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稿:乡村生活

丽仪·布宁朗
Image caption 本文作者丽仪·布宁朗

绿色革命

飞来英国嫁给约翰·布宁朗在彼伏顿一住就是18年,成了中英土著和“洋插队”。

队里没有猪马牛,但有两只聪明可爱的大狗白杰思和伊本尼,伊本尼非常食得玩得,每天和它们出街见世面,两个月给它们洗澡一次吹风兼梳毛。

队里工作主要在花园,园里有10棵非洲移来的罕见大树、一棵橡树,隔两三年请园林师傅给它们睇头刮脸,还有苹果树、樱桃树、葡萄、黑莓、蒲苇、牡丹、玫瑰、郁金香。

花果树木易打理,头痛的是爬墙的常青藤和野草军团兵力雄厚,超强杀草药灭不尽,阴风吹又生。

噢,再加一片草地,约翰在生时爱我如珠宝,平时埋头写作,有空承担割草任务和其它家务。约翰病逝后,我升了队长,队里工作多如牛毛,有时忙不过来时请人割草,为了保持无产阶级勤俭持家的本色,我独马上阵。由于当地泥肥英国出名,助长绿色生物茁壮成长(据说已故王妃戴安娜曾来此地买李树)用割草机把草割了不久草又猛长。

每年下队搞绿色革命无数次,最激烈的是人草大战,幸而草在秋冬昏睡,宣布停战,但春天醒来又挑战!

战后回家眼花花,一脚陷入田鼠设的地道口,田鼠笑我战垮啦。

风土人情

左邻右里多是退休一族:大卫曾是海军军官,见面总是脱帽问好——Hello,我也回他Hello,你我乐滋滋。

莱斯利先生祖传三代经营棺木丧葬,助人为乐有风度,村里人人喜欢他,别看他办公室矮瘦瓦斜光线不足,门窗失修,墙脱灰沙,茅屋飞出金甲龙,玩名车名表名西装,”好”日时七天包10桩丧事不在话下。

知道我想找件石碑给约翰,车我去公墓和石碑店看样板不收费,接触几次后叫我LiLi,纳闷为什么我仍称他Mr. Leshe(莱斯利先生)因为你妻子的口号是做生意不讲朋友,顺他意吧,不然的话,大家都要看神经科医生。

杰克是业余画家也是泥土专家,教我用独特的方式去装我的剪纸画,使画中的公鸡有声有息。“这样,西方人易懂东方的文化,”他说。

革命仍在继续

杰克花园墙角种满跑豆、洋葱、大葱、卷心菜、甜菜根,他给我几把跑豆,清甜爽口,觉得我花园有花无菜浪费了肥泥,请教他后在花园划个试验田,开沟、松土、浇水、捉虫、上肥,撒下法国矮豆种,又种棵猕猴桃树苗,土人一个。

天天去观看,真美妙,10天不够猕猴桃在阳光的直接照射下长出几片毛茸茸的嫩叶,矮脚豆呢,一夜之间开了几朵小蓝花!

莱斯利先生夸我够出息,已婚英籍男士说我够魅力,妹妹弹我够老土,中国朋友赞我够棒 — 出于污泥而不染。

让他们唱吧,我行我素。

“洋插队”干活无工分,但从中学到书本上没有的东西,绿色革命仍在继续,革命悟出真理:做人守本份心安理得,做事有恒心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