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室:流感者莫入

医院
Image caption 英国一些地方的医院,如今每天接待的疑似甲型H1N1流感病人上百。

最近一段时间,最让英国人提心吊胆的健康问题恐怕就是如何避免得上甲型H1N1流感了。

这种由境外传入的新型流感已经连续几周以每周逾10万人的传染速度在英国各地传播。万幸的是,迄今死亡人数仅30。

面对这洪水猛兽般地疫情,英国媒体几乎已经把甲型H1N1流感描述成世界末日般的大瘟疫。

就在广大公众恐慌不安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医学专家和第一线的临床大夫开始出来说法,指责媒体不应该过度渲染疫情厉害程度。

BBC记者最近专门走访了伦敦东北哈克尼区(Hackney)的霍莫顿医院(Homerton Hospital)。这所医院近来成了甲型H1N1流感的重灾区。

疫情中心

记者一进医院大门就感受到疫情带来的紧张气氛。

医院负责领导应对甲流的主治大夫考普里,指着医院前门一排巨大的屏风挡板向记者介绍了情况。

"大家可以看见,我们在大门口摆上了大屏风,"他说。"屏风一边是流感病人专用通道,另外一边是普通病人入口处。"

据介绍,为了尽量避免病病毒传播,前来就诊的人一进医院大门马上会有护士依照来者是否有甲流征兆将病人分别送入不同的候诊区域。

考普里大夫继续说,对医院来说,最让人头痛的不是传染病本身,而是每天那么多可能携带病毒的患者汇聚到医院急诊这样一个小地方,使医院反而成了疾病最易传播之处。

莫来医院

他说:"别忘了,再厉害的病毒性流感,绝大多数人是会很快自然康复的。因流感而身体遭受长期损害的人少之又少。因此我不赞成有流感的病人来医院。"

医院的其他一些医护人员也表示,在过去两、三星期内,他们每天接待的受到甲型流感的病人人数已达每日100-150人的水平。比几星期前多了许多。

记者在急诊室流感隔离区采访了几名候诊病人,发现他们多数都出于恐慌才来就医。

中年妇女琳达自己没有事,这次是带一岁的孙女来看病;她担心孙女得了甲型流感。

"她咳嗽特别厉害,而且还高烧不退,"她说。"她也不断地呕吐,让我特别担心。"

公众恐慌

廿岁出头的法兰克也表示,自己怕会死才来医院。

他说:"我很担心。听说好多人都死了。我希望大夫能给我把病看好。"

多数其他赶来就诊的病人也都表示,他们从电视上看到那么多有关甲流致命的报道之后,才决定来医院的。

而这种公众心理也是主治医考普里最不愿意看到的。

他表示尽管理解病人的担忧,但是仍然坚决反对流感患者来医院。

医药无用

他认为对流感来说,打针吃药能够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我们对那些即使确诊患有甲型流感的病人,最多能做的就是给他们打一针流感特效药特敏福。"他说。

"临床统计显示,打这针和不打这针对病人最终的康复能起到的作用很小。比如,一般流感患者可能静养四、五天,打针的病人最多提前一天康复。"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坚持认为流感病人根本没有必要打针吃药,在家多休息一天就行了。

政府插手

除了众多病人恐慌中蜂拥来到医院让人难以招架外,在对抗流感第一线的医护人员还表示,政府各级部门不断发号施令,布置新的命令和指标,也给他们的工作增添了不少额外的麻烦。

考普里大夫说:"沾一点边的政府机构现在都向我们发号施令。我至少每天收六、七个邮件,要求我们提供最新疫情报告。执行他们列出来的注意事项和新规定,比治疗病人的工作还重。"

幸好,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每日来这家医院的甲流病人人数有所下降。

最新统计数据也似乎显示,目前这轮的甲流爆发已度过高峰期。

尽管如此,紧张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英国各地的医护人员,估计近期内还不敢放松警惕。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