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暖如卓锦万代兰

政经的校园里有各色人,不同的年纪,相异的领域,恍如置身万花筒中。
Image caption 政经的校园里有各色人,不同的年纪,相异的领域,恍如置身万花筒中。

政经的校园里有各色人,不同的年纪,相异的领域,恍如置身万花筒中。

男孩是新加坡人,服完兵役后在牛津学习经济与地理,现在在政经研究公共住房。秋冬天,男孩大多穿一件浅色衬衫配深色的西装布料休闲裤,或是在长袖T恤外套一件深色毛衣,从不邋遢。教授问他为什么会选本科念的学院,他堆着笑不紧不慢地说:“我以为那会有很多女孩子。”我们听得目瞪口呆。他接着说:“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男孩做事讲求效率,一下课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偶尔放学时在路上见到,他可能是咬着一只面包,一边神色匆匆地前行。聚会时,到点,他便拿起包离开。

在网上偶然看到男孩给弟弟21岁成年时做的生日视频,才发现他有一个那么温暖的内在。视频里,男孩对着镜头笑着和弟弟说“生日快乐”。中间,他停了停,眼睛不再总直视镜头,神情略显羞涩地说:“我很爱你。我知道你也同样爱我。”他用手抹了抹眼睛,继续说道,“别忘了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和妈妈说声‘谢谢’。是她带你来到这个世界。”说着又举起手擦了擦眼睛。我一边看,一边像个观众似地在内心为这个男孩竖起了大拇指。

过了几天告诉男孩视频很棒,夸奖他是为数不多懂得向家人表达爱意的人。男孩听闻,像个小孩一样一脸开心:“哈哈,你能喜欢,我很高兴!谢谢你告诉我,我太开心了!”

学期中课业压力铺面而来,这周赶写一篇论文,下周依是,再下周准备两个课堂讲演。日子不停地旋转,让我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一边忙着看书,捶打论文的逻辑,另一边怀疑自己的论文能否达到教授期望的学术水准,于是整天绷着一根弦。做完最后一个课堂讲演时,心里也没底自己讲的内容是否全面,论证是否足够有说服力。我带着一心的忐忑收拾书包,慢慢地收拾,直到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刚打算起身要走时,男孩语气平和地蹦出一句话:“做得不错。”在将近一个月的自我徘徊后,男孩话里的肯定,让我兴奋得不知所以。然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向他人表达自己的赞美。男孩内心的善意、阳光也在不知不觉中温暖着身边的朋友。

卓锦万代兰是新加坡的国花,喜光照,颜色自花蕊开始,深深浅浅。花瓣柔柔地展开,色彩缓缓渐变,看起来如同舞袖伸到粉紫色染缸内而后挥舞空中,人见了满心欢喜。男孩的温暖,同万代兰一样。

(责编:顾垠)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或向《留学日记》联系投稿,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