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关注中国独立电影

更新时间 2012年 10月 16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21
李若怯(前排右二)与他的拍摄团队在一起

李若怯(前排右二)与他的拍摄团队在一起

近年来,来英国攻读电影类专业的中国学生逐渐增多,中国乃至亚洲电影在英国的放映也越来越多。伦敦中国独立电影节的策展人李若怯就是伦敦电影学院的学生。我专访了李若怯,请他谈谈自己在英国学电影的经历和组织电影节的经验。

前不久,伦敦中国独立电影节放映了包括贾樟柯导演的《小武》、吴文光的《流浪北京》、徐童的《算命》等在内风格不同的九部中国独立电影,吸引了英国电影研究界和普通观众的关注。

这个电影节的策展人李若怯即将从伦敦电影学院(London Film School)电影策展硕士(MA Film Curating)毕业。他的毕业论文主题就是中国独立电影史。

子川:你为什么要来英国学习电影?

李若怯(以下简称“李”):我从小就学钢琴,中学的时候开始喜欢摇滚音乐、流行音乐,玩乐队。一直都想成为一个音乐创作者,大学就学了作曲专业。毕业之后做了一段时间的音乐编辑,为广告、电视节目等创作音乐。

在这个过程中我接触到了很多电视、电影方面的东西,发现自己对这个领域非常感兴趣。一开始我只是编辑音乐,后来参与到拍摄中,最后基本上可以自己独立做一些事情。所以,当时就想,最好能在影视方面有专业的训练,就选择来英国学电影。

子川:在这里读电影硕士收获大吗?

李:我先是到布里斯托大学(Bristol University)攻读电视电影硕士(MA Film and Television Production)。这一年的收获比较大,因为有很多机会亲自拍片。

我们这个专业的三个学期中,只有第一学期有理论课程,第二个学期要学习一些如何使用胶片机等实用技能,第三个学期就是拍片。拍片的过程中,老师会在身边随时指导,如果犯了错误,随时为我们讲解。

我的毕业作品长13分钟,是小组作品。我还参与了其它四个作品的拍摄,在每个小组的角色不同。这些作品都是故事片。

子川:从布里斯托大学毕业之后,为什么选择读第二个电影方面的硕士?

李:我在伦敦电影学院(London Film School)读的是电影策展硕士(MA Film Curating),教你电影推广、发行以及组织电影节。它比较偏重电影美学,即如何评价和赏析电影。这跟我在布里斯托大学读的专业有所不同。

子川:那你是如何对独立电影产生兴趣的?

李:2004、2005年左右,我开始关注中国独立电影。那个时候独立电影还比较弱,远远没有如今的规模和影响范围。我在中国上大学的时候参与了一些相关活动。到英国之后,学习电影,也拍电影,因此结识了很多业内人士。平时大家聊起来,我了解到他们的状况是比较艰难的。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中国独立电影都有政治敏感性,独立电影状况不佳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没有电影分级制度。一部电影想要在中国院线上映,就必须既适合3岁幼童看,也适合80岁的老人看。

因此,很多独立电影无法上映。而如果不能上院线,就无法得到足够的拍摄资金。因此,中国独立电影的状态比较惨淡。做独立电影的人,80%是非专业的,有记者、画家等等。他们在业余时间用自己的资金在拍独立电影。

我创办伦敦中国独立电影节也是想为他们做一些事情,让更多的人来关注中国独立电影,了解中国电影。

首届伦敦中国独立电影节现场

首届伦敦中国独立电影节现场

子川:组织这个电影节遇到的困难大吗?

李:遇到的困难非常多。首先就是资金的问题。我们做电影节得到很多人的支持,特别是很多不计报酬的志愿者。即使这样,仍然有很大的资金缺口。电影放映场地租用费用和电影版权的费用是最大的开支。

著名导演贾樟柯、娄烨的作品都有外国发行商。我们需要与这些发行商联系,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拿到版权,然后放映。学校提供了一定的资金,加上各方捐助,我们才筹集到足够的资金。

子川:参展的9部电影可以代表中国独立电影的发展史吗?

李:在我看来是这样的,但可能还不够全面,因为中国独立电影内涵丰富,也有很多流派。我们从每一个流派中选择一部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放映,可以代表在这种特定的创作特点下产生的作品。

比如,青年导演刘伽荫的《牛皮2》代表了中国独立电影中的“个人电影”流派。这个流派的作品与观众、外界完全没有接触。

再比如,娄烨导演的《春风沉醉的夜晚》代表了同性恋电影这个流派。这个流派中有很多作品,我们选择这部影片是因为确实拍得很好,也获得过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奖。

子川:独立电影节的观众反响如何?有没有吸引一些电影研究者的关注?

李:电影节的观众中外国人比中国人要多,其中包括一些从事中国电影研究、中国社会研究的业界人士。我们也特意请来一些专家,比如著名影评家克里斯·贝瑞(Chris Berry)和尼克·罗迪克(Nick Roddick),还有诸如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伦敦大学学院(UCL)、伦敦电影学院等高校相关专业的教师。

令我欣慰的是,观众中也有一些英国华人和留学生。有人看完之后对我说,感谢我们让他们看到这样的电影,因为如果不是因为电影节,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中国有此类电影。这意味着电影节改变了一些人特别是华人对中国电影的看法,我觉得这非常有意义。

子川:未来有什么计划?

李:我在筹拍自己的剧情长片处女作,也希望将来能够把伦敦中国独立电影节继续做下去。现在已经有一些想法,还需要好好计划,也需要筹集资金。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