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父母在,不远游

张微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人生的第24个年头,是第一次没有在家里过年。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忽然一算,惊奇的发现,今年,人生的第24个年头,是第一次没有在家里过年。

出生成长在天津这个把恋家写在城市文化里的城市,又在相距甚近的北京度过自己四年的大学时光。我心里从来没有思乡或者想家这个概念,因为京津城际票从来不会售罄,地铁公交永远在运营,家对我来说是随时随地想回就可以回去的地方。

然后忽然就这样来到英国,一个本来不是自己计划中的国家。想起临行前的凌晨五点钟,在家门口把所有的行李搬上车准备和父母一起驱车前往机场,爷爷奶奶和姥姥都来了,说来看看我,就好像我永远不会回去了一样。想想今年和往年有什么特别之处,只不过是没在家过这个年。思乡的情感总是这样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想家的时候,在自己打下上一段字的时候,发现自己哭了。

去年的12月底,跨年的时候。在LSE塔桥边的学生宿舍的阳台上,我和妈妈视频通话,给她看好像疯了一样向四周放光线的碎片大厦,给她听烟火的砰砰声,兴奋地说,在这边,跨年就像是我们过年一样的热闹。我这边夜晚烟火声交织着人们庆祝跨年的欢呼声,家里却是平静的元旦早上。就想起在奶奶姥姥过生日的时候,打电话过去祝生日快乐。听着奶奶姥姥在电话里说着“要注意身体啊、该吃什么就吃啊”,就忽然觉得这不应该我对她们说的吗,为什么反了过来呢。又想起某天和表弟闲聊的最后,表弟说:“后天姥姥生日,别忘了“,忽然觉得为什么表弟来提醒我呢,怎么反了过来了呢。内疚之余想了想自己,骨子里其实是想离开家闯出自己的世界的。上了大学之后就和家人们的联系越来越少,但即使这样,亲人的纽带一直在那里,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稳定的联络了吧。

写这篇短文的时候,同学们正在微信群里商量着过年通宵的计划。庆幸的是,四个月来在英国,在LSE,认识了一群可以玩到一起去的同学们朋友们,让我在异国他乡也有一种家的归属感。

乙未羊年,妈妈微信一直在跟我说本命年别忘了穿红色衣服,这就让我想起临行前被家人们小心放到行李箱里的玉观音和祝平安的符。大年三十是周三,也不知道应该按照英国时间还是按照国内时间过这个年,早上去上课,晚上和同学去跨年,想想这可能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再平常不过的一年吧。

(责编:顾垠)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或向《留学日记》联系投稿,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