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湛蓝的天空下(五)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Shiny的连载小说《湛蓝的天空下》- 编者

如果你觉得下面的故事平淡庸常得就像你在伦敦日复一日的生活,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我书写的,就是我们在这片湛蓝而广袤的天空下,平淡庸常的生活。

如果你觉得这个的故事能激起你心中的涟漪,引发你内心的共鸣,那么,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我书写的,就是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故事,友谊,爱情,学业,谋生。

在伦敦留学的岁月,有酸涩,有甜蜜。

在伦敦奋斗的日子,既执著,又痴迷。

所以,当记载下这段时光,我仿佛又活过这样一段无悔的、不可复制的、值得永远在内心珍藏的花样年华。-作者shiny

小芳邻

Image caption 林漪的小芳邻化着烟熏妆,穿着大嘴猴,黑头发,黄皮肤,身材呈标准S型的的女生

下午,林漪正在厨房用新买的小锅煮泡面。Flat的大门乒铃乓锒,有人出出进进。林漪跑出来一看,是个化着烟熏妆,穿着大嘴猴,黑头发,黄皮肤,身材呈标准S型的的女生。

林漪不敢贸然跟人说中文,便“Hi”了一声。——尽管中国学生很多,可谁知道人家是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还是韩国日本抑或东南亚人呢?

这时,女生的手机响了。她接过便道:“妈,我搬进来了。嗯嗯嗯,统统搞定,不在校外住了。嗯嗯,马上出去买,知道了知道了。”

林漪一笑,等她挂了电话,直截了当:“你好。那我们……现在是邻居了?”

烟熏妆满脸惊喜:“对啊!你也是中国人?天啊太巧了!你读什么专业?你是哪里人啊?”

没等林漪开口,烟熏妆便自报家门。她叫陈萧萧,四川人,在爱丁堡已经读了一年语言,开学读大一,学传媒。

接着,她一屁股坐下,开始抱怨她曲折的找房经历。原来,烟熏妆打算跟几个同学在学校附近一道租房。“唉,我们在网上看了很多房,都去看过,不怎么满意。最后找了个house,又大,又新,又漂亮,交通又方便,几个人share,价格还便宜”,陈萧萧摆摆手,一脸忍痛割爱的表情:“结果你猜怎么样?那个房东说,因为他是全新装修,所以要我们先汇1000镑押金到他的账号,才能看房。我们觉得蹊跷,就搜他的ID。”

陈萧萧继续义愤填膺:“我靠!他之前就这样骗过押金,还有人报了警。中国人骗中国人,简直丧心病狂。”

林漪忙问:“你们没损失吧?”

陈萧萧作痛心疾首状:“没有。不过那个大house,看照片真是很不错。估计那个人就是老用照片骗押金。”“你呢?说说你。”

“我在国内读的本科,工作了5年,出来读创意产业管理,硕士。说起来,我们俩是一个学院的呢。”

陈萧萧瞪大眼睛,盯着林漪:“天啊!你要是不说,我还以为你也是大一的呢。”

“可是我们之间就是相差七八岁,这是铁的事实”,林漪说,“估计像我把年纪还来读硕士的,真是凤毛麟角了吧。”

陈萧萧要去镇上采购,想找个伴,便问林漪有没有买手机卡。

林漪说,还没来得及买。

陈萧萧说,我就知道。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你年龄虽然比我大,但是在这儿,我资格可比你老。

路上,陈萧萧说,你有男朋友吗?

问题尖锐而突然,林漪一愣:“没有。你有吗?”

陈萧萧一脸无辜:大家都觉得我是bitch,说像我这样的女生应该有不止一个男朋友。

林漪没想到新一代如此彪悍,只好说,对啊,我也觉得,你长得这么好看。

陈萧萧两手一摊:没有啦,人家还是处女。

林漪不由得想起一个男性朋友的名言:这年头,女孩分两种。一种是明明不纯,拼命装纯。一种则是明明单纯如白纸,却硬装不纯。不过,她倒挺喜欢新一代们身上的潇洒和直率。

这个时候,在伦敦东南角的另一所大学宿舍,前来就读硕士课程的祝捷也在收拾小屋。在她隔壁,住着上一年还没来得及搬走的一个金发女生,正在厨房收拾和扔弃自己的餐具、调料和食物。

祝捷闻声而动:“等等!这些东西都还很新,还能用!可以送给我吗?”

金发女生说:“当然,如果你不介意。”

就这样,除了厨房里的整套家当,金发女生把自己房间的充气沙发、睡袋、甚至吸尘器都送给了祝捷。

夜里,祝捷在床上窃喜:今天又省了一笔预算支出。

而在伦敦西北,忙碌了一天的林漪终于放心入睡。半夜,一阵尖锐而奇怪的声音响起。林漪惊醒过来,开了灯,小心地分辨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怪声。还没等她决定要怎么办,陈萧萧已经在外面敲她的房门:“林漪,快出来!火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