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四基座上晒太阳的女孩

像很多年轻人一样,我经常去Facebook之类的社交网站看看朋友们的最新动态。最近我突然在Facebook上看到我中学的一个朋友Julia,她竟然去伦敦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的第四基座上当了一个小时的“活人雕像”。

Image caption Julia上基座的时间段是清晨6点。

今年从7月6日到10月14日,在第四基座展示了现代派艺术家安东尼·戈姆利的一个独特的艺术项目,叫《一个和其他》(One and Other),让普通公民充当雕像来为现代英国绘制一幅新画像。

成千上万的人在网上报名参加,我的两个同事还报名了呢,但最后只有2,400人被选中。

我立即约了Julia一起吃午饭,跟她聊聊究竟站在基座上当活人雕像是什么滋味。

一小时的Fame

见Julia之前我看了一下这项活动的网站,没想到最新消息是一名叫Simon的男子居然把衣服脱光光在众人面前站了五分钟,直到遭受警察干预了,他才把内裤穿上。Shocking!

我立刻想到,天哪,Julia在上面干什么了?

“我可没做那么离谱的事!”Julia 笑着说。

“大家上去的目的不同。有的人是以某种活动人士的身份上去的。高举‘禁烟/女权/反战/人权/救助儿童’横幅的人多了。”

Julia接着说,“要不就是那些艺术家们,唱歌,跳舞,朗诵诗歌或画画,把自己当作在基座上的表演艺术,与围观的大众互动。”

伦敦清晨的美

我记得中学时的Julia,是个外向而有个性的女孩儿,我猜她一定充分利用了这一小时抛头露面的机会,做了令人惊讶的事。

但她的回答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既然人们在上面爱做什么做什么,我干吗不好好的体验一下这个经历呢?所以我决定就坐在我的靠椅上,捧着我的热咖啡,安安静静的欣赏伦敦的清晨。”

Image caption 从基座上欣赏拉法加广场的清晨。

Julia算是幸运的,她上基座的时间段是早上6点,而不是半夜。

她说,特拉法加广场的清晨和晚上是截然不同的。除了一对游客和她的朋友之外,广场上安静无比。太阳慢慢的从圣马丁教堂后升起。

久居伦敦,这还是她头一次体验到伦敦清晨的美。

光坐着晒太阳!我问她“那你的one hour fame不就浪费了吗?”

但Julia却回答 “我报名是因为不是每天你都能有机会上到一个五米多高的基座上。任何不让去的,或自己去不了的地方,我都想去看看!”

让自己高兴 v 讨他人欢喜

其实大部分人都跟Julia有相似的欲望。来自英国各地的普通人 - 学生、主妇、教师和护士等 - 参加这项活动就是为了体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独身一人的感觉,并没有特地准备什么“表演”。

Julia认为最受欢迎的“acts”是那些很自然表现的人。

其中她最欣赏的一个活人雕像是一名在基座上拼装三屉柜的男子。他在基座上并没有哗众取宠,一上去就开始专心一致的拼装他的柜子,台下的观众反倒为他叫好,用掌声来鼓励他。

对Julia来说,这种另类但又质朴的表演,其实才是真正难以忘记的。

我想Julia的想法很有道理。为什么每当人们说要充分体验人生,就意味着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呢?如果你也有机会体验一小时的Fame, 你会做什么?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