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湛蓝的天空下(二)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Shiny的连载小说《湛蓝的天空下》- 编者

如果你觉得下面的故事平淡庸常得就像你在伦敦日复一日的生活,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我书写的,就是我们在这片湛蓝而广袤的天空下,平淡庸常的生活。

如果你觉得这个的故事能激起你心中的涟漪,引发你内心的共鸣,那么,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我书写的,就是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故事,友谊,爱情,学业,谋生。

在伦敦留学的岁月,有酸涩,有甜蜜。

在伦敦奋斗的日子,既执著,又痴迷。

所以,当记载下这段时光,我仿佛又活过这样一段无悔的、不可复制的、值得永远在内心珍藏的花样年华。-作者shiny

第一日

Image caption 伦敦出租车

来到希斯罗机场3号到达厅,林漪和董自励分别给约定的接机人打电话。

董自励一边拨号一边说:“你帮我说,好不好?我……英语还不怎么灵光。”林漪接听后告诉他:“对方说很快就到。”

董自励走到自动售货机前摸索了一通,拿回来两瓶可乐,递给林漪一瓶。林漪笑笑:“你不必这么客气啊!”董自励说:“当然要谢谢你帮我打电话啊,要不然我吞吞吐吐,还不知道说不说得清爽呢。……呵呵,可乐是里面最便宜的。”

很快,接董自励的人来了。他拿好行李,跟林漪约定,等换了英国的手机号,就给她在网上留言。

大厅的时钟已近夜里十点半,林漪订的出租车还是没消息。打电话过去,对方也只说“traffic jam,尽快赶到”。她订了学校附近的旅馆,要是过了零点不入住,会不会被取消?林漪一个个地辨认接机的人举的牌子上写的名字。不是,不是,都不是。她有点急了。

一个黑人小伙子举着巴掌大的一张纸片,匆匆走进到达大厅。走近了,林漪看清,那上面是用笔描了很多遍的拼音字母“YI LIN”。她兴奋地走上前。

千真万确,是接她的车。

跟司机走到停车场,林漪又犹豫了。这不是网上说的那种“比较安全”的黑色复古小轿车,车头连“TAXI”的标志都没有,只是一辆普通的两厢家用车。林漪开始后悔当时图了便宜,找了开价最低的公司;更后悔没有在电话里问清楚来接她的是什么车、有没有license。

司机却一点没犹豫。他把林漪的行李放到后厢,“啪”一下关紧后盖,跳上驾驶座。

林漪一咬牙,坐到了后排。

路上,司机自报家门,说他叫穆罕默德。然后,这个小穆从林漪来自中国哪里问起,话题扩展她到来英国学的专业,中国的人口数,中国人的幸福指数,天南地北,谈兴大发。

小穆扯到满世界的中国制造,指着车上的导航仪告诉林漪:“You see that? It’s made in China, really helpful!”听说林漪所在的城市广州人口已经超过1,000万,小穆惊叫了起来。林漪怀疑自己数错了零,又数了一遍,告诉他,“Yeah I’m sure. It’s 10 million.”小穆说,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伦敦是欧洲最大的城市,可它也不过700万人口!中国,不可思议!

林漪淡淡地回应着。这样的评价,她还没开始习惯。

她一直紧盯着窗外。夜晚的伦敦郊外,没什么商店亮着灯,也没什么行人。寂静的效应与陌生叠加起来,她毫无谈兴,只有警惕之心。

谢天谢地,那个旅馆,终于近在眼前。

在国内银行换英镑,只能换到50英镑面值的钞票。林漪掏出一张50镑递给小穆,准备付约定的25镑车费。小穆说:知道吗?按规矩,除了车费,我们还会收些小费。林漪让他找,他却说没零钱。

林漪只得到旅馆前台换了两张20镑、一张10镑。她不知道给多少小费合适,犹豫了一下,递给小穆30镑,说剩下的5镑是小费。刚说完,一乘15,她立马觉得心在滴血,后悔得直想扇自己耳刮子。

当服务生帮林漪把行李搬到房间时,时钟正好指向午夜零点。格林尼治时间,2007年9月17日,零点。

由于时差,这也是林漪27年的人生经历中,客观上最漫长的一天。(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