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记:经济危机与酗酒青年

醉倒街头的英国少女
Image caption 经济危机中,英国青少年酗酒问题有日益严重的趋势.

英国国家统计局最近有数据显示,自金融海啸造成经济大衰退以来,全国失业人口数字已上升到1995年以来最高点,直逼8%,总失业人口逾240万。

其中还不算全英总人口中15%永久住市政补助房,依赖政府救济款生活的人群。

在无业和失业大军中,受经济衰退冲击最严重的就是16至25岁年龄段。

这个年龄段的失业人数在英国北部一些传统贫困地区高达40%,是成人失业率的五倍。

无事生非

不难想象,大量青少年无所事事,酗酒、犯罪等方面的统计数据也自然开始在经济危机中呈现攀升趋势。

在这些冷冰冰的数字后面是数以万计的年轻生命,正在走向沉沦甚至毁灭。

特别是,欧盟范围内的民意调查已连续多年显示,英国青少年是欧盟国家中最郁闷不快的一族。

作为一个经济、文化和社会保障制度都相对完善的国度,英国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为什么年轻一代被称为“浪费掉的一代”- The wasted generation?

BBC记者最近走访了普利茅斯(Plymouth)一家帮助酗酒者戒酒的慈善服务机构哈默兹中心(Hamoaze House),听一位11岁开始酗酒的少女讲述为什么会成为酒鬼的故事,以求从个人层面找到一些这个复杂社会问题的答案。

醉生梦死

Image caption 英国青少年开始酗酒年龄越来越小,有的10岁开始就对酒精有依赖性.

年仅15的凯丽(Kaylee)酗酒时间有四年多。

在接受访问、回想当年酗酒经历时,她的情绪不免有些激动。

凯丽声音微颤地说:“我那时候每一两小时必须喝酒。如果一段时间不喝,浑身都开始发抖。”

据她讲,最初学校的同学和老师还过来劝。可后来,当大家发现劝也没用的时候,就彻底放弃了。

“反正我会找各种藉口和漏洞偷着去喝,直到醉得不省人事。大家最后也不管了。我自己也懒得去学校了。”

12岁时,凯丽因酗酒无法自拔而辍学。三年中浪迹街头混黑社会,过着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生活。

直到不久前被收入了慈善机构的戒酒活动,人生才出现转机。

一线转机

Image caption 哈默兹中心负责帮助青少年戒酒项目的霍布兹(Tina Hobbs)

类似凯丽所参加的哈默兹中心戒酒组织在英国有上百家,主要依靠民间善款和义工支持。很多义工原本也有酗酒经历。

中心帮助年轻人戒酒的负责人霍布斯女士(Tina Hobbs)说,仅从这里收容的年轻人中观察,就可以看到英国年轻人酗酒文化的严重程度。

“这里的年轻人,酗酒问题非常严重,”霍布斯说。“他们属滥饮、狂饮类。有人一周末可以灌下六大瓶烈性伏特加,外加啤酒和其他酒精饮料。”

正如霍布斯所说,英国18岁以下年轻人平均饮酒量在欧洲各国中名列前茅,仅仅落后于芬兰和爱尔兰。

英国18岁以下人口肝病发病率逐年攀升,已到了让政府公共卫生部门十分担忧的地步。

苏格兰政府最近宣布,为了有效治理青少年酗酒问题,将立法要求销售任何含酒精饮料的商家,含酒精饮品必须达到政府制定每酒精单位最低价格线。英格兰和威尔士也正在考虑类似的立法。

深层原因

不过,青少年酗酒难道真的就是因为经济压力大,酒精饮品便宜吗?

不少社会学家指出,其实早在最近一轮经济危机爆发前,英国青少年酗酒、犯罪、辍学、未成年怀孕等现象就开始呈逐年上升趋势,把一切都归咎于经济危机似乎有点过于简单化。

Image caption 分析人士指出,英国青少年酗酒、吸毒、辍学、早孕、犯罪等问题严重与传统家庭结构破裂关系紧密。

不少社会学者都撰文指出,在现代英国,传统双亲家庭日益零散化,很多青少年出问题都起因于从小缺乏安全感、缺乏家庭温暖和自信,最终才导致他们寻求酒精、毒品和犯罪的刺激,寻找帮会的“温暖”。

据11岁就开始酗酒的凯丽讲,她最初就是因父母吵架,使得她决定离家出走,并通过酗酒寻找到解脱。

尽管英国政府已接二连三作调查、公布新政策,也加大对各地民间戒酒机构的支持力度,可是对每天在第一线救助酗酒青少年的霍布斯来说,她对未来并不乐观。

“过去五年中,我们明显看到酗酒年龄正在不断年轻化,”霍布斯说。“比方说,以前我们常接待18到25岁的酗酒者,如今16岁以下人很多。最近有些酗酒者,年龄最小才10岁。”

在哈默兹中心作义工的麦克尔几年前也因父母离异、家庭破裂,丧失人生信心而一度酗酒。据说他当时每天至少要喝20升啤酒,而且是从早喝到晚。

经过在哈默兹中心这个“新家”的一段康复戒酒活动后,凯丽和麦克尔这样的青年如今都重新找到重新生活下去的信心。

然而,面对着高失业率,高吃救济率,高离婚率、高单亲家庭率,高未成年怀孕率等诸多问题的英国社会,如何能帮助更多像凯丽和麦克尔这样酗酒青年最终迷途知返还是一个严峻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