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1月 31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8:11

留英访谈:华威大学年度大戏

《恋爱的犀牛》海报

华威大学年度大戏《恋爱的犀牛》海报

兔年将至,留英中国学生在课业繁忙之际,纷纷抽空用自己的方式庆祝。有的一起包饺子、吃“团圆饭”,有的组织看“春晚”,很多大学的中国学联还会上演自己的“春晚”。今年春节,华威大学的中国同学却有了与众不同的眼福,该校中文戏剧组排演的改编版经典爱情话剧《恋爱的犀牛》在当地上演。

就此,我找到了华威大学中文戏剧组总监制郭撼(以下简称“郭”)。

子川:华威大学中文戏剧组是怎么来的?

郭:中文戏剧组是三年前由一群对话剧表演很有兴趣的中国学生创办的。因为那一年华威大学中国学生没有办春晚,所以希望有一些节目。当时的导演对戏剧表演比较感兴趣,他就开始在网上找剧本,在学校里面招人,就这样有了华威中文话剧的雏形。主要因为很多同学对话剧表演感兴趣,也觉得我们在异国他乡的学子平时生活也比较简单,不够丰富多彩,希望能有节目看。

子川:华威大学中文戏剧组的成员们多数不是学戏剧的?

郭:对,我们是学生社团,但也有些学生是相关专业或半专业的背景。开学初全校招新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宣传,当时统计报名的有将近100人,经过挑选,留下了50多个成员。戏剧组的成员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校学生,以本科生为主,硕士也有一些。

子川:戏剧组排演《恋爱的犀牛》,这个剧目是怎么选出来的?

郭:这个跟我们剧组的工作流程有关。每年表演完之后,我们会在第二个学期,也就是三、四月份的时候有一个招明年的导演的过程。每一位参选者带上想要导的作品,说出计划怎么导、对这部剧有什么想法,有这样一个竞选的过程。

我们这一届的导演邹晓欧是本校电影研究硕士毕业的。她在竞选活动中说了很多对《恋爱的犀牛》的想法—如何改编、加入学生元素等等,这些引起了我们的共鸣。我们觉得这个剧非常符合华威大学中文戏剧的要求,最后以多数票获得通过。

子川:改编后的《恋爱的犀牛》跟原来的版本有什么不同?

《恋爱的犀牛》剧照

华威大学年度大戏《恋爱的犀牛》剧照(摄影:蒋丹棘)

郭:《恋爱的犀牛》在国内有四个版本:孟京辉的1999年正式版、2003、2004和2009版。我们这个版本是以2003版为蓝本来进行改编的,最开始加了很多搞笑的东西、一些欢乐的场景。因为可能原本的台词、笑点已经不符合当下时代的潮流,我们就对它进行了修改,还有一些歌舞换成了更符合我们这一代人的东西。在剧情的主体这方面我们做的修改并不太多,因为这部剧本身是名剧,主要的对白都是非常感人的。

子川:改编的工作是由几个人一起来完成的吗?

郭:改编的工作有一个专门的流程,我们监制的意见告诉导演,导演再修改,改完之后我们再看。但是,我们毕竟是学生话剧团,实际上在操作的时候都是一边排演一边改。这样,大家能参与进来,可能有的人排到一半,突然间唱两首歌,或者心情很好,扭了一下,我们觉得动作很好的话,就会加进去。

子川:一般来说,学生社团很难走入正规的渠道,你们却进入了主流的艺术中心演出,这是如何做到的?

郭:我们表演的场地是在华威艺术中心(Warwick Art Centre),它是整个英格兰西部地区最大的艺术中心。选择这个场地一半是因为我们有这方面的需要,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可能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在考文垂地区,比较好的表演场地一个是学校这个,另一个在考文垂市中心的剧院—我们去年在那里演出。

除了这两个比较正式的表演场地以外,别的表演场地,像灯光、音响效果都会稍微差点。因为有之前运营的成功经验,所以我们觉得在一个很正规的表演场地表演的话,在演员和产品的素质乃至整个团队做市场营销的能力,我们都是可以胜任的。我们跟真正专业的剧团相比,可能就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持之以恒地演下去。

子川:兔年春节到来之际,学生排演自己改编的现代经典话剧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郭:对于话剧界的前辈来说,可以算是我们表达对他们的一种敬意吧。对于当下来说,在华威的这些中国学生,我们通过对话剧的改编,表达出我们人在异乡的一种对于爱情和生活的不同看法。同时,也是在春节到来之际,能够为漂泊在异地的学子们带来故乡的感觉。我们觉得这对大家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