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经典音乐一颗年轻的心”

艺术留学生
Image caption 冯方舟、武赫和张夏夏在音乐会后合影。

5月5日晚七时,堪称浪漫时期旷世巨作的李斯特《b小调奏鸣曲》在具有两百多年历史的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小教堂内缓缓响起……

没有晦涩难懂的音乐术语,没有让人却步的规矩礼节,没有豪华音乐厅内的庄严气氛。

在这烛光摇曳的温馨夜晚,来自英国伦敦皇家音乐学院的冯方舟、张夏夏和武赫热情演绎,作为音乐使者将一首首经典的中外名曲带到校园内,以轻松愉悦的方式打开通往艺术殿堂的大门。

由全英中国学联举办的“第六届相聚零度线:‘给经典音乐一颗年轻的心’高雅音乐进校园系列音乐会”活动在伦敦拉开帷幕,旨在向广大留学生推广高雅音乐,同时为年轻艺术家提供展示与交流的平台。

活动组织者、伦敦大学学院的博士生王雷介绍说,这是他们第一次以高端音乐会的形式为留英中国学生举办文艺活动。

他说:“我感觉欣赏严肃音乐的中国留学生远远没有同龄的外国学生多。但是,在牛津和剑桥的学生有自己的华人乐团和管弦乐团。所以可以看出,严肃音乐在那里很活跃,并且还是有很多人希望去接触的。”

“因此,我们想通过这次活动,以严肃音乐为切口,给留学生们提供与艺术类留学生中优秀人才一起欢聚和互动的机会。”

此次系列音乐会共三场,分别于5月5日、6日和13日在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牛津大学莫德林大礼堂和剑桥大学耶稣学院小教堂内举行,吸引了百名留英中国学生和外国听众。

年轻的“李斯特”

冯方舟是皇家音乐学院钢琴专业的大三学生,他就是开场节目《b小调奏鸣曲》的演奏者。

娴熟的演奏技巧、认真的表情,许多人将他比作“年轻的李斯特”。为此,冯方舟笑道,自己的确非常崇拜李斯特,平时也很擅长弹奏浪漫派的曲目。

在英国学习的三年里,他深刻地体会到中西方在音乐教学方式上的不同:“英国很注重个性培养, 老师在上课前给学生很大的自由空间,也会鼓励学生突出自己最明显的特征,使每个人都与众不同。”

“此外,英国人很重视对声音的控制,在平稳中求变化。所以,我平时会去听一些打击乐的音乐会,还有管弦乐的音乐会等,他们的声音控制和变化带给我的演奏很多帮助。”

对于此次活动,冯方舟表示非常赞同。他说:“有很多音乐方面好的东西我想和大家分享,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沟通交流,让听众跟我一样开心这就足够了。下次表演,我想带给大家巴赫的作品。”

最近,冯方舟正在接触一些苏格兰的现代派作品。而让他感到头痛的是,与古典派不同,现代派的曲目并没有具体的表情或速度记号,全部靠演奏者自己去发挥。

因此,他开玩笑说:“我有时甚至想给作曲家发封email,询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教堂里的《梁祝》

中西合璧是整场音乐会的一大特色,前一秒听众们可能还沉醉在优雅的《圣母颂》当中,后一秒教堂里就响起了中国的经典曲目《梁祝》。

张夏夏是中国中央音乐学院的小提琴免试保送生,也是皇家音乐学院的全额奖学金获得者。

她特意选择《梁祝》作为自己的第一首演奏曲目,希望可以带给远在他乡的留学生们惊喜,引起共鸣。

来自伦敦大学玛丽女皇学院的黄琼坤认为,能在古老的英国教堂中听到传统的中国乐曲可谓是“西方视觉与东方听觉的冲击”。

一位国王学院的老校友,同样也是钢琴演奏者的克里斯托弗说:“整晚我对那首中国小提琴曲印象最深刻,虽然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我相信音乐是不分国界、不受语言和文化壁垒阻挡的。”

谈到对英国音乐的理解,张夏夏说:“英国的音乐既不像德国派的音乐精确度很高,也不像法国派的音乐抽象感强,让人感觉比较中性。既有浪漫派的柔和,又有一定程度上的严谨,融会贯通。”

大一的时候,她曾被老师推荐与活跃在英国的一些大牌演奏家们一起录制一张名为《Hope and Homes for Children》的慈善唱片,帮助有困难和无家可归的孩子们,这是张夏夏在英国印象最深的一件事。

帕米尔与米赛塔

《帕米尔,我的家乡多么美》、《我爱你中华》、《漫步街上》、《圣母颂》⋯⋯一位短发的中国女孩用极具表现力的唱腔穿梭于不同的角色当中,她叫武赫,在皇家音乐学院从事声乐学习的花腔女高音。

时而高亢、时而风趣,听众们在武赫的歌声中欣赏着她多层次的表演,情绪也随之起伏。

武赫说自己在伦敦看了很多歌剧,也很喜欢西区的音乐剧,本身热爱跨界演唱。

“刚到伦敦时,我在皇家阿尔伯特剧院观看了一场《卡门》,这是我来英国后看的第一部歌剧。当时坐在圆形的剧院内,心里想,希望有一天我也可站在这个舞台上,将自己的歌声带给大家,也希望大家能够在我的歌声中感受生活。”

平日,武赫最喜欢走在大街上看伦敦,她说:“伦敦的风格和建筑很有欧洲特色。由于我在学习演唱歌剧,所以要了解歌剧的起源。对当地建筑、环境和文化的认识,让我能够更深入地了解歌剧的精髓。”

采访最后,谈到英国最吸引人的一点,武赫说是这里的老人,“因为他们跟这个城市一样,越老越有风韵”。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