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走近冯骥才先生

更新时间 2013年 4月 12日, 星期五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19
笔者与冯老先生

笔者与冯老先生。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冯骥才先生的身份首先是作家、文学家,《挑山工》、《珍珠鸟》等作品是属于我们学生时代的共同记忆。

近些年来,面对中国城市的“千城一面”以及文化遗产的“非正常死亡”,他痛斥这种因政绩的诉求和资本的狂想而衍生的文化市场化现象,继而将更多的心血倾注于城市保护以及抢救中国的文化遗产当中。

自学生启蒙时代起,我曾经陆续拜读过冯老的《义和拳》、《神鞭》以及《三寸金莲》等作品。对我而言,他在文学创作中追求的始终是心灵的自由,从形象化的感受到认知,是无比纯粹的。

这次能够有机会去感受冯老的风采,要非常感谢伦敦政经中国发展社团和母爱桥慈善机构合作举办的“中国文化遗产的困境与对应”讲座。演讲当天,会场座无虚席,许多观众更是从其他城市特意赶来,着实可见冯老在海外华人中的威望以及对于我们这一代学生的影响力。

寄寓理想

冯老的演讲内容涵盖了寄寓他文化理想的各个领域。在谈到文学的力量时,他强调了文学对社会,时代以及真实记录历史的责任。对于文化的本质,他则用平和朴实的语言从身边的小事去挖掘深刻的含义,他认为文化是国家软实力的核心以及国家价值的核心内涵,这应当成为一种社会共识。

在过去三十年中,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为中国的城镇面貌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多年来冯老痛斥的“千城一面”,还是不可阻遏地入侵了我们的家园。在演讲中,冯老说自己是一个保护文化遗产的失败者。

1994年,闻听天津老城即将改造,他推动“旧城文化采风”,聚集了大批历史学家、建筑学家、民俗学家,由他亲自带队,去做 “地毯式考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做了张详尽的“老城地图”。其间,冯老屡次撰文疾呼,阐述老城的文化价值,想拖慢改造的脚步。但最终,推土机如期而至,处处断垣残壁,古宅被夷为平地。此后,他又无数次地感受到了这种“政绩的诉求和资本的狂想”。

值得庆幸的是,由冯老牵头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已经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发现、整理并保护了数以万计的文化遗产。但冯老也以意识到, 作为一个不断用脚步来实践理想的行动知识分子,他始终无法阻挡城镇化的浪潮。他能做的,是趁民间文化尚未消亡,进行调查和存录,留给后世的人,让他们了解中国文化的点点滴滴。

冀望后辈

演讲最后的问答环节也体现了海外学生群体对于中国文化遗产的关注,既有关于文化的核心价值的议题,也有其对中国未来发展作用的思考,冯老都一一做了深刻的回应。

最后,我以北京梁林故居遭受“维修性拆除”为例,向冯老请教了关于目前我国有形文化遗产(建筑)遇到的一些障碍,以及作为一个在西方学习城市规划的学生,我能够为保护中国文化遗产做些什么。

冯老则表示他非常希望我能够和一群志同道合的规划学生,一起做一张北京名人故居地图,将需要保护的有形文化遗产圈点出来。如果可以实现,他愿意将这张地图广泛推广,相信这会为保护北京的文化遗产做出非常可观的贡献。对我而言,这是一个规划人应当承担的责任,我责无旁贷,也请大家拭目以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