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3月 21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9:07

留英访谈:经典歌剧的华人主创

邹爽

邹爽:搞艺术要有开放的心态。

前不久,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上演了经典歌剧《蝴蝶夫人》,广受欢迎。这个版本的《蝴蝶夫人》的制作方包括一位华人副导演。她就是伦敦大学学院(UCL)和伦敦电影学院(London Film School)毕业生邹爽。几年来,她已经参与过一些主流剧目的创作。

子川:你是怎么参与到歌剧《蝴蝶夫人》的导演团队的?

邹爽:大概五、六年前,我跟《蝴蝶夫人》的导演大卫·弗里曼(David Freeman)有过合作,后来一直帮他做一个有关《金瓶梅》的戏剧工作室。我也给不同的歌剧导演做过导演助理和副导演。歌剧《蝴蝶夫人》的表演团队中有大约一半都是亚洲成员。弗里曼就问我愿不愿意来试一试,我就向制片方递了自己的简历,就这样进入他们的导演团队。

子川:起初你是如何进入这个圈子的?

邹爽:我在伦敦电影学院读硕士期间,有一次作业做的是一个小短片,讲潘金莲的故事。我想找英国的亚裔演员用英语来出演这部片,做成一个实验性的荒诞片。当时,弗里曼过来点评。他觉得这部剧很有意思。

他当时正跟英国戏剧大师韦伯(Andrew Lloyd Weber)一起有意在中国做《梁山伯与祝英台》的音乐剧,对中国的东西非常感兴趣。就这样,我跟弗里曼合作,在中国一家戏剧高校做了为期一个月的工作室。后来又回到英国做过工作室。就这样联系上的。

子川:虽然这不是你第一次跟主流艺术家合作了,但是作为导演团队中唯一的华人,你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邹爽:因为《蝴蝶夫人》是一个有亚洲文化背景的大型歌剧,而且表现手法主要是自然主义,所以所有的设计都返璞归真到当年的日本文化。虽然我不像日本人那样了解日本文化,但是作为艺术创作,毕竟它是以其它文化的角度来看事情,所以我在导演组中起到的作用就是把西方人的视角打破。

这个戏主要是给西方人看的,创作团队中的其他人有时候会考虑到一些相对狭隘的东西,我就可以平衡一下,加入一些外来人的角度,突出亚洲元素。通过跟演员聊天,我帮助强化了这部剧的另一个层面。

子川:两年前你在音乐剧《西游记》的团队中是做什么?

邹爽:我做过翻译、制作方的助理。这个戏在世界很多地方演出过,我只是在英国演出期间做过一些剧本修改、在导演和演员之间协调等工作。后来,跟《西游记》的导演陈士争去立陶宛推出他的另一部剧《茶花女》,担任副导演。

子川:《蝴蝶夫人》是非常经典的剧目,成为唯一的华人副导演也是相当不容易。

邹爽:确实是很大的锻炼。其实这个圈子很小。这部戏已经上演了13年,副导演团队基本上都是固定的。制作方很想把这部戏带到亚洲去巡演,所以这次用我担任副导演应该有一定的考虑,一方面扩大团队的文化层面,另一方面找没有接触过这部戏的人,看看能接受得有多快。整个工作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用5个星期的时间就排好了。

子川:下一步你就是要策划亚洲巡演吗?

邹爽:还在等制作方的消息。我也跟朋友成立了一个制作公司,主要想把舞台艺术和电影结合起来。因为现在很多舞台剧中包含多媒体元素,我们就想跟现在一线的舞台剧作合作,作为创作团队的一部分向他们提供舞台影像。目前尚在试验阶段。下一步的计划是,明年给哥本哈根艺术节做一个舞台影像的项目。

子川:近年来,西方有关中国乃至亚洲相关主题的剧目越来越多。你对其他有意进入这个行业的中国同学们有什么建议?

邹爽:我认为,需要有开放的心态。因为我能够有幸与这些一线导演合作,跟我自身多年在英国的生活经历有关,也跟我有开放的心态有关。跟大家聊艺术的时候,我是从一个新时代的中国留学生的角度出发,我不会说,必须用中国的角度看事情。

我觉得,艺术是世界统一的一种语言,所以我跟无论哪国人接触的时候不会突出自己的国籍和背景。只有这样,大家才有可能对你的文化感兴趣,这时你再拿出自己的文化根底,沟通起来就更容易了。

还有一点我现在觉得非常重要, 就是艺术是一条孤独的路,决定做这个就要从最不起眼的事情一步一步认真做好。就像撒种子一样,一点一滴, 总会有一个成果。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而准备的。虽然现在我还谈不上有什么成就,但是这一点我特别赞成。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