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社交晚宴奇遇

更新时间 2013年 5月 6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27
和福尔摩斯

遇见“福尔摩斯”。

在英国生活学习,一定会参加很多大大小小的派对,参加派对也成为练习社交场合礼仪和交友建立平台的一种必要手段。而我在英国就有一次奇妙的派对经历,也是一个非常posh的派对。所谓posh,就是大家都穿得很正式得那种,今天就要和大家分享我意外之中获得的一次派对经历——Gala Dinner。

所谓Gala就是正式晚宴的意思,通常会要求宾客着晚礼服出席,男宾都必须围上围腰,系领结而不是领带,一些最正式的晚宴还会要求男宾着燕尾服,而女士也必须着正式礼服,还要有正式的发型,以显示对尊贵主人和宾客的尊重。

平淡中的馈赠

我和所有的留学生一样,在伦敦这个离家很远的城市里上课,吃饭,逛街,我们的生活很平静,常常是平淡的,所以偶尔也希望遇到神奇的事情。

在读本科的时候,我参加了学校的跳伞队,一帮有共同爱好的人一起去考跳伞执照,打发时间。但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少有机会回到跳伞队去参加活动,因为生活的忙碌和平淡已经冲刷了想冒险的念头,但是即使每天都平淡的生活往往也会让我意外的收获惊喜——我想这就是生活最珍贵的馈赠。

那天我正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朋友的心情很不好,我便接她来我家过夜。恰巧我们都发现自己有伦敦2012年企业家大会的门票,于是决定一起去看看这个企业家大会到底什么样子,主要还是受到克林顿吸引力,都想去看看能不能见到这位闻名世界的美国前总统。所谓的企业家大会,其实就是所有想要创业或者找工作打算自立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听一些成功企业家的演讲,谈经验。

到了企业家大会之后,我们才发现原来未必能够近距离的接触克林顿,唯一的方法就是买一张票去参加主办方在最后举办的gala dinner,方可在可视的距离内看到他,否则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会场里只能看到这位前总统的一个点。

晚宴前的酒会

但是慈善晚宴的入场卷非常昂贵,最便宜的也要一万四千人民币,最贵的票则是三万。恰巧我的朋友在伦敦有自己的公司,出于对公司前景的考虑,于是她买了一张票参加这次克林顿基金会与威尔士王子基金会举办的企业家慈善晚宴,还邀请我去参加晚宴之前的酒会。为此,细心的她专门为我印制了名片,由此我成为了她公司的一员前去参加。虽然只是酒会,并不是晚宴,但是却开启了一次奇幻旅程。

当天下午,我约了toni&guy的师傅做头发,没有特别去买衣服,只是穿了夏天妹妹给我选的裸色连身长裙配了金属腰带,没有买首饰,只戴了爸爸送的手表,鞋子是夏天打折买的裸色高跟鞋, 外套是当季的Vivian Westwood大红色外套,唯一新添的只有一只MacQueen的晚装包。第一次参加正式的晚宴,我无比激动紧张。

酒会6:30pm开始,我们5点就在Mayfair的InterContinental Hotel洲际酒店碰面。Mayfair是伦敦最富有的区域,现在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当初就是在Mayfair出生的。

朋友和我都非常紧张,虽然年纪比我小但已经自己组织了一个公司的她也不同往日一般能轻松应对一切局面,毕竟我们俩都是第一次去参加这么正式的场合。所有的男宾都穿上了正式的西装,系上了领结,裹上了围腰。女宾们都是穿着晚礼服,佩戴着昂贵的珠宝首饰。我们提早了一个小时到,在酒店的咖啡厅里坐着准备一下心情,也发现很多客人都提前来到酒店准备。

进入酒会之后,有酒店服务员送上香槟和葡萄酒。我很激动的发现偶像Benedict也在酒会里,还有007和绿剑侠的演员Colins,以及他的太太。第一个与我聊天的人就是Colins太太,她告诉我说她是一个画家,曾经在香港生活工作过很多年,还递给我一张她自己亲自设计和打印的名片,非常别出心裁。

遇见“福尔摩斯”

一旁有一位很害羞看起来30岁的女人,她告诉我她是Benedict的姐姐。我一头雾水不知道谁是Benedict,她指向一个方向,我看过去,竟然是大名鼎鼎BBC短剧Sherlock Holmes(夏洛克·福尔摩斯)的主演。

作为他的铁杆粉丝我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为了和Benedict照相我几乎放弃了所有和其他嘉宾说话的机会,一直站在一边等待机会。他终于走过来和我们站在一起,我很激动的告诉他我也曾经是演员,在大学的时候就是以他饰演的Sherlock Holmes为榜样努力让自己变成聪明人。

不过显然他已经见过太多的中国粉丝,这些话已经听过很多遍了,他显然非常不耐烦再听我说这些了。但是我还是不依不挠,希望他能看看我自己创作的剧本,并且把名片给了他。

偶得晚宴门票

很快酒会就结束了,所有人都去看自己坐在哪张桌子上,而我把朋友送进去坐下之后,便打算离开了。走出会场,准备去电梯处下楼到酒店的餐厅里吃东西,顺便等朋友出来,可是我迷路了,与我一起迷路的还有一位50岁左右的英国大叔。

我俩一起往电梯走,却被酒店服务员拦截下来,冲我们大吼着让我们绕道走。大叔也慌张了,因为不知道怎么才能走出去。我见大叔很无奈,便邀请大叔跟我一起走出去,因为之前提前来了一个小时便四处看了看,所以对酒店比较熟悉。

我带着他绕到了前厅,就在下楼的时候大叔问我,“你怎么现在就走了?” 我想也没想就回答,“我没有票,没有座位。” 我问他,“你怎么也走了?”他说,“我得去开个紧急会议,要不你去坐我的座位吧。”说完他将自己的座位卡给了我,转身便走,我急忙问他,“谢谢,可是你坐哪?”于是英国大叔说了我这辈子都会回忆的话,他说“我坐头桌,克林顿边上。”那一刻,我觉得这位英国大叔无比霸气。

我半信半疑走进34张饭桌的会场,一直走走到最前面的头桌,头桌是其他桌子的3倍大,非常显眼。我绕着它走了一圈,突然有一种名利场上多少人为了坐到头桌而奋斗的感觉,就在我感慨的同时果然发现了大叔的名字就在那里。

头桌上的际遇

战战兢兢的坐下之后,发现Kevin Spacey就坐在我旁边,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接着Ruby Wax就上台演讲了,我紧张得脑子发木根本听不进去Ruby在说什么。不敢相信得是,Ruby演讲之后居然坐到了我边上。我克制了情绪,定一定神,准备迎接今天的主讲。

克林顿是今天的主讲,他走上台,我离这位美国最受欢迎的总统只有一米之隔。他白发苍苍,已是满面皱纹,已不是当年我读他的自传时书中照片的那个翩翩少年,他声音沙哑,几度咽喉,只能感叹时光真的谁也不放过。

他演讲时一度看着我,更没想到的是,克林顿总统演讲完之后居然主动过来与我握手,我能感觉到他大大的手掌强韧有力。克林顿与我握手之后便离开了会场,而我依然大脑嗡嗡作响。

克林顿离开会场之后,服务员们便上菜了。坐在我旁边的是英国摇滚歌手Bruce Dickinson, 没想到他竟然也对跳伞非常感兴趣。就在我尴尬找不到人说话之时,Bruce成为了我当晚的Date。在西方参加酒会通常都会携带一名伴侣参加,这个伴侣就是你的Date。Bruce告诉我他是一名飞行员,有自己的飞机,我告诉他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让我坐他的飞机去跳伞。与Bruce坐在一起用餐的同时,一直有很多人来找他合影,那时我还不知道他是Bruce Dickinson, 我竟然还问他是干嘛的。他笑笑说,他就是个飞行员。他问我多大,我说24岁。他很惊讶,他说,“我24岁的时候只知道成天喝酒”。

回到家里搜索,我才知道Bruce是英国著名重金属摇滚乐队Iron Maiden的主唱,曾经举办过超过两百万人的演唱会,是世界之最。作为最受欢迎的重金属乐队之一,他们的专辑、热门单曲以及他们颇为壮观的现场表演都在时时牵动着众多歌迷的心,风风火火地过完了80年代,和90年代初。

结下一段友谊

此时一个帅气的40岁左右的男人向我走来,他很诧异的看着我,递给我一张名片,他叫Aaron Etingen,是伦敦商学院LSFB的创始人。他告诉我他是把位子让给我的那位大叔的朋友,并且带我走到他的同事那里,将他的同事介绍给我认识。同时,他们还告诉我韩庚即将受他们的邀请前来伦敦演讲,说会为我留两张韩庚演讲会的票。但是由于我的时间安排,最后没有成行。

晚饭过后便是拍卖会,而拍卖会的主持人竟然就是坐在我旁边Max Girardo先生,同时他告诉我他还是一名古董车收藏家。酒会散去之后,Max和我聊天聊到了中国的前景,恰好我的专业就是中国与全球化。我们聊到了香港,台湾,还有西藏。

兴致所在,于是他邀请我一起去了附近的酒吧聊天。他对中国非常感兴趣,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去中国发展事业。不过他同时也问到中国的政治前景,担心中国依然会像如今这样封闭网络。我们一直聊到深夜1点才尽兴,结下了一段非常开心的友谊。

在回家的出租车里,我不敢相信这一天的奇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一天的际遇。今天终于把这段经历整理成文字,和更多的人分享这段珍贵的回忆。希望给以后有机会参加晚宴的朋友一个参考,也谢谢我的朋友Suki Bak为我印制名片并邀请我参加酒会,否则我永远都无法有这样的奇遇。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