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的哥”也能侃

伦敦出租车
Image caption 伦敦“的哥”天南海北聊侃的口才原来也不错。

北京出租车司机或俗称“的哥”善于天南地北侃侃而谈估计已是公论。最近偶然机会突然发现,原来伦敦“的哥”也很会白话。

因工作需要,最近有时晚班后公司为安全起见安排了出租送回家,因此有机会结识了一些伦敦“的哥”。

首次留下伦敦“的哥”也能侃印象的恐怕是不久前的一个雨夜。

子夜时分、睡意正浓的我告知司机目的地后,便想后座一靠打个盹。

“你在BBC做什么节目?”司机操着俄语口音的英语搭讪起来。

“国际台中文部。”

司机朝后镜里瞥了一眼说:“你关心我们阿富汗新闻不?我可有独家消息。”

“嗯。”真想眯一会的我支吾了一声。

“你知道为什么西方媒体现在开始骂卡尔扎伊总统贪污腐败吗?”

“不知”。

“因为他亲近中国,不听美国话了。”

“卡尔扎伊亲中”

Image caption 英国电视剧中的伦敦出租司机角色的确也个个能言善道。

或许是出于职业病的缘故,这话题一转,我精神头又来了。

“此话怎讲?”

直了直身子的我此刻才从后视镜中注意到原来司机是副东亚人面孔,说他是华人也有人信。

仿佛猜到了我的心思,司机笑着问:“你看我们像不像一个民族的?”

“嗯,有点。”

“对吧。我是阿富汗的塔吉克族人。我叫罕尼夫。”

这么一说,他的东亚长相加俄国口音的“配置”可就理所当然了。

“你不是说知道西方媒体为什么骂卡尔扎伊吗?”生怕走题的我忙着把罕尼夫拉回正题。

“对,我们这些长相像中国人的阿富汗长期受那些普什图(阿富汗中部和南部的多数民族)人的凌辱,”罕尼夫愤愤地说。

“打走了塔利班,卡尔扎伊虽然身为普什图却对我们少数民族非常好……”

“你说他亲中?美国不喜欢他?”怕他又走题,我忙又插上一句。

“是。你知道他最早是美国人任命的。这几年他却把几个阿富汗北方的矿让中国公司去开采,这可就得罪了美方利益,”司机耸耸肩道。

“有证据吗?”

“我说是给你消息,没说给你证据。干记者的可以自己去调查吗?”

我哭笑不得。

罕尼夫一路上为他的“独家消息”继续佐证,认为普什图人多数支持塔利班,支持原教旨逊尼派伊斯兰,认为中国模样的人都是异教徒,所以他们不喜欢“照顾”少数民族的卡尔扎伊。

车到了家门口,罕尼夫似乎还意犹未尽地补上一句:“这绝对是大消息,你应该去调查一下。”

“OK,再见!你注意安全!”我没接话。

“不知者不怪”

Image caption 伦敦出租司机在白金汉皇宫附近排队等候接待客人。

如果说只是外来移民“的哥”会侃方也罢了,最近一个百分百老伦敦司机的一顿话进一步证实我对伦敦出租司机口头表达能力的判断。

这次挑话头是我。

“(英国)大选就要到了,你看好谁呀?”

“你准备选谁?”司机当头反问。

不愿被套住,我话头一转又问道:“布朗说他连任后不加税你信吗?”

“我不信。不过保守党说话我更不信。”司机铿锵有力地回应说。

“为什么?”

“你来英国多久了?”他再次反问。

“10多年了。”

“怪不得呢。”

我有点丈二和尚。

“不好意思啊,你看上去是个中国人吧?”司机问到。

“对,生长在中国,但现在是英国公民。”

“这就是了。我车上接送过不少英籍中国人,似乎大多都很支持保守党的少交税、少福利、小政府的政策。”

“那也不一定,”我说。

“问题是你们都没有受过保守党的苦,”司机一下子来了情绪。

“从撒切尔夫人,到后来继任的历届保守党政府,东砍西砍,搞得英国贫富差距悬殊,劳动阶级受尽高利率、高失业率的苦,怨声载道。我这辈子死也不会投保守党一票。”

话还没说几句就没油盐地被司机数落了一顿。心中好生不爽。

“说实话,”司机又补充到。“我也不同意工党很多政策,比如他们让那么多移民进英国;好多人不干活白吃福利,特别是那些索马里人。”

“话不能说那么绝对吧,多数移民还是很辛勤劳动的,”我赶紧打断,感到有点种族歧视情绪。

司机略显有点不耐烦,说道:“我不是说所有移民,波兰人就很勤劳……”

我不再搭腔,听凭他继续滔滔。

此刻我突然如梦初醒:也许不是能侃,而是需要有人说话是世界各地干出租这行的一个职业病,不然一天到晚转轮、上档、按喇叭,还不腻烦死人?

醍醐灌顶之后,我便心平气和地把出租车上的话语权百分百还给了“的哥”。

“你说呢?这波兰人别的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爱酗酒,”伦敦的哥继续侃……

看了看路牌,此刻离家还有三英里。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