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令三年 烟民依旧心不服

英国街头吸烟者
Image caption 英国吸烟者尽管已经适应了在“吸烟必须到室外”,但是仍有很多人对政府禁令不服气。

随着年度世界无烟日的到来,英格兰和威尔士实施公共场所禁烟法令转瞬已近三载。

几乎不分寒暑,英国各地的大城小镇街头巷尾的酒馆和餐馆门前,工休、工余、周末时分环簇着男女烟民左手一品啤酒、右手一支香烟的景象已成常景。

对多数烟民来说,“吸烟必须去室外”的概念业已渐渐习以为常。然而,英国民间反禁烟组织并没有因为木已成舟便放弃了反抗与争取。

因是否认同室内禁烟而引发的论战在英国依然“硝烟”弥漫。

统计之战

依照主张禁烟的英国癌症研究所(Cancer Research UK)的最新统计,自从禁烟令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实行以来,已有约40万人戒烟。

同期根据隶属于伦敦大学学院(UCL)的健康行为研究中心(Health Behaviour Research Centre)的推算,这等于英国今后10年内有约4万人免于因吸烟致病身亡的命运。

卫生研究机构的数字是否准确暂且不论,吸烟不利健康的概念应该说在今日社会上已无争。

然而,这并不等于说维护吸烟者权利的组织就失去了论战所需的弹药,他们也有对己方有利的统计数据。

多数英国烟民维权人士反对禁烟法的一大论点就是:即使香烟这东西有害,作为一个民主自由国度的人们也应有权自我决定是否成为受害者。

Image caption 烟民维权人士争辩认为,自从禁烟法实施以来,大量传统酒馆和宾格厅关门。

烟民维权人士随即举出对己方有利的统计数据:自禁烟令2007年7月1日实施以来,英国餐饮业,特别是传统的Pub——街头大众酒馆生意一蹶不振。

据英国酒馆业主协会的统计数字显示,自2007年禁烟令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实施以来,平均每月有超过50家传统酒馆关门;而长期是蓝领阶级中老年人消遣去处的宾格游戏厅(Bingo Hall),更是消亡殆尽。

阶级斗争

与此同时,一些烟民维权游说组织为攻击禁烟令打出的另一路炮火就是——进入了21世纪仍挥之不去的英国社会中阶级分化、阶级斗争的心结。

批评政府禁烟的人指出,号召不吸烟、少饮酒、锻炼身体、健康饮食……,说到底都是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养生之道,代表他们的生活价值观。

这些批评人士说,往往挣扎在英国社会最底层的蓝领,一般工薪可怜,多数靠每日卖体力、混工时讨生活,基本对什么音乐美术那些阳春白雪东西不感兴趣,吸烟、喝酒、看看电视是人生仅存的些许“乐趣”。

禁止公共场所室内吸烟,等于是将上层阶级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强加于普通劳动者”,是一种“阶级压迫”。

一位来自英格兰北部约克郡的名叫Trevor的烟民在BBC一个相关网上论坛中写道:“他们(支持禁烟者)得到了不受二手烟污染的权利,而我们却丧失了仅有的工闲时候放松的权利。”

更有烟民维权者质疑道:“40万人戒烟了,有姓名、住址吗?

支持政府禁烟令的声音自然也毫不示弱。

一位支持禁烟的BBC网友也在网上反驳说:“每月50家酒馆因禁烟而关门?我不相信这个数字。即使有很多酒馆关门,最主要还是经济不景气,消费者囊中羞涩的原因吧?”

Image caption 很多英国劳动阶级民众表示,禁烟法等于“阶级压迫”。

人权论战

当然,反对禁烟的英国人也不只局限于劳动阶级。很多社会名流以及政坛重量级人物也纷纷从个人维权角度加入了这场旷日持久的论战。

新任保守党、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的大法官肯·克拉克(Ken Clarke)不但经常在公众和半公众场合叼着雪茄烟,也是长期以来烟民维权的高调支持者。

他认为:人无完人;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一点“坏习惯”都没有,重要的是成年人应为自己行为负责。

克拉克还表示,如果吸烟、饮酒这样的个人嗜好都要有政府来告知对还是不对,那政府是不是也应该开始立法管管因为贪吃变得肥胖或因晚上喜欢熬夜而可能患心脏病的个人呢?

名叫Tom的BBC网友就支持这种看法。他在网上发言认为,拳击、攀岩、赛车,甚至随意横穿马路,人生中这些可能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危险的事情数不胜数,如果都去立法管理,管得过来吗?

英格兰和威尔士2007年7月继北爱尔兰和苏格兰之后正式实行了禁止在公共场所室内吸烟的法令。

有社会学家辩证地指出,世界各国其实在是否应该禁烟上都有争论,而且论战各方都有一定道理,不过,至少从世界大趋势来看,烟民维权者想要通过抗议和游说而推翻禁烟令的诉求恐怕很难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