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的琴酒新蒸馏

蒸馏法
Image caption 在“琴酒发源地”伦敦,一种新的酿酒方式悄然出现...

18世纪风俗画家Hogarth一幅琴酒小巷的醉像乱相,名闻遐迩。但是,琴酒并不等同于坏习惯、浪费时间。

据说在当时伦敦每四家中有一家在从事琴酒的酿造和销售,这造就了一个成功和高度组织化的产业,使得伦敦成为"琴酒发源地"。

在过去的两百年来,岁月变迁,使得需求与成本变化,这些酒厂一家接一家,或搬迁,或关门。

今天, 比菲特(Beefeater)是伦敦仅存的自主经营的老牌子。另外一家叫泰晤士(Thames)酒厂则是为多家独立的琴酒品牌做贴牌生产。

返潮

如今,英国首都的琴酒生产复兴似乎开始了。在伦敦西区,一支铜制蒸馏器悄悄搬进了一条住宅区的街道。这支蒸馏器已经有189年历史。

在过去一家小酒厂旧址,品酒师(Sipsmith)用300年前的古法,为高端市场酿造定量的琴酒。

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法尔菲克斯(Fairfax Hall)表示,"我们希望引领定量酿造的潮流。"

两年前,他和自己的生意搭档山姆· 加斯沃斯(Sam Galsworth)放弃了各自在酒水业的工作,卖掉了各自的房子来干这件事。

这个灵感来自美国之旅。当时一次授权法的修改使得小量精细酿酒变得非常流行。

山姆说,"如果你观察食品市场走势,会发现消费者对食物的要求,他们想知它们怎么来的,原材料是什么,怎么做。"

"所以不仅是因为我们在伦敦,这个历史因素很重要,还因为我们的制造程序是看得见的,人们可以看到我们的琴酒是怎么生产的。"

正宗地道

Image caption 品酒师用300年前的古法,为高端市场酿造定量的琴酒。

目前这种烈性酒已经打入了伦敦几家著名的旅馆和百货商店。也许更让人吃惊的是,一些琴酒业内大腕也表示了欢迎。 比菲特的酿酒大师佩内先生(Desmond Payne)把这叫做琴酒趣味复兴,并乐见其成。"我觉得这很棒。它重建了过去伦敦琴酒的正宗地位。它回顾历史,看我们是如何开始的。" "品酒师"并非当地琴酒生产唯一新手。 大约在八英里之外,前金融城猎头和科幻爱好者伊安· 哈特(Ian Hart)也在振兴伦敦作为琴酒发源地的地位。

用一条玻璃滴管,他在自己室外酿造"圣琴酒"(Sacred Gin),它的目标是15镑一瓶的中端市场。 "我觉得市场上大多数人所说的新琴酒,都是遵循几乎一样老牌子的配方,很多尝起来非常不错,而我感到对全新滋味的琴酒也有需求空间。" 当他的雇主雷曼兄弟破产之后,他决定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一份工作。 经过一年的生产,现在他的产品已经在伦敦市中心和北部20多家酒吧上柜。伊安都是坐着公共交通去送货。 伊安说"到一定阶段,我需要雇人,组织更多的专业配送,但是现在,仅仅很好玩的事。" "将来我的目标是获得足够的伦敦市场份额,靠它过一份体面的生活,虽然酒类管制很严,也会出口。"

定量营销

"品酒师"和"圣琴酒"都明白自己进入了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因为近年来,琴酒销售量在下降。但是去年销量有轻微上扬,主要归功于一些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印度喜欢上了这种烈性酒的滋味。

高端市场持续走高,定量酿造商觉得自己能够把握好机会。杰拉蒂娜(Geraldine Coates)撰写了很多关于琴酒的书,运营一家叫"琴酒时代"的网站。她认为规模和灵活性就是这些新兴小型酒厂的优势所在。

"这相当于他们在生产鱼子酱,而不是吞拿鱼,"她解释说,"少量经营意味着他们可以生产很多不同类型产品。理论上说,他们甚至可以根据特定的口味定制。英国的调酒师喜欢搞新型的烈性酒。"

一边是对优质琴酒的热情,一边是对类似"品酒师"和"圣琴酒"的市场新生力量的喜爱之情,两者相辅相成。

定位在伦敦,"品酒师"和"圣琴酒"都希望,也相信他们可以振兴伦敦在21世纪"琴酒发源地"的声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