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五)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背叛

浩从LONDON最大的警察局出来,天色已经微亮。经过一夜的审问,浩已经感觉自己筋疲力尽,脑袋里的思绪缠绕着连浩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故事,为什么会有人在自己的PARTY里面吸毒呢? 是谁把毒品带进去卖的呢?绝对不可能是CLUB的工作人员,因为他们知道这种事情会让他们CLUB的声誉崩溃甚至倒闭。也绝对不可能是去玩的学生带进去的,因为每个进门的顾客都会被严格搜查。最后,浩想到了一个自己不敢相信的结论,售卖毒品的人,一定是学生会干部之一。浩在警察经过询问后,确认浩在毒品被售卖之前并不在现场,而且也没有迹象显示他是指使人,只好把他放了。可是浩依然要被调查,因为他的确是PARTY的主办人之一。

警察局的门口被清晨的阳光熏染成金黄色,而且反应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是莫少豪。他背对着大门,看着天空云朵间透视出来略带羞涩的光线,不情愿地让人知道那是太阳所在的地方,那是希望,是躲在朦胧背后的希望。莫少豪是这样想的。浩走到莫少豪身边,莫少豪也察觉到他的到来,表现出期待已久的神色。浩站在莫少豪旁边,他觉得他应该这样做。两个大男人平行站着,却没有任何眼神接触,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莫少豪先开口:“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我也不太清楚,可是我觉得是学生会里的人做的。 ”

“恩, 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无论你相不相信,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最痛恨毒品了”

“恩,知道了。”

“我车来了, 要带你一起回去么?”莫少豪冷酷地说出这种关心的话,让浩有点惊讶。

“哦,不用了, 我想自己座火车回去。”

莫少豪,没说什么,直步走向停在不远的罗斯莱斯,走了几步,莫少豪停住,却没有回头说:“我会查出是谁干的。”

浩没来的及回答,莫少豪已经上了车关上门。车子随之开动,消失在路的尽头。

留下来的浩,没有马上离开,他不断思考着过去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再一次混乱,再一次不敢相信。直到他认识到,无论任何,他还是要再次踏上面前的路。

毒品事件过后一个星期,浩的身边是风平浪静,除了警察方打过两次电话询问一些当天的细节问题,浩没有收到另外的任何消息。 浩也渐渐投入到圣诞假后要交的几份小论文工作当中。学生会上半年的事务也在那一次跨年PARTY后基本结束了。每当这个时候,大学里的“派对动物”,分为两个派别。一群是已经被酒精和霓虹天地统统冲昏头脑的,早对学业置之不顾,既然再努力也不会有机会毕业,只好自暴自弃,孤独继续沉醉在颓废的世界。另外一群是在百忙的交际活动中还不至于完全忘记自己来到这个国度的最终目的,依然有成功毕业的可能, 就会在这种提交作业之前的一两个星期开始埋头苦干,奋发图强。

浩是属于第二类人,他终于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颇有不合格便成仁的气势。 即使毒品事件的确占据了浩的不少脑细胞,可是自私也好,冷漠也好,每当他觉得要为自己的未来努力争取的事情, 无论是谁或发生什么事, 他都接近无动于衷。

“咚咚咚......”

浩的门被重重地敲打着。他被门声吓到,有些许生气,谁在这个时候不识相地打扰自己。

浩猛地把门打开,看到的是莫少豪,他低着头笔直地站在门外,听到开门后才缓缓地抬起头,锐利的眼神直刺入浩的心脏。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做宅男?电话也不开?作为学生会长你不觉得很不负责任么?”

“我不像你,所有论文都有枪手帮你写,我毕不了业,也对我的父母很不负责任!”

莫少浩冷冷地笑了以下。

“呵,就算你的兄弟牛头被抓进监狱你也没关系么?”

浩再一次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木讷地看着莫少豪的眼睛,那份严肃叫人心寒。

伦敦中国城附近的一家GALA赌场,规模不算很大,却总是挤满了被赌博腐蚀着灵魂的赌者。在一张21点的赌桌上,坐着3个人,开头牌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身材高挑, 黑发顺直地躺在肩背上。似乎是个中国人,但蓝色的美瞳的确让人不可确定她的产地。 坐在中间的是一个肥胖的老外,明明是很宽敞的椅子在他的坐下都显得力不从心。坐在尾位的是浩的兄弟,牛头。很明显他已经至少一宿没睡,两眼无神却显得眼袋是出奇的黑。胡子头发都证明他的‘恒心’,都泛着油光。

又一盘21点开始,年轻女生从容不迫下了200磅注,一盘200在这样一个普通赌场里,并不吝啬了。女生的眼神里到了寂寞无聊,而非一个正常赌徒的激动与渴望。很明显女生只是来打发时间的, 钱,不是重点。对比之下, 牛头那汗水淋漓的模样和他跟前所剩无几的筹码,似乎更适合在这地方沉沦直到溺毙。正当庄家要开盘的时候,牛头的左边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他猛一抬头,是浩,后面跟着的是莫少豪。

浩没有说话,举起拳头向牛头的脸狠狠地打了下去。牛头没有坐稳, 从椅子上摔倒在地。牛头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却被浩的话惊呆了。

“你卖毒品给的那个女孩。昨天晚上因为吸毒过量死了。而警察, 已经知道是你在PARTY里卖毒品。你, 背叛了所有关心你的人, 你知道么?”

赌桌上庄家最后一张牌被亮出,是A,庄家BLACK JACK,通杀所有赌者。输家里,包括再也输不起的牛头。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