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在联合国实习

程慕晞在日内瓦的联合国同传厢
Image caption 程慕晞在日内瓦的联合国同传厢

英国大学的语言类专业一向受到华人学生的欢迎,一些高校的翻译专业每年吸引很多人报名。

程慕晞是埃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中-英翻译硕士专业(MA Chinese-English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ing)的学生,主攻口译。她上个月与几位同学一道前往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参加了为期一周的实习。

她在接受我专访时谈到这次实习的选拔过程、参与实习的经历,并向其它有意攻读翻译类专业的同学提出建议。

子川:你是如何了解到这次联合国实习机会的?

程慕晞:去年9月参加埃塞克斯大学面试的时候,老师介绍了学校提供的各种机会,其中就包括联合国实习项目。

子川:选拔过程是怎么样的?

程慕晞:今年6、7月的时候进行筛选,参加面试,1、2周之后公布成绩。这次实习共有6个名额,我们专业一年制硕士和两年制硕士都可以报名,但主要针对二年级的学生。

态度比较积极、平时基本功比较扎实,同时在面试的过程中没有很紧张,就有机会成功通过考核。

面试官除了我们专业的赵南老师,还请来了联合国的译员。当时我们每个人进入学校会议厅的同传厢做口译,老师在现场录音。

面试的环节中,学生需要做3段口译,包括中译英和英译中,必须3段全部都合格才合乎要求,不能说中译英翻译得特别好,英译中特别差。

结束后,老师和联合国的译员一起听录音,审议我们的口译水平,再决定哪些人入选,去选联合国实习。

子川:入选之后,你们前往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实习是怎样的过程?

程慕晞:我们在日内瓦实习了一个星期,这期间收获非常大。第一天早上每个人需要办一张工作牌,大家心情都很激动。

我们主要是在人权理事会和贸易与发展会议两个委员会实习,工作时间是朝九晚五。当时正在召开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七次人权会议,我们做同声传译的房间是模拟同传厢(dummy booth)。

在模拟同传厢中的声音不会放到会议现场,但是会录音,老师和同学都可以听到。联合国的老师也会来帮我们听,还会给我们讲在联合国工作的心得,告诉我们年轻议员应该注意的问题,提了很多建议,也给我们很多鼓励。

Image caption 联合国口译处处长李正仁(前排左三)、资深译员向程慕晞(左一) 及其同学提出很多有益建议

子川:就是说召开会议的时候还是有正式的译员在做同传,你们只是在现场练习?

程慕晞:是的。联合国的译员在正式的同传厢翻译,我们可以练我们的,也可以听他们的。模拟同传厢跟译员老师们用的完全相同,他们空闲的时候就会来到我们这边。

子川:这次实习主要学到了什么?

程慕晞: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收获非常大,可以说不虚此行。

首先,我觉得学到了一种态度。因为翻译这门学科跟其它语言类学科一样,贵在坚持,但是经常会遇到瓶颈期,会觉得到了一定的时期之后很难提升,这中间就会非常煎熬。

在日内瓦看到联合国的译员们都是几十年如一日都这么热情地对待工作,就觉得自己遇到点挫折又算什么,应该坚持下去,因为这就是自己所喜欢、所选择的职业。

其次,除了业务方面,我发现联合国议员们的业余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的,不是每天都只是在学英语。但他们的基础知识、词汇量都非常扎实。

我们获得了很多很好的建议,比如,平时要多读《经济学人》、《纽约时报》这样词汇量大的报刊。很多人说自己喜欢政治、喜欢经济,就只看这些方面的书,但大家其实应该更广泛涉猎,每个方面都要读。

翻译界有一句话,即“to know something of everything, and to know everything of something”,每个方面都涉猎一下,然后才有底气说你要专攻哪个领域。

子川:你对其他有意来英国攻读翻译类专业的华人学生有什么建议?

程慕晞:来英国学口译是我这些年来做的最重大的决定。我觉得,在做任何决定之前一定要考虑好,为什么要选这个专业、为什么要去这里读、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读了能为你带来什么。

只要做到一年后觉得过得很充实、不后悔,就可以了。我现在就是觉得不后悔。

我对大家的建议是,把基本功打好。在英国读口译,这里的教学设施非常好、非常齐全。这里的老师也都非常有经验,大部分都是在英国呆了数十年之久,或者至少7、8年以上,非常有经验,对这边的市场非常了解。

唯一有一点美中不足的是,因为学中英翻译,所以外国同学会比较少。所以,我觉得学口译的同学可以多多参与学校的其它社团活动,学到好的同传技巧的同时,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接触到本地人说的英语。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