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湛蓝的天空下(四)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Shiny的连载小说《湛蓝的天空下》- 编者

如果你觉得下面的故事平淡庸常得就像你在伦敦日复一日的生活,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我书写的,就是我们在这片湛蓝而广袤的天空下,平淡庸常的生活。

如果你觉得这个的故事能激起你心中的涟漪,引发你内心的共鸣,那么,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我书写的,就是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故事,友谊,爱情,学业,谋生。

在伦敦留学的岁月,有酸涩,有甜蜜。

在伦敦奋斗的日子,既执著,又痴迷。

所以,当记载下这段时光,我仿佛又活过这样一段无悔的、不可复制的、值得永远在内心珍藏的花样年华。-作者shiny

找个窝

Image caption 无论住校还是租房,林漪今天都必须去找房

等待背包的夜晚,就像等待高考分数的夜晚一样煎熬,邢嘉童好好地温习了一遍辗转反侧四个字。

当那个满脸胡子的司机大叔拎着两只背包,远远地朝邢嘉童走过来的时候,她立即站起身来,盯着大叔手里的背包——哑然失笑。

大叔的幽默加剧了邢嘉童想冲上去拥抱他的冲动——“Which one is yours, dear?”

她想拥抱他,拥抱泰小姐,拥抱申咏花,拥抱丢包的另一个马大哈,拥抱男同学们,拥抱每一个人。

而在旅馆的这一夜,尽管舟车劳顿,林漪也同样睡得不踏实。不知道是因为不习惯那软塌塌的床垫,还是惦记着她尚无着落的宿舍。由于订得太迟,学校住宿办公室将林漪的名字放到了等候名单上,但提供给她一份房东的名单,让她自己联系租房。所以,无论住校还是租房,林漪今天都必须去找房。否则,她昨夜55镑一天的旅馆价格,今天就要恢复为weekday的标准­——80镑。

林漪想给学校住宿办公室打个电话,磨磨嘴皮——这一招也是在留学论坛上学来的。过来人介绍经验说,无论学校的邮件传递过来什么难题,打电话甚至当面沟通,都会更为妥当。不要以为英国人只会照章办事,有效的沟通常常令奇迹发生。

林漪将电话拿起又放下,忐忑不安,就怕自己英文说不好。她打了个腹稿,手边放好纸笔,才拨通了电话。

接电话的人叫卡罗琳,是宿管经理。她听说林漪没落实房间,非常热心,叫林漪到学校来跟她面谈。

林漪喝下两杯旅馆提供的热巧克力,体力倍增。她拿着服务生为她画好的地图,走出旅馆,一抬头,惊呆了。这片天空,居然可以那么蓝!是那种不带一丝云彩的湛蓝,蓝得纯净,清澈,明媚。

林漪立即想起在国内工作时,透过16楼的办公室落地窗向外张望,常常是乌云压顶,一片瓦灰。那个颇具诗人气质的同事Fox,常常会充满忧伤地对林漪说,林妹妹啊,你觉不觉得外面好像世界末日?

穿越一程山水,沐浴在这片高远的湛蓝下,林漪心驰神往,哪怕是片刻的心驰神往。

因为这通电话,林漪被允许穿过一大群等在住宿办公室外、面色焦急的学生,直接走进办公室与卡罗琳谈。

林漪说了三条理由:一,她现在住在校外的旅馆,很贵;二,对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国际学生,住校更方便,也更安全;三,现在已是上午11点,如果立即能确定宿舍,她就能省掉一天的房费。基于此,如果卡罗琳能帮助她,她将免除这一切烦恼。

卡罗琳查了查电脑记录,说:“You know what? Only you called and booked me this morning. You’re smart, and lucky.”然后,她拎着一大串钥匙,带林漪去看房间。

还有什么可挑的呢?林漪看到外面黑压压的人头,就怕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看了房就立即签了合同。

卡罗琳看着林漪落笔,说,亲爱的,你的行李还在旅馆吧?跟我来。她抓起车钥匙,拉过林漪:“还有10分钟你就要付今天的房费了!”话说完,卡罗琳已经发动了引擎。

后来,聊起入校这天,林漪感慨万千,言辞里对卡罗琳充满感激。吕嵩一拍大腿:“噢,原来那个胖女人跑前跑后,把我们扔一边,就是为了你忙活啊!”

30公斤的行李在卡罗琳的帮助下,轻松地进了电梯。尽管粒米未进,林漪却根本感觉不到饿,立即进入置办家当环节。

她发现出入宿舍的同学大都拎着一种橙色的购物袋,里面塞满了枕头被子、锅碗瓢盆。她叫住一个金发的男生,问他是否知道附近有超市。这个男生抱歉地摇头,用一种奇怪的口音说,他也是“newcomer”(后来林漪才渐渐发现,欧洲人的英语都很棒,但不少人也是颇带口音的)。这时,一个默默跟在男生身后的英国老太太发话了:“亲爱的,我正给这位绅士带路前往超市,你要不要一起跟着来?”林漪狂点头。

于是,林漪在英国的第一次购物,就献给了这个来自德国的男生马克,和住在学校附近的老太太朱迪。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