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王室大婚前的伦敦街头

摄政街上的庆婚国旗
Image caption 摄政街上的庆婚国旗

前几日在网上看到一则视频采访——一位英国女士在镜头前,微笑道:“相比王室婚礼,我更关注英国奥运。毕竟,王室结婚是一家的事,奥运会是一国的事。”

之前,不少人都承认英国人对2012年伦敦奥运的关注和热情远不及中国人对2008年北京奥运的零头,如果这位女士能够代表一部分英国百姓的观点,那么这一串不等式后,英国人对即将到来的威廉王子与凯特的婚礼究竟有多“上心”?

“婚前踩点”

日前,我和同事到伦敦街头“婚前踩点”,把凯特出嫁当天的行程按照时间顺序走了一遍。

戈林酒店(Goring Hotel)位于交通繁忙的维多利亚车站附近闹中取静的一条小街。从摄影机的远景望去,很有老电影《曼哈顿故事》(Tales of Manhattan, 1942)或者《百万英镑》(The Million Pound Note/Man with a Million 1953)的感觉。

酒店外观最让我感兴趣的是那一排印有1910-2010标志酒店百年历史的旗。人说在英国最贵的不是黄金,而是历史。似乎任何赋有悠久历史的建筑和商品都受人推崇,身价倍增。

至于米德尔顿一家为何选择这里让准王妃凯特·米德尔顿度过大婚前的最后一夜,各方猜测纷纭。其中显而易见的是戈林酒店离白金汉宫咫尺之遥,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另外我想,选择此地也和戈林酒店与英国王室的悠久渊源有关。戈林酒店是现任女王的母亲——伊丽莎白王太后(Elizabeth Queen Mother)生前最喜欢的酒店,她钟爱其中的招牌菜 Egg Drumkilbo(一种苏格兰特色菜, 内有蛋、 肉、 龙虾、 蛋黄酱)。或许,米德尔顿是在向这位受人爱戴的王太后致敬?

Image caption 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王妃在白金汉宫上的深情一吻。威廉与凯特之吻将受到全球观众的更高期待!

威廉王子与凯特的婚礼将在西敏寺教堂(Westminster Abbey)举行。64年前,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就是在这里嫁给了菲利普亲王。4月21日,威廉王子与凯特婚礼前的一周,女王在丈夫菲利普亲王的陪同下,出现在西敏寺教堂庆祝自己的85岁大寿。与此同时,女王已手书王室文件,并加盖了英国国玺,正式同意一周后威廉和凯特的婚事。

避婚躲婚 隐婚逃婚

威廉王子与凯特的婚礼得到女王的祝福,更添幸福与尊贵,然而我们在西敏寺下,则也听到了不同声音——

“世界其它各国的人们对我们国家的这场婚礼的关注度远远超过本地人,游客比我们这些居民更感兴趣。他们很早就来到英国,订下酒店和餐馆,计划当日地图,做好万全准备。我们还好哎!我为他们祝福,但我没有那么激动。”

这位路过西敏寺的伦敦市民表达的观点可以说代表了相当一部分英国人。今年自从开春,每当我和英国朋友们讨论4月底的这一盛事,总能听到各方类似的声音:“我们又没被邀请,瞎激动个什么劲?”“又不是我结婚,到那天我才不出门。”“就当是BBC开了档新节目,我们能参与的就是贡献点收视率。”

看来,英国本地居民有相当一部分在婚礼当天及前后几日,准备了与皇家婚礼无关的计划。有人“避婚”——避开婚礼的报道、有人“躲婚”——躲开观礼的人群、有人“隐婚”——隐居家中充耳不闻大婚、有人“逃婚”——逃离大婚热浪的伦敦,奔赴度假村!

相反,这里来自欧洲、美洲,尤其是亚洲的游客和国际学生们对皇家婚礼已经到了狂热程度,据说中国到英国4月底5月初的机票已经几乎售空,据说很多游客决定前一夜甚至前一天去“安营扎寨”,蹲守占据最佳位置,据说一些本身在伦敦居住的同学也订了离皇家婚礼路线图距离更近的宾馆,据说……

倒计时牌下

Image caption 威廉王子第一次在父亲的陪同下,踏进圣安德鲁斯大学的校园。

沿着婚礼路线图继续走,到达皇家大道(The Mall),这条宽阔笔直的林荫大道上,已经在路边立起双层护栏,据估计道路两旁的观众将只能在内侧护栏后“远眺”婚车和礼仪队,不过放心,还好距离不算太远!

皇家林荫大道一头就是婚车的终点——白金汉宫,另一头连接着特拉法加广场。由于婚礼当日数十万民众都挤在街头观看流程,特拉法加广场上将竖起一面大屏幕,现场直播从凯特离开酒店起到婚礼结束的全过程。

有趣的是,特拉法加广场上已经竖起的一块奥运计时牌,现在似乎被“借用”成了婚礼倒计时牌。我们在这里随机采访到一位中国游客,他表示,虽然来英国好几周了,但“不幸”的是,下周五前他就要返回中国。赶不上周五的王室婚礼,实在“非常不情愿”!

图书馆到红地毯

一天拍摄顺利结束,在回家路上的地铁里,我看到报纸上的一周电视节目预览。其中Channel 4英国第4频道的“应景”节目——《走近米德尔顿一家》(Meet the Middletons)十分突出。报纸上对这一新节目的介绍是:“分析凯特的远亲们,其中包括一位发型师!探索威廉王子未婚妻与工人阶级的渊源。”

我突然想起,如果让我来制作一部威廉与凯特的纪录片,经过今天一天的忙碌拍摄,标题也由此诞生——《从圣安图书馆走向西敏红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