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一个移民的自省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Image caption 决定支持谁之前,先看看政坛“快男”选拔。

仍未摆脱全球经济危机阴影的大背景,决定了今年英国大选中的重要议题之一,是关于移民与就业。谈及移民,部分愤世嫉俗的本土人会说:“他们占用了资源”,“他们给公共服务增加压力”,或是“他们使医疗、学校、住房保障都受到了负面影响”。而除此之外,对于大量在经济危机中失业的英国人来说,移民“抢饭碗”也成了热门话题。

如果我们相信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of National Statistics)给出的数据,则自1997年第一季度以来,英国国内增加了约212万个工作岗位。与此同时,在对在职人员的统计中,“出生在英国”的职员数量上涨了不到39万,而“非英国生”的职员数量却上涨了172万。可以说,自1997年以来,大约81%新增加的工作岗位都落到了“非英国生”人手中。尽管这一数据中并未包括对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在职人员的统计,且许多“非英国生”人很可能早已获得了英国公民身份,但无论如何,这无疑是对工党口号“英国工作给英国人”(British jobs for British workers)的一个沉重打击,也可算作工党近几个月民调一直低于保守党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许多本国人还指责因为移民的涌入,廉价劳动力大量产生,导致了英国市场的整体薪酬低于应有水平。部分分析家认为,如果没有移民对市场的影响,无论国民收入、薪酬或是人们的生活水平都应比现在有所提高。

可以想象看到以上数据与分析后,移民们剑拔弩张的模样。暂且不论以上数据是否完全客观、以上分析是否足够全面,不妨让我们也来看一看英国移民的另一面。

一些质疑者指出,当今英国社会呈老龄化趋势,加之早年的婴儿出生率较低,因此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完全不依靠移民,英国本土劳力资源是否足够填补市场需求?从这点上说,我认为移民在给英国的市场注入资源与活力方面,确是发挥了积极作用。

另外,政府在鼓励本国人工作方面,做的足够了么?单从移民方面找原因,未免显得以偏概全。例如英国的福利系统是否使得“失业”变得太轻松?换句话说,如果人们不工作也能获得与工作同等、甚至更高的收入,我很难想象一个正常人为什么还会积极奋发的去找工作。而对本土年轻人的培训也不可忽视,因为只有保障了年轻人接受培训、实习,或是做学徒的机会,方可保障新生劳动力具备了过硬的市场竞争力。

如果站在移民的角度上去看这个问题,我们也许还会有更多新发现。譬如许多移民初来英国时受到签证的制约,找工作自是比本国人难上许多倍。人们不难想象,作为移民,若想在他国争得一席之地,首先得保障了自己的专业技术过硬、工作态度诚恳、工作时间灵活,而这些又正是部分本土劳动力所缺乏的。我不禁要问:如果事事讲求“保护本国人”会否陷入极端“民族主义”的陷阱?市场又谈何“公平公正”?

同时我们也不应忽视了庞大的旅英移民群体每年缴纳给英国政府的巨额税收。并且作为移民,在获得英国国籍以前,不可享有许多本国人有权享有的福利。简而言之,至少移民们在获得英国国籍以前,对英国所做的经济贡献不可小觑。

但我也要说的是,对于移民而言,“融入主流”毕竟也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尤其在经济危机的阴影下,移民们只有包容理解本国人的不满情绪,加倍完善自身,方可能真正被主流所接受。英国华人社区中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究竟是否应该要求在中餐馆工作的大厨必须通过英文水平考核?反对者的理由五花八门,最为盛行的一条是:大厨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厨房里工作,不需要同英国人做太多交流,因此得出结论:要求大厨考英语不合理。

不瞒你说,身为移民的我,从情感角度也很想为反对者投上一张友情票,但又正因为身为移民,我的身份提醒了我:既来之,则安之。毕竟每个国家的首要目标是给自己国家创造利益,这一点再正常不过了。因而在此也建议移民同胞们常自省,多问一问:我能给英国带来什么?我能如何更好的融入主流?而不是:英国能如何迁就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