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献给她二十六载的漫漫求学路

Image caption 不言语的恬静,踏着过往的脚步而来,惊艳了岁月!

因为你的肩膀,站起来看到了更美好的世界,心存感激,不忘初衷!

将入夏的伦敦,阳光温暖惬意,我与她是意料之外的相识,一个带着微微笑意的安静女子!

二十六年前,在中国中部一个村庄,母亲早产、难产生下我,医生说即使生下来了也养不活! 山里的野果子是我的零食,小小的手上是刺伤的深深浅浅的痕迹!她不自觉地望向那双手,报以歉意的一笑!

二十年前,我在当地一个小学度过了六年时光!深冬也没有玻璃的窗户,铺满了砂砾的操场,只有三条腿的双人凳子,一不小心就坐到了地上,屁股生疼生疼的;上学,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还有一段不敢回头的乱葬岗,一下雨就湿透透的鞋子,沾满了深深的黄泥!还有走不完的田埂,我经常摔到水田里,膝盖上的伤好了又伤,伤了又好!她的手轻轻地抚上右膝盖,眼里泛着点滴亮光!

十四年前,我在当地一个初中度过了三年时光!在讲台上读不出26个英文字母,老师狠狠地骂道,“蠢猪”!我低着头抿着嘴,一直都没有说话,可是并没有学过!中考,老师们组织我们到一个重点高中考试,刚下车,班主任急急地叫住我,身后一大片红色,初潮来了,我惊慌失措,结果离重点高中差三分!后来,母亲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让我进去!说到这里,她微微地低下头,咖啡厅里,音乐缓缓地流淌!

十一年前,我在这所重点高中度过了三年时光!高三评省级三好学生,当年这个评奖是有高考加分的福利,所以班主任很慎重!高二那年参加市作文竞赛获得了二等奖,班主任很是欣赏,他把这个名额给了我和另外一个同学, 而我,大声说道,“我会考上重点大学,不需要加分,这个名额给XXX吧”! 结果高考失利,连二本还差三分!母亲抱着我,我沉默地望着起起伏伏的远山,母亲流泪了!她不再看我,头微微地别向窗外,不再言语!

八年前,我在一个二级学院度过了四年时光,只是享有一所重点大学的教育资源,这里,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一位老师,老师在上海复旦大学本硕博连读后回到家乡教书,在其指导下,我报考了上海一所大学的硕士考试,并且在备研那段不堪回忆的时光里不断给予鼓励,最后,我有惊无险地考上!她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煞是好看!

四年前,我在上海该大学度过了三年时光!导师对我的不学无术很是生气,在毕业开题报告的前夜,打电话狠狠地骂了我一顿,我开玩笑地说自己在休养生息,实则在拼命地兼职,因为需要生活费!研一,找到了在上海的第一份兼职,不过很快被辞了,两周请假三次回学校,结果,直属主管说不要再来了!我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后离开了,地铁从眼前呼啸而过,心微微地颤抖,一点点地冰凉,呆呆地坐了好久好久!幸运的是,不久找到了实习,在上海一家500强企业做行政助理,上司很体谅,完成工作上的事可以在办公室学习,以至于离开的时候,办公桌上堆了厚厚的一摞书籍和资料;研二那年,在上海一所大学给留学生上对外汉语课,一周18节课,讲台上站得双腿麻木,讲得口干舌燥,而我自己还有十六节研究生课程,外加不断地看资料写论文;研三,再次来到那家500强企业,不过这次成了国内销售东南区的商务助理,只是没想到后来公司居然全球裁员,亚太成了重灾区,我未能留下!她说,这三年过得很辛苦,可是却赚到了自己的生活费!

一年前,我来到伦敦,开始了一年的硕士课程!留连在伦敦各式各样的博物馆,漫步在伦敦大大小小的公园;聆听街头艺人漫不经心的音乐,对话大学里学识渊博的教授,相识奇思怪想的同龄人,感受破土而出的思维碰撞,英文口语越发的自然流畅,英文写作越发的熟稔自如,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在东西方文化交融中慢慢地成长;英文,打开了走向了伦敦的路;而伦敦,打开了看向世界的窗,世界公民的意识在不知不觉中生长,我开始重新思考环境、经济、人权、种族,文明这些话题,更加客观地看待中国,英国,欧洲以及世界。她望着窗外,缓缓地说道,“当年的同学都早早结婚生子了,我在他们眼里是个书呆子,走到今天也是个奇迹!现在,我的求学路即将在伦敦结束”! 临别时刻,她写下了一句话,“因为你的肩膀,站起来看到了更美好的世界,心存感激,不忘初衷!”后来我才知,当年是上海公费培养她读研究生的,而伦敦这一年的学习生活经历,让她愈发的淡定与坦然,她缓缓地说道,今天,我有尊严地活着缘于这么多年的求学经历,读书是我唯一的出路,现在,我希望有能力可以让母亲有个安定的晚年!下个月,她将开始在伦敦的志愿者经历!

都道,一切都会落下最初的印痕,从哪里来便是心中所归,她说,最近一直想起小孩子时的那段山路,泥土混合着路边的青草味,雨露渗透着晨起的光明,那段山路真长,长得让人害怕,于是不敢回头,直到脚丫子上沾满了深深的黄泥!后来,在城市生活多年后,她在日志中写道,“总忘不了,脏脏的衣角,怯怯的声音,卑微的眼神,跪在墙角远远地望着,乞求着点点的施舍,可是要施舍又要生命干什么,简直就是对生命的亵渎,完整的生命从来不应该有怜悯与悲凉,宁愿站着死去也不愿跪着苟活”!

而我,在她走后,久久地坐在原地,直到有了这篇文章!谨以此文献给她,她的母亲,以及同样从社会底层走过来的朋友!山涧的枯叶,滑入谷底,水花四溅,每一个生命都在吞咽着一种信号,勇敢的抑或执着的,仰望白云,寻觅着停留的那一隅天与地!不言语的恬静,踏着过往的脚步而来,惊艳了岁月!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或向《留学日记》联系投稿,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