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从医学信息到图书馆管理

李弃予
Image caption 李弃予:华人读者的借阅习惯发生很大改变

英国大学的医学专业受到一些中国学生的欢迎,医疗技术类专业也是相关领域之一。

出国之前有丰富工作经验的李弃予来到英国深造,获得伦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London)医学信息硕士(MSc Healthcare Technologies)。

李弃予目前在伦敦市中心的威斯敏斯特区图书馆中文服务经理、查宁阁图书馆(Charing Cross Library)中文馆馆长。

在接受子川专访时,她谈到自己读书的经验和在英国做中文图书馆管理的心得体会。

子川:你在中国大学毕业之后工作了一些年,后来为什么选择到英国继续深造?

李弃予:我之前在一家省级医院的图书馆工作,后来几个信息机构合并后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我觉得如果不能够看到这个行业五年之后发展状况的话,是不可能领导好一个部门的,但当时中国极少有开设医学信息专业的高校,在这个非常新的行业基本没有能够深造的机会,所以就选择到英国学习。

子川:为什么选择伦敦城市大学?

李弃予:当时英国开设医学信息专业的大学为数也不多,伦敦城市大学的课程涵盖范围比较全面,非常实用,所以我就选了这所大学。

子川:这个专业有哪些内容?

李弃予:医疗上的决策支持—需要通过各种数据实证提供医疗辅助的支持、医疗信息的整理、计算机在医疗上的应用。我们会学做建模,比如,把血液、人体做成数学模型,这样在电脑上就可以控制外科手术的进程。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子川:在这边读书觉得难吗?

李弃予: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难,会有听不懂的地方。我在课前就开始看相关资料,上课的时候才能好一些。这里的老师很好,会主动问我是否听懂,后来我就养成了不懂就问的习惯。这个专业平时有作业,期末要考试,最后还要交论文。

子川:整个读下来觉得收获大吗?

李弃予:收获挺大的。之前我在医院工作的时候接触过病案史、统计、远程医疗等方面的东西,但都属于很初步的阶段,没有在英国学的这么深入。来了之后我发现,医学信息中涵盖了这么多内容,计算机在医学上的应用可以达到这样的深度,能够真正去辅助医生、护士,作为他们临床决策的支持,非常有用。

子川:你毕业之后是如何找的工作?

李弃予:我在一个图书馆网站上偶然看到了威斯敏斯特区政府图书馆在招中文图书负责人,而我的工作经验完全符合职位的各项要求,就去应聘。

子川:申请的过程难吗?

李弃予:可能因为工作非常对口,申请的过程很顺利,没有难度,因为有图书馆管理经验的中国人比较难找。这个招工广告此前已经登过好几次,找了将近一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子川:你现在在伦敦市中心的查宁阁图书馆担任中文馆馆长,工作内容是什么?

李弃予:主要是中文图书的订购、借阅,也负责与威斯敏斯特图书馆有关的华人社区活动、文化活动以及图书馆服务的推广活动。

子川:有一些中国学生朋友可能不太了解其实在伦敦的图书馆可以借到中文书。请简单介绍一下查宁阁图书馆。

李弃予:查宁阁图书馆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从1980年代就开始提供中文服务,那个时候规模比较小,现在越来越大。我们的藏书量在7万册左右,每年更新量将近1万册、借阅量约20万次。我们准备了70多种报刊,图书涵盖各个领域,社会科学、科普读物、小说、艺术、哲学等等都有。

我们致力于提高伦敦华人社区整体文化水平,所以华人社区有文化方面的需要,我们就会有针对性地订一些相关书刊。我们还提供文化活动,像画展、摄影展,还有跟社区相关的健康咨询、法律咨询活动。

我们图书馆近期将开办“汉语角”活动,既可以帮助学中文的外国人,也可以帮助华人子弟提高中文水平。我们还计划开办“英国生活”(Life in the UK)考试的入门课程,用中文向学员教授这个考试相关的社会文化背景。

办这些活动的时候,有很多对公益事业感兴趣的志愿者加入进来,也有的活动是与其它机构合作举行。

子川:现在已经进入网络时代,传统图书行业受到很大的冲击。对于在英国的华人来说,这些年你看到的情况如何?

李弃予:这几年我们图书馆的借阅量确实减少了很多,以往小说的借阅量非常大,但是近年来因为很多中国出版的小说很多是先在网络上发表,然后才出版实体书,所以很多人转而上网看小说。

因为这些变化,我们在图书订购上也做了调整,进更多非小说类图书,而且更针对新一代移民。比如,多订一些商业、哲学、文化、艺术等方面的书刊,这些是非小说,图文并茂,很少能够在网上看到完整版本。

查宁阁图书馆中文书的藏书量在英国是最大的,而且地点毗邻伦敦市中心的唐人街,我希望它能够成为华人的文化、商务资讯中心。哪怕在这里朋友碰面,是一个华人可以去的公共场所,即能够分享资讯,还能够参与这里开办的文化活动,让华人与传统文化更贴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