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在英国学古典学

赵静一
Image caption 赵静一(右)从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手中接过获奖证书

前不久,中国“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在伦敦举办英国区颁奖仪式,今年全球有518人获奖,其中有20余名优秀留英博士生。

剑桥大学古典系(Faculty of Classics, University of Cambridge)博士生赵静一是今年该奖学金特别优秀奖的6名获得者之一,获奖学金1万美元。

在接受子川专访时,赵静一谈到学习古典学的经历、申请奖学金的过程,并向其他有意攻读这一专业的同学提出建议。

子川:你从很小的时候就来到英国学习,为什么选择古典系?

赵静一:我从小就对古代文明特别感兴趣,13岁的时候在英国的一所公立中学有机会开始学习拉丁语。读A Level,也就是高中的时候我选择了拉丁语、古代文明、哲学这几个科目。

子川:中国学生选择古典系的为数不多?

赵静一:确实很少。我可能是我们系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

子川:古典学具体学些什么?

赵静一:古典学主要研究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学、历史、哲学,还包括考古。这也是我喜欢古典学的原因—综合性很强,可以学到这两种文明的方方面面。

子川:你现在已经进入博士阶段的学习了?

赵静一:对,我的本科到现在一直在剑桥大学古典系学习,目前博士三年级。很幸运,我的博士导师是学界泰斗杰弗瑞·劳埃德爵士(Sir Geoffrey Lloyd)。

他目前已经八十高龄,之前主要研究古希腊科学史和哲学,从60岁才开始对中国古典学开始产生兴趣。

子川:请简单介绍一下你目前的研究课题。

赵静一:我的课题是古希腊与古代中国哲学思想的比较,我的博士论文就是以荀子和亚里士多德荣辱观作为切入点,对他们的道德观和价值观进行比较。

通过比较来探讨产生这些道德观的战国时期的中国和城邦时期的希腊的社会环境,分析这些道德标准的源头,以及荣誉感和羞耻感在社会道德方面的作用和方式。

中西古代哲学思想比较,尤其中国古代哲学思想比较和古希腊哲学思想比较是一个新兴领域,近年来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

子川:学古典学会不会觉得枯燥?

赵静一:不觉得枯燥,因为我自己非常感兴趣。我觉得,我研究的古希腊城邦时期的希腊和战国时期的中国都是黄金时代。那个时候的中国经历了百家争鸣,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我认为,在今后的几十年中,这个学科会引起来自学术界的更多关注,不仅是古典学家,还有汉学家。因为我们现在处于全球化的时代,各国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多,对研究不同古代文明的很多问题会更有兴趣。

很多问题不仅是古人遇到的,也是当代人会遇到的。所以,研究古代世界并不与当今世界脱轨。相反,我觉得二者是紧密相连的。

子川:你是如何了解到国家优秀自费生奖学金的?

赵静一:我父亲10年前获得过国家优秀自费生奖学金,他是这个奖学金第一届的获得者之一。

子川:申请过程是怎么样的?

赵静一:去年8月下旬的时候在网上向英国教育部提交了申请。需要递交申请表、留学经历、研究经历、论文摘要,并说明申请奖学金的理由。

经过英国教育部的初审之后,通过这一关的候选人被送交到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经过另一套评审系统。

获奖名单在今年1月份被放在网上公示,没有人对得奖者有异议之后,到3月份才最后确定获奖。

子川:评选的标准是什么?

赵静一:我想主要还是要看申请者的研究背景和研究实力,因为这个奖学金仅针对博士一年级以上的学生。评审者会参考你的研究背景、参加学术会议的经历以及发表学术论文的经历,然后做出决定。

这个奖学金面向全世界的中国留学生,任何专业博士一年级以上的学生都可以申请。今年有超过500人获奖,我获得的特别优秀奖共有6人得到。

子川:获得这个奖学金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赵静一:获得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特别优秀奖是对我研究的支持,尤其我已经在博士三年级了,这是一种特别的鼓励。

我也很高兴国家如此支持在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这也是对我研究工作的认可,所以非常高兴。

子川:你对其他有意攻读古典学的中国同学有什么建议?

赵静一:如果想本科时就学古典学,那么必须从中学时期就开始培养拉丁语和希腊语能力。

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的古典学系都非常重视文本的研究,因此都对申请者的这两种语言水平有较高要求,因为他们认为只有掌握了语言才可以深入地研究文本。

我建议大家学好拉丁语和希腊语,然后可以去深入地研读文本。

子川:你博士毕业之后有什么计划?

赵静一:我毕业之后想先读几年博士后,做一些更深入的研究。我想研究一个比较新的话题,即西方古典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传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