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减少“反社会行为”?

警察和特里格
Image caption 警察被叫去对付穿着女童校服的男子。怎样界定和何为“反社会行为”,怎样有效处理,在英国不无争议。

英国内政大臣说,现在需要找新办法对付“反社会行为”。

内政大臣特雷莎·梅(Theresa May)对上任工党政府曾大张旗鼓推行的“反社会行为令”(Anti-social behaviour order,简称Asbo)究竟有多大效益提出质疑。

“反社会行为令”是法庭依照民法而非刑法对个人行为提出的具体限令。有时候目的是预防犯罪行为发生,譬如不准许某人进入某家商店,以防盗窃。

其他时候则是为了避免骚扰邻居,譬如不准某人在家里高声放音乐。拒不服从Asbo被视为刑事犯罪,可送回法庭审判,并带来长达5年的监禁。

工党发言人说,Asbo对减少犯罪,改善居民区生活环境起到了巨大作用。

恢复、补偿

然而内政部公布的数字显示,从2000年到2008年间,法官总共下达了将近17000个Asbo令,其中55%的受令人都违背了其中的条款,结果一半以上都因此被判入狱。

特雷莎·梅说,应该寻找新办法,确保惩罚“具有恢复和矫正”(rehabilitative and restorative)作用,而不是把人变成罪犯。

实施以来,人们对Asbo的效益褒贬不一,有的认为确实改善了社区的安全和生活质量,但也有的批评它剥夺了人权。

不同寻常的限令

Image caption 被控大声叫床骚扰邻里的卡特琳·卡特莱特和丈夫斯蒂夫已经数次上法庭。

其中一些不同寻常的案例常常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

譬如北安普顿(Northampton)一名60岁男子喜爱穿上女学童的衣服上街,引起附近一所小学家长的非议。

彼得·特里格(Peter Trigger)为此接到一份asbo,责令他在学校上课的日子不得在上午8:30至10点和下午14:45至16点之间着女学童的裙子,或其他暴露大腿的服饰。

博尔顿(Bolton)一位41岁的无家可归者克里斯托夫·蒂尔拉夫(Christopher Dearlove)则被令没病时不准进入任何医院或其他国民保健机构的建筑。

此前他使用70多个不同假名欺骗医疗人员,身体无病但凭借自己对某些症状的描绘能力而被接受入院治疗,使英国公费医疗体系损失成千上万英镑。

吵闹·叫床

引起传媒数次注意的另一人是来自纽卡斯尔(Newcastle)的49岁的卡罗琳·卡特莱特(Caroline Cartwright)。

她的邻居曾多次抱怨她与丈夫行房事的时候大声喊叫,法庭于是禁止她“呼叫、嘶喊或有其他发声行为”。

卡特莱特今年一个月曾因违反限令而被判处8周刑期,当时缓期一年。但上月底她再次被送到法庭。

她告诉法官她曾调整生活习惯以图减少对邻居的影响,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法官说原来要送她入狱,但因为认罪态度好再次缓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