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中国学生地震口述实录

宋炜哲
Image caption 这次在日本经历大地震让宋炜哲触目惊心,但也更加感觉到了亲人和家乡的重要。

2011年3月11日下午,日本东北部发生了罕见的里氏9级大地震,随后引发骇人海啸,灾情严重。很多在日华人亲身经历了这次大地震,他们的安危也牵动着千万人的心。

宋炜哲生于上海,8岁时跟着父母到日本东京生活,23岁大学毕业后来到英国伦敦攻读MBA课程。今年2月,当课程还有半年就完成的时候,他的签证出了问题,需要回日本重签一次,谁料就碰到了这次百年不遇的大地震。宋炜哲在位于东京的家中通过越洋电话向BBC英伦网详细讲述了这次经历。

“电视机冲我飞来”

3月11日下午2点46分,由于一直没有倒过来时差,地震发生的时候宋炜哲还在熟睡。睡梦中的他突然感觉到有些小震,但是因为日本平时每几个星期就会有一次两、三级的小地震,所以当时也没有太在意,打算继续睡觉。

可是大概10秒钟之后震感依旧强烈,他开始觉得奇怪:“我很纳闷这次地震怎么还没有停,正准备起身看看时,一个电视机就冲我飞过来了,我突然意识到此刻不能再睡了。然后就试图站起来,但是发现根本站不起来,两条腿抖得特别厉害。”

虽然不是震中,但东京的震感十分强烈,有里氏六级左右。过了大约20秒后,家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倒了,书架、桌子和厨房里的瓷器全部摔坏。当时固定电话还可以用,宋炜哲立刻接到父母从公司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逃。5分钟之后,固话就失灵了,由于大家都在试图联系亲人,手机信号一时间也瘫痪了。

当他扶着外婆跑到楼下后,发现空地上已经全部挤满了人,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几家欢喜几家悲

每当灾难临头,人们的第一反应都是联系自己的亲人:“我跑到楼下后,旁边有个邻居一直在哭,大声地向她丈夫叫喊说‘小孩子还在幼儿园,怎么办,怎们办?’我们在外面站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所有人都在努力联系家人,但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日本人出门主要靠地铁,地震当天全部交通工具都停了,到了下午5、6点钟的下班时间,约有4000多万上班族被困在东京回不去家。宾馆和旅馆马上就爆满了,所有的店面、超市里面也都站满了人,很多人晚上只能在马路上过夜。

还有许多人选择走3、4个小时的路徒步回家,宋炜哲说:“我有一个哥哥,家住在东京附近的崎玉县川口寺,地震时他的老婆怀孕在家。那晚他花了6个小时走了30公里的路回家,还好老婆和孩子都没事。 ”

“我还有个朋友住在宫城县气仙沼市,位于地震、海啸发生的东海岸。震后他和家人都成功逃出来了,但是发现忘记把公司的图章、资料等贵重物品带在身上,就想回去拿。当时大家都劝他不要去,但是刚震完的时候大海特别平静,他觉得没事儿。不料海啸来得那么迅猛,他刚到家海浪就把他卷走了……”

震后余波

据宋炜哲描述,东京现在每天累计起来有100到200次余震,平均一个小时有1、2次有震感的余震,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很难恢复正常:“现在交通十分不方便,每天排队等地铁要3至4个小时,平时地铁3、4分钟就会来一趟车,现在1、2个小时才能来一趟。公交车也是爆满,大约三分之一的日本企业选择关门几天。 ”

虽然手机信号都已恢复正常,但东京一都九县现在实行计划性停电,每天轮流停3小时:“我来日本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地震后需要停电的情况。由于福岛县的核发电厂爆炸泄露,无法进行正常发电,所以发电量只能达到以前的二分之一左右。”

食品短缺也是地震后人们最担心的问题。震后当日,宋炜哲就和家人去超市买了两车的食品和日用品囤积在家里以防万一。

“我们把能买的都买了,比如面包、泡面和矿泉水等。超市的饮用水抢得最厉害,其次是泡面,手电筒和蜡烛也都脱销了。泡面原本是100块日币一盒,现在已经涨到380块日币了。前几天还可以勉强买到一点,后来在东京就开始买不到了。”

宋炜哲和家人现在每天都把护照等贵重物品随身携带,睡觉也穿着衣服,准备随时应对突发情况。为了防止核污染,基本都穿长衣长袖、戴着口罩、闭门不出。

归国情切一票难求

宋炜哲表示,由于担忧核泄漏扩散,大家都觉得日本现在不安全,特别是像他们这样来自海外的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居住在日本,这里也不是自己的土地,所以遇到这种事情后总归是想马上回到自己的家乡。而且据说这30天以内,日本首都圈每天都有70%的概率发生七级以上的地震,余震和海啸随时会来。”

“外加福岛县的核电站爆炸,人们已经不敢买新鲜的蔬菜和海产吃了,因为担心被核污染了对身体有害。其实日本有很多人心里也想逃走,只是不知道该逃向何方,也不知道逃过去之后会怎么样。但是我们这些从外国来的就全部去抢购机票离开。”

自从周五地震发生以来,宋炜哲和家人一直为寻找机票发愁。本来已经订好的票,最后都石沉大海了,就这样在日本一连逗留了几日。最终,他们从名古屋拿到几张票,准备从那里飞回上海。但只订了单程机票,因为完全不知归期是何时。

灾后民族现真情

这样大规模的地震无论对于日本政府或日本人民都是从来没有想象过、预料过的。地震以来,所有电视台频道的节目都停播了,每天24小时滚动播报有关地震的最新情报。

宋炜哲介绍,由于震后民心动荡,政府为稳住民心,每半小时就会发表一次电视鉴戒。虽然日本国民整体感到不安,但还是有一股力气想要努力地往前走。

他说“平时日本国民之间人际交往很少,不像中国那样有大家庭的概念。但是经过这次地震之后,人们发现家族和朋友的重要,大家都很团结努力地想渡过这道难关。对于停电之类的应急措施也都觉得很理所当然,没有太多抱怨。总之,想前进的精神多过抱怨的情绪。”

很多日本艺人和慈善机构都积极地组织灾后募捐,机器猫漫画也出马大力支持捐款。大批志愿者从东京、大阪等南方城市赶往东北部支援。

截止到记者发稿时,宋炜哲的家人已经坐上飞往上海的航班离开了日本。他本人和父亲暂时留下,准备从东京前往较小的城市,寻找机会飞回伦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