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神经科学博士的经验

赵思家
Image caption 赵思家:学习神经科学非常具有挑战性

医学是专业性非常强的领域,神经科学也在这个范畴内,但在中国相对比较冷门。

赵思家在伦敦大学学院(UCL)神经科学本科毕业之后,又在本校获得计算机科学硕士,目前在攻读神经科学博士。

她利用假期在BBC研发部门从事人工智能相关的实习,也曾在一家美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做市场方面的实习,目前在UCL国际办公室兼职负责中文社交媒体。

赵思家在接受我专访时谈到自己在英国学习经历和实习经验。

子川:你之前在中国读的是A Level课程,就是为了来英国做准备吗?

赵思家:是的,我在成都读的剑桥A Level课程,为了来英国。但同时也考虑过去新加坡或者美国学医。

子川:那后来为什么选择伦敦大学学院的神经科学专业?

赵思家:我很想来伦敦,就是因为这里是一个国际大都市。我在成都这样一个中型城市长大,一直都非常向往到大型城市感受不同的机会和文化的冲击。

选择神经科学一方面是因为非常具有挑战性—我当时想的是翻过这座山之后其它的都不是山了。同时,UCL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在全球都名列前茅。

另外,这个领域在中国被研究的很少,几乎没有相关的本科专业。我就想,既然出国读书,如果有能力和兴趣,为什么不选择国内没有的专业呢?

临床医学专业本科是5年制,我们神经科学本科是和其它专业一样的3年制,主要是做科研。但我们毕业之后也可以选择去读临床医学—我的一些同学就是这样。

子川:也需要做很多实验?

赵思家:对。需要做大量的实验。在这个领域大家以前了解的主要是心理学,更偏向于主观的理论,而神经科学实际上是在找这种现象的根源。

事实上很多心理学的研究也在往神经科学的方向走,而中间的领域就叫认知科学,或者认知神经科学,是认识和知觉的意思。

子川:那你本科毕业之后为什么选择去读一个与神经科学不相干的硕士?

赵思家:主要原因是,我觉得本科3年的学习一进去就是非常专业的科目,毕业的时候已经可以直接读博士了。

我相信新的知识和新的发现都是在那种跨学科的交叉领域产生的,这是我选择读“不相关”学科的主要动力。虽然看起来是不相干,但我认为二者是有关系的。

计算机就是电脑嘛,实际上人的大脑和电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也是后来我为什么去BBC做与人工智能有关的实习的原因。

子川:这次实习是如何促成的? 具体做什么?

赵思家:我是在BBC的研发部门做人工智能的研究,把BBC World Service过去几十年的所有节目录音加上标签,方便人们通过搜索关键词找到需要的相关历史信息。

我们已经能够用谷歌,即google搜寻文字性的信息,现在也能够搜寻一些图片信息,但是还不能实现对声音信息的搜索。

BBC现在就在做这项工作,已经做出了一个初步产品,而且效果非常好。我去年实习期间的工作就是用算法让这个产品更加的完善。

全英国只有帝国理工大学(Imperial College)和UCL面向我这样没有计算机背景的学生提供相关专业。我读的一年制计算机科学硕士(MSc Computer Science)把3年的本科压缩到1年。

而最快的学习方法就是让你业界中去实际运用所学的知识。每名学生都必须在硕士那年暑假去实习。可以做纯研究类的实习,也可以像我这样到一家公司里实习。

我的实习实际上既是研究类,也是在公司里。我们必须在3个月的实习期之后写一篇论文。我的一些同学做的是app或者软件。

我做人工智能,主要是分析数据。我要在报告中阐明这3个月的工作为BBC的项目提供了多少帮助,有多少进步,要做各种分析。

子川:你还参与过哪些实习?

赵思家:我曾经在美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公司实习。这家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种子技术提供者。因为对转基因公司在国内情况但兴趣,我在本科毕业时的暑假去其远东总部做了3个月的市场部实习生。

除了这两个比较重要的实习经历,我还曾在上海长海医院做临床成像操作的短期实习,也在国内的游戏媒体实习过。

子川:你现在在读神经科学博士,课题是与你本科所学一脉相承?

赵思家:对,一部分是一脉相承的。我在本科期间除了在孟山都这样的公司实习之外,每年还会去研究所做与本专业相关的实习。我从大二开始就与现在的导师一起做听觉神经科学方面的研究。

我对音乐和语言比较感兴趣—人是怎么听音乐、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这个音乐好听、大脑是如何对它产生反应的。我主要使用多种大脑成像技术(包括脑电图EEG、脑磁图MEG和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研究人的大脑是如何听音乐和用语言交流的。

我的研究目标一方面是帮助人学习音乐、通过研究大脑来理解音乐和语言。因为音乐和语言是人类独特的能力,而通过研究大脑对音乐的反应能够理解音乐对我们来说到底是什么。

而且,我们知道人是不可能有两种母语的—现阶段的神经科学上的认知是这样。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之后,会不会有一天我们能够做到让人们把这些理论知识应用出来,像《黑客帝国》的情节那样,让成年人学会新的语言,并且像母语一样流利。这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另一个目标是最近几年比较流行的语音识别。实际上iphone里的语音助手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而是把你的声音转化为文字,然后对它有一个反应。

我们希望对人的研究,来看到以后对人工智能的帮助—让人工智能更加先进、更好地运用在我们的生活中。

子川:你还利用课余时间在UCL的国际办公室兼职工作? 具体做什么?

赵思家:我目前在国际办公室主要做中文社交媒体,负责UCL的官方微博(@伦敦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办公室),以后我们会做微信。

UCL非常重视未来20年的中国市场—并不是为了招收更多中国学生,因为中国学生的比例已经较高,我们希望那些有才华的学生了解到UCL是一家能够提供很多机会的高校。

我最近对科普特别感兴趣,希望更多人能了解脑科学,过去的一年在“知乎”网站上开了个专栏专门发一些有趣的神经科学方面的冷知识(www.sijiazhao.com)。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