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盲人学生的梦想

郑建伟
Image caption 郑建伟:在英国学习对我帮助很大。

英国大学的教育类专业举世闻名,对外英语教学专业吸引了很多海外学生前来就读。

郑建伟来自重庆,目前在英国埃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攻读对外英语教学硕士(TESOL,即MA Teaching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

特殊之处在于,郑建伟是一位先天视障人士,即盲人。

在接受子川专访时,他谈到申请来英国深造的过程、在这里读书的感受以及自己的未来计划。

子川:你之前在中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后来为什么决定来英国深造?

郑建伟:当时在中医院做针灸工作已经很久了,可能几十年之后退休的时候自己还是同样的状态,所以觉得应该有所改变,就想出国深造一下。

子川:申请英国大学的过程难吗?

郑建伟:申请的过程也蛮纠结的,包括了解学校、递交申请书、学校回复,那段时间挺煎熬的。等待是最痛苦的事情,因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子川:申请表是特殊的吗?

郑建伟:整个申请过程都是跟别人一样的。填表是请别人帮忙填的。

子川:你考了好几次雅思?

郑建伟:对,考了好几次。首先是从提高英语水平开始,所以整个过程比较长。我是从学语法、句型、听力、口语、词汇慢慢学起,程度有一定提高之后才开始学雅思。

我考雅思的时候需要一个单独的考场,因为我需要比较长的时间,而且需要一些特殊的辅助材料,比如,需要不断地更换盲文卷子。所以,我被专门安排了一个考场一个人考。

子川:你来到英国埃塞克斯大学之后觉得适应吗?

郑建伟:还好。因为我很小就离开家读书,住校住了十几年,到哪儿都还挺习惯的。包括吃饭、管理自己的生活等等方面都挺习惯的。

当然,刚来的时候在语言方面还是有点纠结,洗衣粉等日常用品不知道怎么说。而且,很多东西在书本上学的名称跟英国这边的说法不同,比如吸尘器,我们通常叫vacuum,但英国人将其称为hoover。

因为我在接受信息方面有困难,所以我面对文化上的差异会更直接一些。

子川:那校方有没有派助理帮助你?上课是如何进行的?

郑建伟:第二学期开始有了学习助理,第一个学期没有。可能也是我跟学校之间沟通的问题。刚来的时候不知道有学习助理,他们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回答说需要电子文档。

第一学期期中到期末的时候,我觉得挺困难的,因为无人帮我查资料,后来才申请了学习助理。我做研究的时候,助理会帮助我扫描资料,还会帮助我查阅书籍、网站、下载文件等等。

但是,学习助理不会照料我的生活。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学职业疗法专业(occupational therapy),就是服务工作生活有一定障碍的人士。

我跟同班同学一起上课,面前有一部电脑,他们看打印出来的幻灯片。用电脑加上读屏也比较纠结,因为读屏也需要听,同时还需要听老师讲。

所以我每次上课之前需要准备好老师讲课的幻灯片内容,先看一遍,这样在课堂上可以基本不需要跟着幻灯片走,只听老师讲就好。

子川:老师和同学们对你都挺照顾的?

郑建伟:对,大家都挺照顾我的。老师会比较关注我,小组讨论的时候会特别关注我所在的组进行得如何。老师还会请同学帮我读幻灯片上的内容。

子川:你来这里读书之后觉得自己在学业上的进步大吗?

郑建伟:蛮有进步的。我个人的体验是,这边的硕士阶段学习不是让你背多少东西,而是教你学术思维,如何做学术、做论文。

我的专业特点是没有考试,但是有很多小论文要写,要做很多研究。所有的论文都是通过网上交,所以对我没有困难。

子川:你觉得英国保障残障人士的制度怎么样?

郑建伟:就我们学校而言,基本的框架是有的,但任何地方对残障人士的支持体系都有改善的空间。我校可能以前没有接收过来自亚洲的视障学生,我觉得在安排上可以做得更细致一些。

子川:你在中国也上过大学,跟英国比较有什么不同?

郑建伟:在中国我们可以上的大学都是特教学院,同学都是视障人,所有的学习材料都是盲文的,所有的课程也都是特殊设计的。

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也希望在不是专门为视障人开设的学校上课,所以能来英国大学跟其他同学一起学习非常高兴。

子川:你在埃塞克斯大学的硕士为期一年,毕业之后计划回中国发展吗?

郑建伟:是,要回国。我可以做英语老师,或者在一些非政府组织(NGO)工作。我的终极梦想是打破藩篱,不要过于把视障人和其他学生区分开来。

如果将来我当英语老师,有可能的话,希望我的学生当中既有视障学生,也有别的学生—任何愿意来上我课的学生。

子川:如果你将来有机会到非政府组织工作,你想做些什么?

郑建伟:当然是改善和提高视障者福利以及生活状态方面的工作,因为我自己在这方面非常有动力。如果一个群体的状况改善了,那么个人的状况也会有所改善。

视障者面临的首先是教育问题,然后是就业问题等等。我觉得,如果在教育方面没有足够的保障,会造成后面的一系列问题。

如果我能够在非政府组织工作,那么想先做一些与视障者教育相关的事情。

(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