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高级定制设计师参与“当下”展

Judy范
Image caption Judy范:面向华人市场的定制服装需要适应华人的身材

伦敦艺术大学(University of the Art London)中国学联3月8日举办“当下”展五周年主题时装展“有闲人”(Homo Ludens)—即“游戏的人”。

参与展览的设计师除在校生之外,也有万一方、Lulu Liu、李登亭、靳又嘉、Judy范等已经毕业、拥有自己品牌或工作室的时装设计师。

Judy范从伦敦艺术大学旗下的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高级定制本科(BA Bespoke Tailoring)毕业。

她还在读书时就在包括为英国女王设计服装的赫迪·雅曼(Hardy Amies)高级定制时装店在内的一些机构实习,目前已经创立自己的高级定制品牌JuDimension,客户群主要为在英国和美国的华人。

Judy在接受我专访时谈到展览的特别之处、走秀款服装背后的涵义,以及华人定制男装可以向英国学到什么。

子川:伦敦艺术大学中国学联主办的“当下”展往年主要都是在读学生参与,你已经毕业了,是如何加入进来的?

Judy:伦艺中国学联在4、5个月之前就开始跟我联系。因为今年是“当下”展的五周年,他们希望把活动做得更盛大。

因为有一些中国艺术家和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人士提供赞助,所以这次的场地在圣马丁学院最大的剧场。参展的设计师的话,组织者也希望不仅是在校学生,也希望邀请一些相对成熟或者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设计师。

子川:这次展览的主题是“有闲人”、即“游戏的人”,那你们的参展作品一定要配合这个主题吗?

Judy:其实不一定。因为这个展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已经毕业了、在做自己品牌的设计师,不会为了展览的主题专门去做一系列的衣服。

这次“当下”展的主题是“有闲人”即“游戏的人”。我个人的理解是,这些与我自身品牌客户的定位还蛮接近的—高级定制服装的客户群通常也会比较有闲、比较乐于享受人生。所以,我这次结合了展览主题,设计了3套走秀款的衣服。

Image caption Judy范参与“当下”展的走秀款服装系列“爱欲”

子川:你参展的系列叫“爱欲”(Luxuria),寓意是什么?这个系列服装有什么特别之处?

Judy:这个系列讲的是从爱这个词引伸出来的背后涵义。我个人对爱的理解是:爱并不是我们想象的是纯真的、美好的,它其实往往会带来很多负面的消极的东西。

无论是个体之间的情爱、还是人类的大爱,其实往往因为爱是心理和精神层面的需求,如果它很强烈的话,就会变成一种欲望。而这种欲望越强烈,就越容易对对方或周边事务造成伤害。

所以,有可能会借着爱的名义反而伤害了你认为你爱的人,或者说人类借着爱的名义伤害了其它种族也好、周边环境也好、地球大生态也好。大概是这个意思。

我这次的走秀款衣服主要通过一些硬元素和软元素之间的结合来传达这个概念。服装版型和主题设计强调的都是很硬朗的英式廓形,使用的制版方法也是英国传统高级定制服装店的方法。

我想强调的是,从服装“盔甲”一样强硬的外表之下,其实掩藏着人们内心的痛苦和受到的伤害。所以我会配合一些刺绣、珠子等细节来模拟若隐若现的伤口、流血的效果。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可能你看到的是一个很强势、很勇敢的一个人,但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很柔软、很脆弱的一面。

另外,虽然我品牌的定位是定制服装,但我希望做的是针对中国年轻人的一种全新的定制。我想把一些更摩登、更有设计感的细节与英国传统定制相结合,因此我品牌的名字JuDimension和服装的设计可能更多地展现细节上的设计感。

这些细节并不会特别夸张,因为毕竟做的是定制服装品牌。比如,我的衣服在外套后面开领的地方和裤脚的后面都有三角形缺口。这是我品牌的标志性设计细节。

我希望别人看到这些衣服的时候,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品牌,也没有看到标识,但可以通过这些三角形缺口就能知道是JuDimension。

我想通过这些缺口来突出dimension(维度)的涵义,这也是我品牌名称的出处之一,讲的是一个多维度的空间。引伸的概念是说,在这样一个多维空间以上,其实有人类感觉不到的很多平行宇宙的存在。

我觉得,因为人的不同选择会造成不同的人生。可能我在现在感知得到的这个世界中是过的这样的人生,可能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同样的我过的是另外一个人生。

JuDimension品牌想传达的哲学精神层面的概念是,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做的这些衣服,让大家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应该由自己作主的。通过标志性的三角形缺口的设计,我们可以去到通往另外的一个平行世界。

子川:英国是高级定制的发源地。越来越多华人设计师涉足这个领域。那么,在哪些方面可以向英国学习?

Judy: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版型,但由于华人与西方人的体形有所不同,必须在一些地方做出调整,所以只能学习英国这边的制版方式。但是他们服装版型背后的参考值来源是西方人的身材。

其次,我们可以学习英国这边高级定制服装的制作工艺。我自己也在撰写中国男装高级定制的观察报告,前一段时间曾经回到中国拜访/采访了一些定制店,我觉得国内工匠的严重缺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尽管我是高级定制服装专业毕业的,但毕竟只学了3年,就算再有天份、再努力,也就只有这几年的经验。我认为在手工艺和缝制方面的经验是靠练习和实践得到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只负责自己品牌的设计和版型的控制,因为这些取决于中国人的文化背景和审美。在缝制方面,我都是交给萨维尔街(Savile Row)的裁缝来做,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几十年的实践经验,而且专攻某一种服装。

因为我在英国,有这样的优势,而中国的高级定制店可能就需要培养一些学徒作为后备,让他们从相对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从事这个行业,并且愿意一直做下去。

可能中国消费者会质疑,为什么一套定制服装会卖那么贵。我认为,市场需要一个良性循环,只有有了一定的利润,才能够更好地让工匠们提升自身技能,而这种大环境是我们需要学习和培养的。

(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