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晓明 Allan Siao Ming Witherick

谢晓明 Allan Siao Ming Witherick
Image caption 谢晓明在去年连任为郡市议员。

在英国大选的华裔候选人当中,谢晓明(Allan Siao Ming Witherick)相信是唯一一位从小开始接触政治的候选人。

“从多方面来看我的家庭背景早已注定我走政治这条路,父母亲的工作是以服务群众为主的。我在中小学时已参与例如筹组圣诞派对等校内的义务工作。上大学后活跃于学生会,还与几位同学筹组了英中大学生协会(ABACUS)在伦敦大学学院的分部。”

谢晓明的父亲和祖母都是英国自由民主党的成员,他从小已接触这个政党,在家里听到的都是大人对什么政策有利社区发展的讨论。“小时候家中长辈已让我认识自民党,并参加这个党的活动,但家人从没有建议我入党,爸爸希望我长大后自己做决定。”

“从小到大一直觉得自民党与自己的想法最接近,我在18岁的时候入党,可幸到现在仍觉得自己选对了。”

毕业后第一份全职工作是警队公关助理,随后在另一个地区政府负责有关医疗服务的社区工作,在全职工作的同时一边参与自民党的活动,甚至停薪留职一年为参选地方议会作准备。

更深入认识华人文化

谢晓明在2005年当选为英格兰东部赫特福德郡(Hertfordshire)兼圣奥尔本市(St Albans)议员,2009年成功连任,并兼任自民党在成人护理和卫生政策的发言人。

到2010年3月,他得到自由民主党选出代表该党参选英国大选的布罗克斯本(Broxbourne)议席。

谢晓明的母亲是马来人华人混血儿,父亲是英国白人,母亲在他11岁时因癌病死亡。“母亲病逝后我与华裔亲属那边的联系中断了。到最近几年我参加‘亚欧计划’ 和 UK China 400等活动,希望更深入认识华人文化。”

“我觉得华人社区事实上是相当活跃的,每年春节举办的大型庆祝活动就是一个例子,但有时候华人给主流社会一个‘面向里面’的感觉,这可能是语言隔阂的关系吧!”

“华人不大热衷政治还有很多原因。从参政的角度来看,这是消耗很多时间而且很多时候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而舆论的渲染和某些政界人士的行为令公众对政治人物失去信心,也是很多人、不论是华人或是西方人对从政望而却步的原因。”

“如果你问我爸爸希望我做医生还是议员,他肯定会说医生。”

谢晓明强调参选不能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那是党内很多人的努力。“如果我当选,我将会到学校对年轻人宣扬坚持实现理想的精神。”

在鼓励华人投票方面,谢晓明认为无论什么种族的人在投票不投票之间的决定都是一样的,他们会反问自己投的一票到底有没有起到作用。“如果他们觉得投票对自己没有帮助,就很自然地不会登记做选民。这是所有政党和需要思考的问题,怎样使民众觉得投票关系到自己社区的发展。”

现年31岁的谢晓明坦言参政的选择在个人生活上带来了牺牲。“我在郡议会需要早上开会,市议会晚上开会,还要兼顾一份全职工作,时间分配上的困难可想而知的,很多时候一个星期五个晚上都忙碌。实不相瞒,我因为这样忙碌而失去了一段感情。”

“当郡市议员也使我无法全身投入发展事业,到最近我的入息才上升回2002年我未开始郡议会工作前的水平。”

“不过,这些牺牲是值得的。当我在郡市议会内成功发挥影响力,导致一些政策的修改,看见居民的生活有所改善时,我感到很骄傲。”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