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新闻”到“世界末日”

《世界新闻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世界新闻报》在1954年报道英国发大水的头版版面。

1843年10月1日,英国周末小报《世界新闻报》(News of the World)在伦敦首次发行。这个星期天,人们将在英国各地的报摊上看到最后一期的《世界新闻报》。

而促使这家历史悠久的周末小报走向它的“世界末日”(end of the world)的诱因就是该报记者被控卷入一系列重大电话窃听丑闻以及向警察提供贿赂以换取信息。

《世界新闻报》目前属于新闻集团报业(News Group Newspaper),而该集团又隶属于新闻国际(News International),新闻国际则是媒体大亨默多克的传媒帝国--新闻集团(News Corporation)的一个分支。

据称,《世界新闻报》目前每周平均销量超过280万份,是全世界读者最多的英语报纸。

新闻集团副总执行官、新闻国际总裁詹姆斯·默多克(默多克的儿子)在宣布《世界新闻报》关张的消息时说,“该报曾得到英国最大广告上的支持,而且拥有打击犯罪、揭露丑恶的值得骄傲的历史,并且经常为英国设定新闻指向。”

个人隐私

但是,《世界新闻报》在其发展历史中也不乏受到批评。它报道的许多性丑闻,尤其是名人和有钱人的性丑闻为它赢得了一个“房事新闻”(“News of the Screws”)的不雅名声。

英国小报历史学家霍利(Chris Horrie)就说,这是英国报纸历史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在19世纪,《世界新闻报》曾是针对英国新出现的半文盲群体的销量最大的报纸。

他说,“在20世纪,直到默多克收购这家报纸之前,它一直是反映英国生活的一个怪异的杂耍秀,有点像曾在英国流行一时的粗俗幽默卡片(saucy seaside postcard)。”

默多克收购《世界新闻报》可以说是该报的一个分水岭。

在成为默多克媒体帝国的一个组成部分之后,《世界新闻报》改头换面,成为有偿新闻(chequebook journalism)的领军人。

有偿新闻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世界新闻报》在2000年掀起揭露娈童癖的运动。

霍利说,《世界新闻报》搜罗一周内发生的所有新闻,当然也不全是一周大事。它花钱买下所有关于名流政客的新闻,然后把它们堆到一起在星期天见报。这是典型的1980年代的有偿新闻。

从此以后,无论在销量,还是重要性方面,《世界新闻报》都成了“星期天小报之王”。

2000年,在八岁大的英国女孩萨拉·佩因(Sarah Payne)被绑架谋杀后,《世界新闻报》展开一次有争议的运动,要求公开那些被控对儿童进行性侵犯的娈童癖的姓名。

它还推动制定“萨拉法”(Sarah’s Law),让公众能够接触到在警方备案登记的性犯罪者的名单。

《世界新闻报》还披露了一级方程式赛车老板默斯利(Max Mosley)花钱与五个女人搞性派对的消息,从而引发一场与隐私有关的司法争斗。

2008年7月,英国高法(The High Court)裁定《世界新闻报》侵犯了默斯利的个人隐私,默斯利获得六万英镑的名誉损失赔偿金。

窃听指称

Image caption 曾被《世界新闻报》窃听过的名流政要

但是,真正导致《世界新闻报》败走麦城的根由是2007年1月发生的一件事。当时,该报王室事务编辑古德曼(Clive Goodman)与一名私人侦探因窃听威廉王子助手的电话而被判入狱。

自那以后,《世界新闻报》受到一系列的电话窃听指控,最初大都是被控窃听名流政要的电话,但最近又爆出该报记者窃听谋杀案受害者家属、恐怖袭击受害者家属,甚至阵亡英军家属的电话,因此引发众怒。

在这些指称被媒体曝光后,英国许多大公司纷纷表态,拒绝在《世界新闻报》上刊登它们的广告。

在宣布《世界新闻报》关张时,詹姆斯·默多克说,“该报因揭发他人弊端而闻名,但当它自己犯错时却未能挺身而出。”

虽然英国警方已经立案调查,并准备逮捕一些相关当事人,但对于那些《世界新闻报》社即将被扫地出门的普通员工来说,这实在是不公平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